不出秋水不改名

【荼岩】【哨向】Solider1-6(已修改)

目录
全文已完结,其余篇章请戳目录。
哨向设定【(눈_눈)其实没多大关系的感觉,修改的时候我会加一些哨向的内容。】
由于这篇文的前14章(好像是14)我是直接放的图片,所以没法直接替换,只能重新发_(:з」∠)_后面发文字的我会直接替换掉并且在题目上标明已修改。
目录里的前十四章链接再我发完修改过后的文字版后会改链接。也会删除那几章。
emmm好像没啥要说的了,再次占tag抱歉_(:з」∠)_。
ooc慎入。
————————————
引子

新纪元01年

世界上出现哨兵向导。

哨兵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战斗能力强大,多数从事军事或刑侦相关的危险性工作。在军队中是前线必不可少的战士。

哨兵可能会因为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精神负担,甚至陷入感官神游或狂燥。

向导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安抚哨兵,给他们进行精神梳理,使其避免狂化,若稍加引诱也可使其狂化。

如果拥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对他人进行精神暗示。

已经结合的向导可使与他结合的哨兵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并保持精神状态的稳定。

新纪元90年

哨兵占人类的12%,向导仅仅只占人类的5%。

意味着只有不到一半的哨兵能有自己的向导。

人类无法找到哨兵向导觉醒的规律,一对普通夫妇的孩子可能是哨兵或向导,一对哨兵向导的孩子也有可能是普通人。

议会决定,向导只要一觉醒就需要送到专门的机构进行培养,登记,然后与匹配度最高的哨兵结合。

新纪元201年

向导逐渐不满这种被囚禁的生活,开始反抗。

新纪元215年

一位精神力极其强大的向导带领大部分向导展开了反击。

最终迫使议会废除这种制度。

新纪元250年

一个名为THA的组织出现在人们眼前,THA研究出一种带有模拟向导素的药片,可安抚未结合的哨兵或向导不在身边的哨兵。

哨兵,向导,普通人的地位趋于平等。

新纪元255年

THA的死对头出现,名为FAM。

FAM向来手段残忍,绑架未结合向导提供给内部未结合哨兵,强制解除已结合哨兵和向导的类似甚至杀死已结合的向导的哨兵,使向导变回未结合状态。

新纪元xxx年

【注:以上大部分摘自百度百科和哨兵向导吧的科普贴】

1.

“安岩,你到哪了?”“还在车上呢,你可以啊,竟然成了THA的内部成员。”安岩手臂搭在打开的窗户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跟江小猪打电话。“你也不看看我做了多少任务啊,安岩你要是加入,想成为内部成员的话肯定比我容易,你精神力那么高。”

安岩往后一靠,有些无奈的说道:“算了吧,精神力高的又不是很少。”

“不说这个了,你到哪了?”

“快了吧,你们也是可以基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为什么要我去找你再出来,你直接出来不好吗?!”

“额……这个嘛……”

“行了,见了面在收拾你。我擦!”

公交一个急刹车,安岩由于惯性向前一冲,直接撞上前面的椅背。

“安岩,你咋了。”电话那头江小猪问道。

“没事,突然急刹车了。”

安岩揉了揉额头往窗外看去,看清后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几辆黑色的车子挡在了公交前面,很明显是故意拦截公交车的。

“安岩,安岩……”

“小猪,我可能遇到麻烦了。”

车上走下来几个人,对方完全没有要掩饰自己的不是普通人样子,每个人身边都跟着自己的精神向导,安岩发现那几辆车上貌似还有几个向导。

五个哨兵,两个向导,他迅速分辨出,安岩看见了几人衣服上十分明显的“FAM”,与THA略显低调的行事作风不同,FAM特别高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公车上只有他一个向导,安岩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顿时想打死自己。

FAM里有帮人最近在翠屏山这一带活动频繁,THA至今还没能抓到这帮人,因为FAM不对普通人下手,所以除非是很强大的哨兵和向导,一般只有普通人才会走这。

“小猪,我在翠屏山这,有FAM的人。”

“卧槽,你等等,好像神荼他刚好去那边出任务了,我去联系一下。”

“啊?”

