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秋水不改名

【荼岩】【哨向】solider7-9(已修改)


全文戳目录。【看链接。lof又发癫了】
_(:з」∠)_抱歉最近沉迷梦间集外加这几天天天撕逼就没怎么改|ω・)
我先放改了的几章(눈_눈)我怕我不赶紧发这几章,就要被强制断网了。
——

7.
   
    “胖子,你赶紧把枪放下,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老张连忙说道。
   
    胖子松了口气,把枪放了下来。“不早说,而且不是有两个人吗?你小子不会把你那个搭档的向导给弄丢了吧,有向导搭档不好好珍惜?!看我和老张俩哨兵被迫组队。”
   
    胖子开始唠嗑,神荼见真的是自己人就把枪还给了他,老张啧了一声。
   
    “胖子你别吵。”转头对神荼道:
   
    “小师叔,跟你搭档的安岩呢?”
   
    “走散了。”
   
    老张一拍大腿急了:“这下麻烦了,得赶紧找到他。”
   
    老张看到神荼有点疑惑的样子连忙道:“协会得到消息,FAM也派了人过来,似乎是要在这里找什么东西。协会担心你们应付不过来,所以赶紧让我和胖子过来。”
   
    神荼顿时瞪大了眼睛,问:“FAM派了谁。”
   
    “丰绅殷德。”
   
    ……
   
    手机的光闪了几下后暗了下去,安岩一看,没电了。
   
    我去……真的是有够倒霉的。说好的永不断电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何在啊。
   
    等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安岩才继续往前走,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小光点。可能是因为刚刚有手电筒的光照着前方,安岩没有发现。
   
    有光说不定就有人,有人,应该就是神荼了。
   
    想到这安岩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光点逐渐放大,走近一看,安岩才发现那光是从一个很大的墓室发出的。
   
    走出甬道,墓室内灯火通明。
   
    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墓室,一个圆台在中央,几根圆柱屹立在四周。
   
    圆台上还有一个小一圈的圆台,上面摆着一张很古老的桌子,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安岩走到最高的圆台上,猛然发现一个角落处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他看不出对方是向导还是哨兵,有蓝光在他身体周围。
   
    安岩见过神荼瞬移时会有蓝光出现,他以为是神荼,连忙想过去,走了几步,突然发现不对劲了。
   
    那人穿着西服,而且头发很长,根本不可能是神荼。普通人是很难到这里的,而且那人看起来也不会是普通人,安岩猛地想起他和神荼开的那口棺里没有尸体,不会眼前这人就是那口棺中的尸体吧?
   
    等下,那他怎么会穿着西装?
   
    复活后抢来的也说不定啊……
   
    安岩越想越怕一点点的往后退想着离那人越远越好,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桌子,撞了上去。
   
    桌子发出了一点响声,安岩赶紧扶住桌子,又赶紧回头看向那人。
   
    人不见了!!
   
    安岩转头回来,却发现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直接坐到了桌子上。
   
    那人打量了他一番,目光停在他的包上许久,最后抬头对他笑道:“你身上有我要的东西?”
   
    安岩第一反应就是在想自己身上有啥东西会是他要的。
   
    手机?
   
    ……等等,不会是那个玉佩吧。
   
    安岩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包带。
   
    如果他真的是墓主,发现自己拿了他的玉佩……感觉自己处境不妙啊,妈的当时神荼给他的时候他就不应该要,这玉佩能有个毛线用啊,他就说这种东西很晦气的啊!被他说中了吧!
   
    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安岩被看得一阵脊背发凉。
   
    大哥,有事好商量,你不要笑得那么恐怖啊。
   
    安岩知道玉佩不能被抢走,下意识地就把手伸到包里想护住玉佩,没想到这番举动倒是让那人知道了玉佩的位置。
   
    对方一把抓住他那只手,从包里拿了出来,安岩手里抓着玉佩,那人猛地用力手腕处传来一阵疼痛手也不自觉的松开,玉佩从他手里掉落被那人接住。
   
    那人将玉佩收好,依旧没有想要松开他的意思,手上的力道也不减,安岩疼得皱起了眉头。
   
    安岩十分清楚自己的力气完全不能跟眼前的人比,安岩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去寻找这人精神屏障的漏洞,却意外感受到了这里有另一个向导的存在,而且这个向导似乎是眼前这个人的。
   
    不妙啊……他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精神力也透支了,如果神荼出现自己反而可能会连累他,更何况眼前这个哨兵还带着向导,怎么看神荼这个时候都是不要出现的好。
   
    “哦?”那人扬了扬声调,过了几秒又道。
   
    “是个向导啊?”
   
