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魂】(上)

突然开脑洞

——————
安岩算半个高人,因为他有阴阳眼能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时不时就会被人请去抓鬼什么的。

他其实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阴阳眼,因为有人给他算过,说他是极阳体质,极阳体质怎么会有这么阴气的东西呢。

当然很有可能是那个算命的骗他的。

又帮人赶走一只鬼,收了主人一大笔钱之后安岩心满意足地走了,他其实从来都不赶鬼的,基本上就是劝走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那些鬼会把他看成半个同类,他的话还是听得进去的。

今天请他的是个大腹便便的高官,说晚上经常会听到哭声,他在他家的角落里看到一个哭泣的女鬼,长的十分清秀,就是脸惨白,看起来生前是个大美女。

他把女鬼的长相一说,高官立刻满头冷汗,他抹了抹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认识。”

正常人都能看出他在说谎,但安岩没戳破,反正他可以去问那个女鬼,他请高官离开后走到女鬼面前,如果只是安静地待在这哭没有对高官一家做出什么事情的话应该不是个厉鬼。

安岩拿着张纸走到她面前,说:“别哭了。”女鬼抬起头看他,脸上满是泪痕,鬼的容貌会定格在死的那一刻,看来她死的时候是在哭的。

安岩叹了口气,拿出打火机,在她面前把餐纸烧给了她,女鬼颤颤巍巍地接过餐纸,安岩死毫不避讳地盘腿坐在她面前说:“可以说说为什么在这吗?”

女鬼拿纸擦了擦眼泪,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安岩从女鬼那听到了完整的事情,她是个学生,被高官包养的学生,严格来说不是自愿的,高官在当地的黑上也有人,当初看上了她的脸,就拿家人威胁她,她迫不得已才跟了他。

她说她被高官亲手掐死的。

安岩仔细一看,果然脖子上有深深的掐痕。

因为她发现了能置高官于死地的证据。

安岩听完后久久没说话,手虚虚掩在她的头发上说:“走吧,别呆在这了。你告诉了我他藏证据的地点,我待会就去报案。”

“他上面有人。”女鬼担心地说道。

安岩露出了一个笑容说:“没事,我无牵无挂的怕什么,你不哭的时候很好看,以后别在哭了。”

送走之后,安岩毫无愧疚地收了高官一大笔钱,出门就找地方打电话举报了,既然他在这里有人,那他就去上一级的政府匿名举报。

当时国内正在严打,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各种搜查,安岩提供的信息又不假,高官很快落马了。

当然刚刚举报完的安岩是不知道的,他找了间小店铺坐下点了一份饭,吃着吃着就听到旁桌有人在讨论附近一个老房子闹鬼的事情。

安岩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一个人说那间房是很多年前的了,一直没人住也没有人去打扫,早就荒废了,最近几天大半夜的突然有人看到那间房子里有人影,有人壮着胆进去看了,没有任何人住过的痕迹。他的同伴又说那间房还看到有东西悬空漂浮。

安岩边吃饭边想着,其实挺正常的,鬼门开的日子快到了,有些阴气重的便能看到一些东西。

不过他今天闲得无聊,就想着去看看。

他吃完饭后溜到了老房子的外面,铁门紧锁,他找到了那些人翻进去的缺口也翻了进去。栏杆上很多铁锈,衣服上沾到了一些安岩连忙低头拍掉。

就在他低头拍脏东西的时候,面前多了一双鞋,一双样式不算老旧的皮鞋。

看来死了没多久,安岩想。

安岩不在意地抬起头,眼神撞上了一双湛蓝色的眸子,他不自觉地被吸引了,他很少这么跟人近距离接触,近到能看清对方的眼睛。

那双蓝色眼睛里在发现他愣住后充满了疑惑,他问道:“你能看的到我?”

声音也好听。

安岩收回心神,点了点头。

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后安岩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眼前这个人脸色并没有像那些鬼一样惨白,不像是死去的人,反到像是一缕魂魄。

怪不得那些人会看到有东西悬空漂浮,有些被迫离体的魂魄是可以触碰到东西的,甚至可以拿起死物,就是碰到人对方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眼前的“人”有些激动,右手不禁扶上了他的脸,安岩觉得脸上凉凉的,不是人体能有的温度。

不过大夏天的还是蛮舒服的。

他没有动,任由眼前这个人把他的脸摸了半天。

“你叫什么名字?”安岩问他。

“神荼。”

“你是不是并没有死。”安岩问。

神荼点点头说:“我能感觉到自己没有死,但我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而且找不到我的身体在哪。”

安岩摸了摸下巴,因为意外离体的魂魄的确可能会找不到身体,看神荼的魂魄似乎很完整,那他的身体应该是处于昏迷状态的,看他自己就……

算了,不想了。

安岩摇了摇脑袋,对他伸出手说:“跟我走先吧,我想办法带你去找你的身体。”

神荼看着面前的手有些犹豫,安岩却等不及了,一把拉过他的手往外拽,神荼发觉他竟然能碰到自己一脸震惊。

“你能碰到我?”

他不知道自己在到底这呆了多久,但是从未有人能够碰到他,他有些模糊的记忆告诉他,正常人不可能碰到他,安岩看着也不像是哪家的道士,而且就算是道士,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直接就能碰到他。

“你……”莫非不是人。

安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拉住他的手腕耸耸肩说道:“死过一回的,算不上一个正常的人了。”

他一年多前出过一次意外,什么意外他记不清了好像是车祸,醒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阴阳眼更甚了,甚至那些鬼还能看到他。

他找人去看了,他是魂魄离体,他只是一丝离体所以本体并不会昏迷,跟神荼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而他那一丝魂魄也不会像神荼一样化为人形,按高人所说,似乎是困在某个躯体里了但他找不到。

他是极阳体质,也亏这极阳体质的服他现在能跟正常人一样生活。

神荼愣愣地看着他爬到栏杆上后对他伸出手,他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他在这不知道呆了多久了,他都快绝望了,安岩的出现就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就算被救出去后要面对更加不好的事情他也不怕了,他冥冥之中觉得以后会有人陪着他了。

评论(13)
热度(173)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