神荼?安岩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的,好像江小猪一直在跟他说这家伙很牛逼的。

算了管他牛不牛逼能救自己就行。

安岩把手机收好,他明白他必须在神荼来之前保证自己不被抓走。

安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那几个哨兵下精神暗示,让他们攻击彼此。

但他又转念一想,首先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突破这几个哨兵的精神屏障,而且那辆车上有向导。

向导可以帮自己的哨兵增强精神屏障。那样子的话他要突破哨兵的精神屏障要费更多的精神力,风险会大很多。

几个哨兵已经走向车子,安岩来不及多想,只得先给他们下了精神暗示,没有向导的三个哨兵精神力等级在他之下,很容易就突破了屏障,安岩让他们以为自己是要攻击自己人。

剩下两个不出所料屏障比前三个更加牢固,安岩废了点力才突破。

可是很快在车内的两个向导发现了与自己结合的哨兵精神屏障出现异常,立刻给自家哨兵消除了安岩下的精神暗示,同时也告诉了他们车上有向导。

两个已经不受他精神暗示影响的哨兵拉开了扭打在一起的三人,几巴掌甩过去另外三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安岩暗暗吐槽着FAM怎么对自己人下手都那么狠。看着FAM一步步接近,他的额头开始冒冷汗他知道对面已经有了防备他很难再下暗示了,如果不想点别的办法他肯定是死定的了。

这他妈是要逼他下狠手啊!

安岩不同于普通向导只能下精神暗示和精神威压,他可以暂时性屏蔽哨兵的五感,也可以让的向导神经系统暂时瘫痪。

前提是他可以突破目标向导/哨兵的精神屏障,要是对方目标精神力等级比他高就不行,如果是同时屏蔽多个人的五感,屏蔽的时间会缩短,成功率也会下降,而且还有个坏处就是会耗费他大量的精神力。

江小猪说的神荼还没到,他不可能坐以待毙,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他也想不到别的可行的办法了。

安岩集中精神寻找着两个向导精神屏障弱点,因为对方有防备安岩废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突破口,破除屏障后他连忙对神经系统攻击。

两个感受到自己的向导不对劲的哨兵与另外三个商量了一下后退回到车里,安岩趁这时候将剩下三人的五感屏蔽,三个人惊慌的乱走,结果却撞在了一起,三人的精神向导也撞在了一起。

安岩连忙解决了剩下两个人。

安岩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看着三个倒在地上的哨兵他知道暂时安全了。

车上的普通人早就跑了,安岩歇了一会扶着椅背很勉强的站起来,突然传来脚步声,安岩暗叫不好,难道有哨兵已经恢复了?

那人出现在车厢内的时候安岩愣了,来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外面是皮夹克,衣服上没有“FAM”的标志,安岩想这人多半就是江小猪说的神荼了。

长得比我还帅,呵呵。

“神荼?”安岩问道。

神荼点了点头,看向外面又看了看他有些疑惑眼前看起来很弱的安岩是怎么干掉对面七个人的。

“走。”

神荼走过来拉着他往外走,安岩被神荼这么一拉差点摔倒。

“英雄,有话好好说!先别扯我!”

神荼没有放开他但是停了一下,安岩在他脸上看出了一丝不耐烦。

蓝光一闪,安岩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厢内了,而是到了一旁的山上。

“诶,你怎么办到的,教我下。”

神荼松开他就走,安岩连忙跟了上去,刚刚歇了一会他现在走路还是勉强可以的,神荼不理他但他依旧不死心的嚷嚷着:“我说真的,就教下我嘛。”

神荼猛地停下转身,抓着他的手腕一扭,力气很大,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扭的整个人几乎是背对着神荼了,安岩甚至听到他手腕的骨头发出的咔咔声。

“大哥,我错了!我不说了行不啊!”

僵持了一会,神荼见他真的不说了才放开了他,继续走。“跟着。”

安岩揉着疼痛的手腕,跟在他后面。

“疼死我了……”明明看着不比他强壮到哪去啊,怎么这么大力。好疼啊QAQ。

安岩不敢再说些什么,就怕说个什么再惹到前面那座大神。

2.