    安岩没有感到意外,既然他能发现另一个向导那另一个向导同样也能发现他,那个向导估计已经通过他们自己的精神链接告诉了眼前''这个人。
   
    安岩勉强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怎么地。”
   
    “THA怎么就派你一个向导来?不派个哨兵跟着?”“关你什么事啊?”
   
    那人嗤了一声,还没等他说话一声巨响突然传来,尘土飞扬过后安岩看见一旁的石壁被破开了一个大洞,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安岩看清来人,眼睛立马亮了。“神荼?!”
   
    那人啧了一声,神荼一下子瞬移到他旁边,抓住了抓安岩手腕的那只手厉声道“放手。”
   
    “呵。”那人来了兴趣不但不放手还更加用力了,安岩疼得眉头都皱起来了。
   
    神荼猛地抬腿踢向那人小腹,对方往后一退,这一下就松开了手。
   
    “呵。”
   
    8
   
    神荼警惕的看着他随即带着安岩瞬移到角落处,看了看他的手腕确认只是有些发青后对他说道:“在这呆着。”
   
    “哦,你小心点。”安岩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帮不上忙,还是躲好不要让神荼分心的好。
   
    神荼瞬移到那人面前对着脸就是一拳,对方反应很快的躲开了,开始反击,但都被神荼一一挡下。两个人打的不分上下,安岩很焦急的看着他们,可两个人的速度都很快,他甚至有些看不清。
   
    “没事的。”老张冒了出来。
   
    “你是?”安岩问。
   
    “我们俩是THA派来的,他叫老张,叫我胖子就行了。”王胖子抢着说道。
   
    “THA?不是已经派了我和神荼了吗?”
   
    老张捋了捋胡子,道:“协会接到消息,FAM也派了人,就是他,丰绅殷德。”
   
    一声怒吼和一声锐利的叫声把众人的眼光吸引了过去,两个人已经放出了精神向导。丰绅殷德的是一只雄鹰,而神荼便是雷豹。
   
    雷豹因无法飞没法触碰到雄鹰,而雄鹰却因为雷豹的反应速度也伤不到它,两者僵持不下。
   
    神荼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试图破除他的精神屏障。那人不可能是安岩,也就是……还有一个人!雷豹知道主人的意思后猛地往另一个角度扑去,雄鹰迅速反应了过来挡在它面前不让它往那边去。
   
    雷豹低吼了一声明显十分的不爽,但第一次没成功让对面有了防备,再想突破就很难了。
   
    神荼一边要跟丰绅殷德打斗一边又要分出一丝精力去抵抗那股企图突破他精神屏障的精神力,体能跟精神力消耗的都很快,在加上他之前为了尽快找到安岩将自己的感官都尽量放大,接收到的东西十分的杂乱,现在他的意识海中“杂质”太多,再这么下去他还可能会“狂躁”,那时候就麻烦了。
   
    安岩察觉到神荼的状况有些不妙,可他又没法帮上忙转头便问:“你们不去帮一下吗?”
   
    老张摇了摇头说道:“帮不上,我和胖子的精神力等级才是B+跟他们差的太多。”
   
    “丰绅殷德精神力等级是多少?”“没有确切消息,应该是A级或以上。”
   
    安岩看了看那边,神荼已经开始处于下风了,他知道再这么下去肯定不行,既然丰绅殷德的等级是A或以上那他的向导也应该是差不多的,老张他们的精神屏障很容易被突破。
   
    他能感觉到有股精神力在攻击神荼的精神屏障,他不是神荼的向导,没法给他加固精神屏障。休息了一阵他的精神力有所恢复,但这一点精神力绝对不够他屏蔽丰绅殷德的五感,他只能选择去攻击那个向导的神经系统。
   