慢慢的安岩开始有些走不动了,他本身是个宅,体力好不到哪去,再加上刚刚精神力消耗的太多,他现在感觉腿都在发抖。

安岩很想问神荼为什么不继续用那招,直接瞬移到目的地就好了嘛,然而他……怂啊。

越走越偏僻,周围几乎都是山了,安岩暗暗发誓待会见到江小猪一定要把他打一顿,妈的,他自己出来不就好了嘛,还要他过来再出去。

神荼突然停下了。他抬手在一处不起眼凸起处摁下,旁边显露出一个密码锁摁键,摁了几下,安岩默默记下了密码,神荼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然后他听见喀喀的声音,他们面前的石壁缓缓上升,露出了一条通道。

神荼走进了通道,发现安岩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跟上。”

“哦哦哦。”

安岩连忙跟上去,刚刚神荼的表情让他突然又觉得手腕好痛。他这是有心理阴影了啊……

一直往里走,到了一扇门前神荼将门打开,没有安岩想象中的各种机械设备和监控,看起来就像是个接待人的地方,一酒红色头发的女子看见他们欣喜地说道:

“神荼哥哥,你回来了?”

安岩不自觉地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偷偷的看了神荼一眼,嗯,完全没有不耐烦。

美女就是好啊,安岩感慨。

“这位就是安岩吧?我叫瑞秋。”女子突然看向他。

“啊?”突然被自己吐槽的人叫,安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安岩!”

安岩突然听到江小猪的声音,转头一看发现江小猪就在旁边。“小猪?!”

……

“THA的大概我已经都跟你讲了,加不加入就看你了。”

瑞秋喝了口水,很淡定的看着他,她并不觉得安岩会拒绝加入他们协会。

安岩有些犹豫。

瑞秋见他还有些犹豫,皱了皱眉,“加入协会后,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哨兵搭档的,你不用担心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安岩并不想被这个所谓的协会束缚住,之前就算江小猪说的再好他也并不是很想加入,可现在他欠他们一个人情,要不是神荼来救他他可能就被FAM的人抓走了。

如果真的被抓走,估计要被那边的人逼着加入FAM吧。

THA和FAM比起来,他还是愿意选择前者。想到这安岩点了头。

“你跟我过来做个检查。”瑞秋起身往一个房间走去,安岩疑惑地看了眼江小猪,江小猪笑着推着他过去,“没事的,就是做个检查,查下精神力,顺带看看你和协会里哨兵的匹配度。”

……

“精神力是A,不错。”检测报告很快出来了,瑞秋拿着一项项看过去。

“协会里精神力A的挺多的吧。”

“说不上很多,但也不少。”

“你竟然跟神荼哥哥的匹配度是90%。”

“啥?”

他没听错吧???

瑞秋拍了拍他的肩,“就把你和神荼哥哥安排在一块了,加油把他拐进协会。”

等等,大妹子你先问问我愿不愿意啊!

安岩欲哭无泪的想要反对,却突然注意到瑞秋刚刚说要他把神荼拐进协会。

“他不是协会的人?”安岩问

“不是,他最多只能算个编外人员,但实力很强所以权限挺高的,但至今没正式加入协会。”瑞秋说道。

“哦。”

安岩有些欲言又止,把神荼安排给他瑞秋怎么就这么高兴,她能那样子叫神荼应该是关系很密切的吧。

“你想问什么?”

“你和神荼……”

“我有哨兵的。”瑞秋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连忙打断了他的话,“他叫罗平,这种话别当着他面说哈,他挺会吃醋的。”

……

协会这边的基地给安岩的感觉就是跟学校宿舍差不多,每个人有宿舍,一般都是两个人一间,还有固定吃饭的地方,当然你要是想出去吃也无所谓。

安岩知道后还吐槽,为嘛毕业了还要过这种生活。

他暂时和江小猪分到一间房。

听到安岩竟然和神荼安排到了一起去后,江小猪十分的羡慕。

“啧啧啧,你小子运气咋这么好。”

安岩十分嫌弃地说道:“别吧,我觉得我自从接了你的电话后就一直倒霉。”

“喂,你还怪我了?”

安岩扯过被子一盖:“不说了睡觉!”

江小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然而安岩根本没有细说在公车上的情景,害得他现在超级好奇。

……

第二天起来,梳洗完毕出了房门,就看见瑞秋站在门口。

“早,神荼哥哥让你吃完早饭后去训练室找他。”

“恩。”

安岩点头,心里却在暗自嘀咕:那家伙要干嘛,感觉不太妙啊。

于是乎一顿十分钟就能吃完的早餐,硬生生被他拖到了三十分钟,他没想到的是神荼竟然等得下去,没有出来或者叫人来找他。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安岩硬着头皮往训练室走去。

“抱歉,来晚了。”

安岩一进训练室就看见神荼拿着一把形状略微诡异的剑,很随意地就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눈_눈)妈的,这人为什么又在装逼。

3

见他来了,神荼把剑收了起来,拿起一旁的一根木棍递给他。

“诶?”

安岩疑惑地看着他。

“打一场。”

卧槽,大哥,我哪打的过你啊!

安岩终究没有说出这句话,看着神荼一副“赶紧的”表情,握着木棍的手紧了紧,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冲向神荼。

要说打斗技巧,他一点都不会,上学时打架都是靠力气乱打一通。

安岩抓着木棍,用力甩向神荼的肩膀处。

神荼腰一弯,向后一仰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

安岩还在惊讶他的柔软度的时候,神荼一个侧身,抓住他拿木棍的手腕,用力一捏,不知道摁到了什么穴位,安岩痛的立马松手。

看见木棍掉落,他立马伸另外一只手想把木棍捡起,神荼却用脚尖一撩,木棍稳稳当当的落到了他的脚背上。

用力一踢,木棍立刻飞向别的地方。

安岩措不及防地被神荼踢中了膝窝,木棍落地发出声响的同时安岩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靠。”

神荼放开了他,站到了一边,安岩不服气捡起地上的木棍再度冲了上去。

神荼一侧身,很轻易的躲了过去,“太慢了。”

安岩咬了咬牙,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神荼用手臂挡住木棍的同时用力向他的膝窝处踢去。

神荼立马发现了他的意图,腿往后一挪,躲开后变换了个角度,一个发力,安岩的腿被踢开差点没站稳,木棍也直接被他夺了过去,直直地指着他。

“你只是一味的在打,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会学习对方的招式,但你不能原封不动照搬。”

安岩震惊与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个字,神荼拿着棍子打了一下他。“注意力不够集中。”

神荼用脚尖轻碰了一下他小腿的一个地方,安岩下意识的收脚“下回趁对手没有注意到时踢着里,这里算一个盲点。”

安岩持续懵逼中……

……

靠!

又一次被神荼打飞木棍,安岩揉了揉震的生疼的虎口,浑身上下隐隐作痛。

妈的,还真不留情啊。

带着一肚子气的捡起木棍,神荼问了句:“还来?”

他以为被虐了这么多次,安岩会不想跟他打了。

“废话。”

安岩想好了,短暂屏蔽一下他的五感,他可不认为精神暗示会对对方造成干扰,时间不长就一下,能让他打到他就行,如果被发现就死咬的不承认,反正没证据。

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以前打架他可从来没有过被单方面虐杀的经历,他现在连碰到神荼都很难。

安岩找准时机,可能因为神荼并没有对他设防,他一下子就攻破了对方的精神屏障直接屏蔽五感。

安岩见他愣住,知道自己成功了,踢向了神荼的小腿处,不过之前的打斗已经消耗了他太多体力,这一脚对神荼来说不痛不痒。

反正他只是想找点安慰而已,目的达到之后他赶紧解除的屏蔽。

下一秒他就被神荼掀翻在地。

“嘶!”

一下子磕到地上的疼痛让他倒抽一口气。

神荼连忙放开了他,安岩撑着地坐了起来。

“刚刚是你干的?”

他知道神荼在问什么,本想着死咬着不承认,结果看着神荼的眼神,鬼使神差的就点头了。

安岩简直想打死自己了,抓紧了手里的木棍,警惕的看着神荼,他不知道神荼知道后会怎么样,告诉协会还是什么。

反正他知道,如果神荼告诉别人他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别让别人知道。”

“啊?”