    安岩对两个人说:“我去帮他。”“喂。”王胖子想叫住要往别的地方走的安岩,老张想起神荼跟自己说过的话拉住了王胖子。“让他去。”
   
    安岩想让自己尽量靠近那个向导,丰绅殷德察觉到了安岩的动静但没有放在心上,通过刚刚的接触让他觉得这个向导很弱,加上他并没有得到安岩的资料不知道安岩的精神力等级,觉得他这么弱,等级不会高到哪去,就放松了警惕,只是分了一点点精力去注意安岩。
   
    安岩知道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那人的精神屏障,他找到了薄弱的地方后,一举击破后对神经系统发起攻击。
   
    安岩扶住一旁的石壁以稳住自己的身体,安岩看见丰绅殷德因为突然愣神而被神荼伤到后勾起了嘴角,他成功了。
   
    丰绅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自己向导的情况,下意识地靠着精神链接询问自己向导,这一分神神荼的惊蛰就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丰绅殷德知道是安岩伤了自己的向导后,立即变了角度向他冲去,神荼连忙挡在他面前。
   
    丰绅殷德没料到自己的一时轻敌会导致这样的局面,FAM 得到消息THA 似乎研究出了一种新的精神力使用方法,多半这个向导就是使用了这种方法,有神荼在他很难伤到安岩,反正东西已经拿到了也没必要恋战了,他回去后很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向导了。
   
    丰绅殷德连忙退出了战斗,从一个地方带出了一个人。是个女的,安岩只看清了这个。
   
    一声巨响,墓室顶部炸出了一个大洞,丰绅殷德抱着那人逃了出去。石块不断的往下掉落,安岩看着一块石头向他砸来,身体却已经累到无法迅速做出反应,安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神荼就跑过去把他扑倒在地上,躲过了那块石头。
   
    安岩感觉到自己被人扑倒便睁开了眼,两个人靠的很近,以前一直没注意,他现在才闻到了神荼信息素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很好闻。
   
    等平静下来,神荼手臂上已经多了几条血痕。
   
    神荼起身,安岩看到他手臂上的血痕,有点愧疚。“谢谢。”
   
    神荼没说话,伸手过来把他拉了起来。
   
    有了老张和王胖子的帮助,很快就清理完了墓穴,老张和王胖子回自己放交通工具的地方,而神荼和安岩回到原来下车的地方去拿车。
   
    安岩的手已经握在了驾驶室的门把手上,神荼突然伸手过来按住了他。
   
    “我来开。”
   
    安岩点了点头,走到了副驾驶座坐了上去。
   
    神荼坐上去后突然皱起了眉头,伸手捏了捏眉心,刚刚的那一番打斗让他的意识海更加的混乱,他现在恐怕会非常容易陷入“狂躁”的状态。
   
    “你没事吧?”安岩问道。
   
    神荼摇了摇头,“要不要我帮你。”
   
    “我是说精神梳理。”
   
    向导在学校中必学的就有精神梳理这一项,精神梳理其实就是向导安抚哨兵的一种途径,帮他们把意识海中的杂质去除,避免他们“狂躁”。
   
    神荼想了想,最终点了头。
   
    他本来就是想回到协会后让协会里的向导帮他做一下精神疏理,协会里有专门的向导给未结合的哨兵提供精神梳理的。
   
    安岩转过身子探到驾驶座旁边,双手揉着神荼的太阳穴,他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神荼咽了口口水,开始进行精神梳理。
   
    跟上次一样,没有任何难度的进入了神荼的意识海,只不过上一次是他趁他不注意强行破开了神荼的精神屏障,而这一次是神荼自愿的。
   
    神荼感觉到一股柔和精神力进入到了他的意识海里,帮他剔除意识海中的杂质,意识海渐渐平静下来。
   
    安岩给神荼精神梳理完后,正要退回去,猛地发现神荼在看着他,原本就因为姿势别扭,腰很难受又酸,一急,整个人一软。
   
    神荼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车开了后,安岩一直看窗外的风景,看着看着便开始犯困。
   