安岩再度懵逼。

卧槽,你拿错剧本了吧。

“你不告诉协会?”安岩问。

安岩莫名的就看出了神荼一脸“我为什么要告诉协会”的表情。

他开始怀疑神荼是不是被调包了,小猪口里的那个高冷呢!

为什么他看出了这么多表情!

神荼在他身边蹲下,安岩差点以为他要打他,拿着棍子差点就抽过去了。

“你干嘛?!”

“记住,不能告诉任何人。”

“哦”

你不说我也不会作死的。

所以说,我刚刚为什么会作死。

晚上洗澡的时候,安岩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背部青一块紫一块的,轻轻用手摁一下就疼得倒抽一口气。

妈的,他又不是哨兵,本身就不肉厚,下手还这么重。

4

“小猪,到你了。”安岩拿着毛巾从浴室出来,走到桌子旁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瓶药酒似的东西。

“这是什么?”

“药来着,神荼刚刚让人拿来的。说是给你的。”

“哦。”

……

等江小猪洗完澡出来,安岩开始向他打听神荼。

“那个神荼的精神力等级是多少?”

“好像据说是S级。”

“啥玩意?”

因为匹配度很高的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力等级不会差太多,他是A级,他并不认为神荼精神力会比他低,所以他觉得神荼应该是A或者A +,那想到是S,等级是S级的很少出现,他根本就没往那想过。

“那他的精神向导是什么?”

“好像是只豹子。”江小猪想起了一些经历表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

“我的精神向导上回见到那只豹子都不敢出来了。”

“哈哈哈哈。”

面对安岩无情的嘲笑江小猪一个枕头扔了过去,“你别笑,别到时候你的也被吓得出不来。。”

“我又不是你。”嘴上那么说着但安岩还是有点担心,精神向导间的压制不但于自身的物种有关,还于主人的精神力等级有关。他自己的是白虎,倒是不担心物种压制这个问题,但是神荼的等级是S级,比他高,他就担心这个。

第二天醒来,安岩躺在床上发呆,一直在响的闹钟提醒着他该起床了,然而他根本不想起来,起来就又要给神荼虐了!

江小猪今天去出任务,昨天还特意提醒他起来后去找神荼。

他一点都不想找神荼好吗!!

安岩趴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直到呼吸不畅才起身。

没办法,不想去还是得去啊。

慢吞吞的吃掉早饭后,安岩不情不愿地走向训练室。

神荼盘腿坐在地上,身边伏着一只半人高的豹子,豹子身体四周闪着像闪电一般的蓝光。

安岩知道为什么江小猪的精神向导会被吓得不出来了,光是站在这他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让人有点喘不上气。

待在精神空间里的精神向导感觉到主人有可能有危险,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

豹子见到陌生人,低吼了一声,神荼拍了拍它,示意它安静,豹子不情愿地呲了呲牙,仍是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安岩没多想就把自己的精神向导放了出来,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体型上要比神荼的豹子大一些。

白虎挡在主人身前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和那只豹子,随时准备进攻。

神荼伸手揉了揉豹子的头,豹子亲昵的蹭着他,不复刚才的样子,身上的威压顿时消失殆尽。

感觉到危险消失,白虎收起了攻击的姿态,依旧挡在安岩的前面。

安岩知道神荼并没有恶意,安抚性的摸了摸白虎,白虎知道主人的意思后放松下来。

“过来。”

安岩走到神荼身边坐下,白虎寸步不离的跟着,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人。

意识到自己主人被盯上,豹子发出了一声低吼。

“安静。”

豹子退到神荼身后,看了安岩一眼,安岩竟然从它眼里读出了一丝委屈。

你哪里委屈了!