    因为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让他精神力消耗的很快,加上他拼了命去攻击那个向导的神经系统,刚刚还给神荼做了精神梳理,虽然做精神梳理并不需要太多的精神力,可本就已经透支的精神力再次消耗,结果不言而喻。
   
    他是感觉在如果在车上睡着有点丢脸才死撑的,结果越来越困,根本就挡不住睡意。
   
    神荼见安岩一直没有动静,往旁边一看,才发现安岩已经睡着了。神荼停下了车,伸手摘掉了他的眼镜,安岩动了动,没醒。
   
    等到安岩醒来,揉了揉眼睛后发现眼镜竟然在自己手上,他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摘眼镜了。
   
    他还在疑惑自己眼镜怎么在手上的时候神荼说话了:“到了。”安岩带上眼镜一看,果然回到了他们刚刚出发的地方。
   
    安岩看了一眼手表,从墓里到这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他们去时所用的时间,他这人不是没在车上睡着过,每次车一停他都会醒,而刚刚自己并没有醒过说明车应该是没有停过的……不会是神荼为了他在这附近绕吧,他要不要说声谢谢。
   
    “那个……”
   
    “还不下来?”安岩这才发现神荼已经下车了,连忙也下了车,刚刚的话因为被打断也没法再说出口,安岩一言不发地跟着神荼进了基地。
   
    9
   
    “你们怎么这么慢?”瑞秋看着两人说道,“老张和胖子都回来好久……”
   
    “咳,那个我先回去休息了!”安岩连忙打断了瑞秋的话 转身就跑向自己的住的地方,瑞秋懵逼地看着他跑走,转头看向神荼:“他……咋了?”“不知道。”
   
    安岩回到房间,关好门踢掉鞋子就睡下了。
   
    等他醒的时候已经晚上八九点了,肚子发出咕噜的响声,他猛地想起今早吃完早餐后就没吃过东西了,之前因为太累了都没感觉到饿,不过这么晚了大概没饭了,自己弄泡面吧。
   
    安岩拿出放在柜子里的泡面,正要撕开的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安岩拿来一看,神荼给他发了条短信。
   
    【醒了?】
   
    【嗯……刚醒。】
   
    【开门。】
   
    啊?
   
    安岩愣了几秒后打开门神荼站在外面,手里提着东西,而他的那只豹子在他身边,用一种对他很感兴趣的眼神看着他。
   
    他没干嘛吧?
   
    安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就僵着,思索着是不是该打个招呼,白虎就突然从精神空间里跑了出来,白虎跑出来的那一刻安岩就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太宠它啊,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没见他正尴尬着吗?
   
    神荼身旁的豹子眼睛突然亮了亮,用头把主人拱了进来,然后两只大型猫科动物在房间里打闹起来。
   
    神荼被拱的往前一走,和安岩的距离瞬间缩小了,安岩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僵着不是个问题,神荼只能面无表情的把袋子往他怀里一塞。
   
    “给你。”
   
    安岩摸了摸发现是热的,打开一看是打包的饭菜而且不是协会里的。神荼这是特地跑出去帮他买饭?“你跑出去买的?”
   
    “刚刚吃完回来,随便带了点。。”
   
    “谢了啊,原来你也受不了协会的菜。。”安岩把袋子放到桌子上,打开一看发现竟全是自己比较喜欢吃的。
   
    安岩转头问:“你,随便买的?”神荼点头,安岩耸了耸肩想估计是巧合吧,这人不可能知道他爱吃什么啊。
   
    安岩忙着拆筷子吃饭没注意到豹子看神荼的表情,神荼趁他不注意瞪了豹子一眼,豹子蔫了。
   
    ……
   
    他一向不太吃的惯协会的饭菜,准备回协会待到快饭点的时候再出去外面吃,出去的时候想过要不要叫上的安岩的,去他门口敲了几下发现没反应想起安岩下车后也是一副困的要死的样子想着他应该还在睡就走了。
   