白虎突然用头蹭了蹭他,安岩习惯性的挠了挠它的下巴,白虎半眯着眼靠在他腿上,很是得意地看了雷豹一眼。

豹子开始用爪子扒拉着地板。

安岩看到豹子委屈的模样,震惊的连给白虎挠下巴的动作都停了,他没想到这只豹子的性格会是这样,都说精神向导的性格会和主人相似……难道神荼……

安岩默默脑补了一下,表示接受无能。

面瘫切开是软萌什么的简直哔了狗的。

安岩只能当做这只豹子被神荼忽略过多,所以性格略诡异了。

今天意外的没有被虐,只是教了些方法,安岩突然感觉神荼人还是不错的。

……

第二天,瑞秋递给安岩一个pad,安岩接过来一看,是一个B+级的任务。

他隐约记得江小猪说过,协会的新人都会接一个任务,不能完成的就会被踢走。

任务一般都不难,没有搭档的向导一般都是些探索任务,哨兵相对难一点。一开始就有搭档的等级会稍微高一些。

可为什么他的任务是B级的,江小猪可是跟他提过,一般的新人任务都是C级左右的。

瑞秋不以为然,“你精神力A级,神荼哥哥S级,神荼哥哥早就能一个人完成A级任务了。要不是看在你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神荼哥哥又不是正式成员的份上,协会还会给你们安排个A-级的任务。”

安岩郁闷死了,他现在换搭档还来得及吗?

瑞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神荼哥哥已经接任务了,加油。”

突然想故意不完成然后被踢走怎么办。

……

安岩拿着手机看着有关任务的资料,瑞秋已经把一切资料传到他手上了。地点是翠屏山附近的一座陵墓,据说是有人不小心发现了这个陵墓,结果闯进去后被奇怪的东西吓了个半死,所以让他们去探查一下里面有什么东西,顺带清理掉。

看样子好像不是很难啊。

退出界面,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

【明天八点】

安岩一愣,这谁啊,号码没见过啊。

【你哪位?】

【神荼】

安岩不知道回什么就没回,备注了之后调了个闹钟,安岩把手机放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貌似也没什么好带的。

5

安岩按时到了和神荼约好的地方,看见神荼依靠在一辆很破旧的教练车上,走过去疑惑地问道:“这是?”

“会开车吗?”神荼问,安岩点点头,顺带往车里看了一眼。

车里貌似更破旧,安全带都没有,驾驶座的椅背竟然还是藤条做的。

“我们,要开这个去?” 安岩有些不敢相信。

协会看起来那么有钱为什么出任务的车那么破烂。

“隐人耳目。”神荼走到车右前方,踢掉了卡在前轮的砖头,转头道。“上车。”

安岩很自觉的坐在了驾驶座上,刚刚神荼问他会不会开车肯定就是要他来开了。

神荼双手环着胸,坐在副驾驶座上,把调好导航的手机递给安岩后就开始闭目养神。安岩拿着他的手机,不知道该说他啥好,认命的按着导航往目的地开。他拿着神荼的手机,看了眼神荼,神荼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什么。

到了目的地导航自动关闭,安岩正想叫醒神荼,却发现那人已经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了。

神荼走到栏杆旁往下方看了看,安岩走过去一看栏杆下面是一个陡坡,不算深可以看到底部。

“要下去?”安岩问。

神荼点点头,跨过栏杆正要往下走,安岩拉住了他,神荼扭头看着他。

安岩怕神荼再把他扭个180度,连忙松了手:“至少给我个防身的东西吧。”

神荼回到车上,从车后座下方抽出一个东西扔给他。

安岩看着被扔到他身上的东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神荼扔给他的是把水枪,就跟小孩子玩的那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水枪后端装的是个二锅头的瓶子。

他听江小猪说过,协会会给新人配把武器,可以把精神力转化成实体攻击,主要是给向导配的。

他可以换一个吗,水枪什么的……哪里够神荼那把奇怪的剑逼格高。

听说过怎样使用安岩却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用,摇了摇水枪,里面有晃动的水的声音。

按照自己的想法,安岩拿枪对准一棵树,扣动扳机,伴随着一声“嗤”的水声,从枪口打出一道蓝色的光柱,直接贯穿了他所瞄准的树干,安岩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枪。

安岩带着点炫耀的意味想叫神荼来看看,转头一看,发现神荼已经走下去了。

“诶,等等我啊。”

比起神荼稳当的一步步往下走,安岩就很狼狈了,这坡有点陡,脚下又全是杂草,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他好几次险些被绊倒,只能小心翼翼的扶着一旁的树往下走。

等他下到最底,神荼已经站在一个洞口前观察了半天。

洞口外围散落着许多石块,洞口里面散落的石块比外面还要多,安岩觉得这个洞口是被什么东西撞出来的。

安岩跟在神荼后面走了进去,里面很黑,让人觉得脊背发凉,安岩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带手电筒,他只好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借着微弱的光观察起这个地方。

神荼停了下来,安岩往他前面一照,那是一个石棺,神荼伸手推了推棺盖,棺盖略微有移动,看来是已经被人打开过了,安岩收好手机上去帮忙。

两个人很快就推开了一个口子,安岩正要拿手机往里照看有什么东西,一只老鼠突然从里面窜了出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等他缓过神来,神荼已经把棺盖退开大半了,安岩拿着手机往里一照,没有尸体,只有一些陪葬品。

“尸体不会是被盗走了吧,可为什么不拿走陪葬品。”

神荼没说话,伸手进棺材里从陪葬品中摸了摸,拿出了一个玉佩。“拿着。”安岩问:“为什么要我拿着?而且为什么要这东西?”这东西……很晦气啊。

“可能有用,我没地方放。”神荼把玉佩塞给了安岩后继续往里走。安岩不情不愿地放进包里小声嘀咕着:“那你解释一下你的剑放在哪好不好。”

安岩拿着手机跟在后面,越往里越阴森,安岩不禁搓了搓胳膊。

走道旁的水里突然开始翻滚,随即一只浑身青黑,散发着恶臭,下半身是鱼尾上半身似乎是人形的不知名的东西冒了出来,直往他们身上扑。

几乎是那东西扑上来的同时,神荼手里就出现了那把剑,一抡,那东西的头颅被砍下,墨绿色的鲜血从截断处流出。

墨绿色的鲜血从断头处涌出,不断的向周围蔓延,撒发着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

安岩连忙捂住了鼻子,仍是挡不住那股恶臭,倒退了几步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

6

“尸蛟。”

神荼犹豫了一下伸脚把尸蛟的尸体给踢到水里,站在一旁静静的等他吐完。

安岩吐完后,那股恶臭仍是挥之不去,勉强能忍受罢了。“所以我们要清理的就是这玩意?”

“应该是。”

安岩看了一眼那滩血后迅速说道:“大佬交给你了。”他实在是……emmm

神荼点了点头,后面每次杀完尸蛟都会把尸蛟的尸体踢进水里。

后面安岩试着上了几次手,只不过那把水枪他用的还不是很顺,有时候打出来的就真的是水。

两人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

安岩往两边照了照,两条甬道都很长,看不到尽头:“往哪走。”

神荼没出声,安岩发现他闭着眼睛,准备出声询问神荼就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向左边的甬道走去。

安岩漫不经心的跟在他后面,想着他刚刚是在做什么,难道在算怎么走?

安岩有些心不在焉,神荼停下的时候他差点撞上,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看,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

安岩以为要往回走,但神荼完全没有往回走的迹象,而是把耳朵贴在石壁上。

他后退了几步,安岩连忙往后几步。

神荼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石壁,再次走上去,四处敲打着。

他在一个范围里摸索,摸到一个与周围不同的点后,用力一敲,面前的石壁竟然开始转动,露出一个只能一人通过的口子。

神荼率先走了进去,安岩正要跟上去,却突然有一只尸蛟从水里蹿出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安岩对着尸蛟脑袋拼命的扣动扳机,一些粘稠的血液撒在了他的身上,恶臭让他想吐。

解决掉尸蛟后安岩抬眼一看,傻眼了,刚刚他被尸蛟挡住加上他杀死尸蛟的时间里,石壁突然又转了回来,他跟神荼被这一堵石墙隔开了,安岩跑上去按着神荼敲打的地方一顿猛敲,敲到他手痛石壁仍旧纹丝不动。

安岩想,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吧。

“神荼!神荼!”