    吃完饭神荼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蛮晚的了,这时候协会肯定是没饭了,如果安岩还没有睡醒的话肯定是没饭吃了,神荼就想着打包点东西带回去给他,就当作安岩帮了他一把的谢礼,他跟丰绅两个人打斗的时候要不是安岩突然攻击了丰绅的向导他多半是要输的。更何况为了那件事他也是要跟安岩搞好关系的。
   
    神荼想了想拿起手机给江小猪发了条短信问了安岩喜欢吃什么。
   
    过了一会江小猪回信了,短信里告诉了他安岩一般喜欢吃什么,外加一段询问的话和几个感叹号。
   
    神荼没管,买完饭后就回了基地。
   
    江小猪见神荼不回他,他又不太敢去问安岩就暗搓搓把这事告诉了瑞秋,瑞秋想着这下终于可以把神荼拉进协会了。
   
    刚回到的时候,碰到了罗平。
   
    罗平靠在墙壁上摸了摸下巴,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外卖袋上:“哟,还帮人买饭啊?”
   
    神荼没理他,罗平习惯了他的性格自顾自地说道:“我听小秋秋所你们今天下午回来的很晚,干什么去了?”
   
    神荼不满地看了他一眼,罗平连忙闭了嘴,只不过闭嘴之前还说了句:
   
    “协会里的向导要伤心死了,哎……”
   
    ……
   
    吃到一半,安岩突然想起来关于那个任务的事情。
   
    “任务我们是算完成了吧。”虽然那个玉佩被抢走了,但任务没要求应该没事吧。
   
    神荼点点头:“还有补偿。”“为什么?!”“丰绅。”
   
    安岩估摸着是因为协会没搞清丰绅也去了,还比他们早,给他们带来了麻烦,所以给点补偿。
   
    安岩感觉现在自己理解能力简直满分了……
   
    “对了。”安岩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什么?”“我在丰绅面前用了那种能力会不会被发现?”他不会被拐去研究吧。
   
    神荼摇了摇头:“协会现在有研究跟你这个有些相似的精神力使用方法,FAM应该也得到消息了。”
   
    “什么项目?”安岩下意识地追问,神荼没有回答他,安岩也意识到自己不该问这种东西,多半是机密来着。
   
    “以后不要在外人面前用。”
   
    “知道。”
   
    安岩吃完饭后神荼就走了,回到住的地方后神荼一直在想安岩这个特殊能力的问题,既然协会有研究这个,不如让安岩接触一下,以后不小心被外人发现他的能力也能糊弄过去。
   
    协会有个硬性规定,就是规定你多长的时间內必须至少完成一个任务。如果精神力等级较高完成的任务等级却比较低,质量不够就只能拿数量凑了咯。
   
    这回给安岩他们的补偿是放宽了时间。
   
    安岩觉得挺好的,可以休息好久了,他这种咸鱼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一个任务就好了嘛。
   
    然而……
   
    ……
   
    安岩一直觉得大学毕业后就再也不用上课了,结果呢……
   
    他放假的这段时间里不仅会被神荼带到训练室虐,虐的比以前还恐怖,而且还会被协会要求上课,还不能不上,哦,妈卖批。
   
    另安岩没想到的时候协会上课的课程竟是交给他们如何消除他人的记忆。
   
    安岩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很震惊,向导一直以来都可以对他人下达精神暗示,就连他这种可以屏蔽他人五感的向导也不是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
   
    但消除他人记忆他一直以为只是处于理论阶段,没有人可以做到。
   
    他没想到THA竟然已经研究出来了,为什么THA会允许他这个刚进入协会的小透明来上这种课。
   
    THA深知这种方法如果被泄露出去,必会造成大乱,所以能接触到这类的都是精神力在A以上且在协会待了很久的向导。
   
    至于安岩会被允许接触,完全是神荼答应了协会一些事情,而协会一些高层也感觉到可能可以靠着安岩把神荼彻底拉近协会便答应了。
   
    这件事情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江小猪还是因为在协会待了蛮久加上安岩稍稍给他透露了一点,他才知道协会有个屌炸天的机密。
   
    知道安岩竟然能接触机密,江小猪表示不公平!
   
    安岩有好几个晚上在江小猪的念叨下度过。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就不跟江小猪住了!

评论(1)
热度(27)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