大叫了几声,声音在密闭的空间里回响着,那边没有反应不知是被石壁隔绝了声音,还是神荼已经走了。

安岩更愿意相信前者。

再这么待下去不是办法,安岩强忍着恶心把尸蛟踢回水里,现在他只能是一个人往回走。

拿着手机照向来的方向,光线让前方的甬道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虽然有光亮,但仍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刚刚有神荼在他还不觉得有什么。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紧紧地抓住挎包的带子,小心翼翼的往回走。一点动静都能将他吓一跳。

安岩自认为胆子不算小,他看过许多的恐怖片,都不觉得害怕。但是真到了一个人待在恐怖片的场景里,是个人都会觉得恐怖吧。

安岩安然无恙的走回岔路口,他面临着选择原路返回还是走另一条道。

他十分想就这么原路返回,可是神荼还在里面。

安岩知道神荼可以一个人完成A级任务,这个任务根本难不倒他,可他还是放心不下。只好是咬了咬牙,往另一条甬道走去。

安岩尽量靠着石壁走,水里一有动静他就拿枪对着水里一阵扫射。

精神的高度紧绷,让他精神力消耗的很快,好在这墓里没有其它人 他现在别说屏蔽他人五感了,就连'最基本的暗示他都没法下。

……

神荼看着复原的石壁,想到安岩还在那头心里头不禁生出一丝担心。

尝试着敲打了几下,石壁仍是那样,拿出惊蛰,用力划了几道,只是在石壁上留下了痕迹。

他知道有些机关只能启动一次,启动后就再也无法启动除非暴力拆除,他没想到这个墓里会有这样的机关。

现在要紧的是想办法找到安岩。如果这条路不行,那就再找。

石壁后不像外面一样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两旁的石壁上都放置着火盆一样的东西,有一些火盆正在燃烧。

神荼在一个没燃着的盆里摸到了一些液体,放在鼻子下仔细一闻。

是油。

但这些火是谁点上的,是因为石壁转动启动了某种机关,还是……有人来过,如果是有人来过看着燃烧的程度似乎还是不久前。

希望是前者。

神荼心里很烦躁,走到一个石门前,停都没停下就一脚把门踹开了。

踹开后还听到一个人的闷哼声,神荼警惕地看向门后的方向。

一胖子拿着一把长枪从门后窜出,神荼看到枪往前一扑,抓着枪借着惯性把那胖子往后推了几步。

那胖子奋力反抗,没想到枪一偏一不小心走火了,砰的一声,石壁上多了一个弹坑。

胖子拿着抢瞄准他正要扣动扳机,神荼向前一冲,用手臂一挡,把枪挡开了,对着那胖子面部就是一肘子。胖子鼻梁骨被打的生疼,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被打的地方,还没反应过来神荼就左手把枪口往地上压,右手直接照着脸给了他一拳。随即膝盖往上用力一顶,顶到那人胯下,疼的对方差点松开了枪。

对方手臂往他的方向狠狠一甩,却被神荼轻松握住了手腕,动弹不得。对着对方膝窝处就是一脚,胖子竟只是微微曲了膝,神荼抓着他手腕往背后一带,另一手将他手掌向上一推,骨头喀喀作响。

胖子没被控制住的手抓着枪,往后一转身,就要往他身上打,神荼往上一踢,枪脱离了他的手。

胖子连忙想去抓,却快不过神荼,见无法拿回枪,胖子连忙从腰上的枪袋里掏出把手枪。

神荼发现后,拿着长枪的枪托对着他的手用力一砸,胖子吃痛松开了手,手枪掉在了地上,胖子连忙弯腰去捡。而神荼已经踩住了枪,长枪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

胖子缓缓站起身。

“什么人?!”

“我还没问你呢?”

神荼眼神一凛,枪口往他脑门顶了顶,胖子瞬间怂了。

双手举高做投降状,“我是THA的人。”

THA?派了他和安岩来为什么还会派人,是对方在骗他还是出了什么事?

胖子见神荼走神,立刻弯腰捡起了枪,同样指向了他的脑袋。

“比比谁快。”

二人对峙着僵持不下,胖子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胖子跑那么快干嘛?”他怎么觉得声音有些耳熟?

胖子明显底气足了,头也没回地说道:“老张,快拿下这个孙子。”

一个老头出现在了神荼的视野里,老张见到他的表情很欣喜,“小师叔好久不见了。”

“啊?!”

评论(1)
热度(62)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