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魂》(中)

我觉得我上中下撸不完了再见。
因为是短篇进展可能比较快。感情线可能也有点。
日常ooc
_(:з」∠)_
————————————
翻栏杆出来后果然遇到了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的路人,安岩不在乎地拍了拍衣服上的锈迹,装作一个抱有好奇心所以翻进去看的人。

走了一会,感觉到更多的奇怪目光后安岩才意识到,在他的眼里他是拉着人的,但别人看不到,只看得到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走着。

安岩站定,神荼站在他旁边没有说话,安岩思考着该怎么办,几秒后他突然松开了神荼的手腕,神荼心里一慌但很快安岩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别走后面,并排走。”安岩小声说道。刚刚他是拉着神荼走,神荼在他后面在他人看来手臂会很奇怪一直向后只要拉着他的手再并排走,就不会感觉奇怪了。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松开手让他跟着自己,但安岩又担心一旦松开手神荼就又会回到那个房子去。

据他听到的消息,那间屋子闹鬼不是一天两天了,神荼应该在那里呆了有较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一个魂魄在一个地方呆着不走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困住了,另一种是他自己不愿意走。

安岩担心是第一种,但他忘了既然能被他拉出来就说明神荼不是被困住的。

等了半天车打不到,也叫不到,安岩只好带着人去坐车,地铁上人不算多,有空位,但是他又不好只有自己一个人坐着,因为神荼如果坐下来其他人是看不到的,估计上来就坐他身上了。

他就只好陪神荼站在角落,也正好可以小声说话。

安岩有些艰难地掏出耳机和手机,因为一只手不方便安岩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他就跟神荼说:“帮我弄一下。”神荼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耳机给插上了,另一边耳机给他带上。

冰凉的手划过耳朵,安岩觉得有些发热。

他把另一边带上之后也不听歌,假装再跟人打电话然后跟神荼聊起天来。

“你在那呆多久了?”

神荼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安岩在跟他说话。

想了想道:“记不清了,大概有一年多了。”

“你有出去过吗?”

“有,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每次出去之后也只能回到那里呆着。”

安岩摸了摸下巴,说:“你不是在那里住过或者有什么重大事件在那发生过,要不然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神荼想起了那个荒凉的房子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你就先住我那吧,我到时候找人打听打听。”

“嗯。”神荼淡淡地应了一声。

两个人沉默下来,他似乎以前的性子就比较淡,又一年多没跟人交流过了他也不知道该跟安岩说些什么,而安岩问完之后在思考神荼为什么会这样,也没有出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岩突然靠在了神荼身上,神荼一僵过了几秒见安岩没反应才僵硬地转头去看他,安岩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神荼调了一下位置让其他人看到安岩是靠在墙上睡着的。

安岩的体温很正常,但对他这种浑身冰凉的魂魄来说可以说的上温热了。

他早该在碰到安岩脸感觉到温度的那一刻就察觉到安岩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一年多来碰到的都是跟他一样冰凉的死物,就连摸人也是冰凉的,一下子碰到温热的物体竟是没反应过来。

神荼将手放在他的腰上,给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更舒服一点后手也没放下来,他不知道要是被人看到他的动作怕是会觉得暧昧至极,但是没有人能看的到他,除了安岩。

神荼不知道安岩要在哪站下车,他又不好叫醒安岩,好在安岩听到了到站的提示醒了过来。

安岩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靠在神荼身上睡着了,昨晚刚从外地赶回来,因为认床前几天就没睡好,今天正准备补觉,就被那个辣鸡高官夺命连环call,他只好赶了过来。

到了站安岩拉着神荼下了车,安岩住的地方是个比较老的小区,路过外面的面店时面店老板还跟他打了声招呼,安岩笑笑问了好,然后带着神荼七拐八拐地到了家楼下上了楼。

直到要拿钥匙开门他才松开神荼的手。

安岩住的地方是三房两厅,不算大但也不小,不过常年只有他一个人住,另外两间房一间做了书房,另一间也就有时候朋友过来住住。

不过上一次有人住大概是半年前了,现在已经落满了灰尘,安岩一看时间才发现已经下午五六点了,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他今天快累死了,虽然在地铁上睡了挺久的,但毕竟是站着睡的,腿很酸,他今天实在是不想搞卫生了。

转过头有些抱歉地看着神荼说:“你要不,今晚在我房间打地铺,明天我再收拾一下客房。”神荼想跟他说自己不需要,安岩却已经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毯子了。

铺好地铺后安岩去厨房搞吃的,他实在是累的不想动准备拿泡面解决,转头问了神荼得到的答复是他不需要吃饭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储物柜前找泡面。

神荼皱着眉头看着他手上的泡面说:“家里没菜吗?”“有啊,懒得做了。我快累死了。”

神荼拿过他手上的泡面扔到一旁,问:“厨房在哪?”安岩呆愣愣地指了指,神荼走过去打开了冰箱门,里面可以说的上是空空荡荡,只有几个鸡蛋和两根黄瓜。

安岩跟在他后面惊奇地说道:“你还会做饭啊?”神荼淡淡地应了一声,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他记得自己应该是会做菜的。

安岩站在一旁看着,修长的手指压着刀面,手起刀落,砧板上的黄瓜在神荼手里乖乖地被切成厚薄一致的片状,他好像捡了个很有用的“鬼”回来?

神荼切菜的样子很好看,让安岩有种拍下来的冲动,但他知道相片上是不会留下神荼的身影的,等等……

安岩突然想起来别人是看不到神荼的,赶紧跑到窗边把窗给关上,窗上贴了报纸关上后就看不到里面了,还好没被人看到。

神荼看他站在这没事干就让他出去坐着,安岩也不在这打扰他了出去打了个电话。

“喂,帮我查个事。”

“xxx区xx路竟几年有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别问那么多帮我查就是了。”

“行行行请你吃饭。”

安岩打完电话后把手机放到一边,去整理房间,他以前自己住有点乱并不在乎,可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人就有点……了。

安岩把卧室里的垃圾拿出来,东西全部收拾好,等他从卧室出来神荼也给他做好了菜。

神荼把菜端上桌子说:“你等等,面还没好。”

安岩忍不住先尝了一口,味道很好,安岩不禁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那么大,这么简单的黄瓜炒蛋,为什么他就做的没神荼弄得好吃。

等神荼把面端上来安岩就没心思纠结了。

吃完饭神荼跟着他到了卧室后在毯子上坐下,安岩准备洗澡就塞了个平板电脑给他让他自己看。

安岩洗完澡回来就看见神荼对着亮着屏幕的平板发呆。

“不会用吗?”安岩问。

不应该啊。

神荼看了看他,当着他的面在屏幕上戳了半天,平板没有丝毫的反应。

妈的,他忘记神荼没有体温了,屏幕感受不到。

他翻了半天翻出来了一个触屏笔,神荼拿来试了试果然可以用了,安岩打着哈欠爬上了自己的床,让神荼睡的时候关灯,说完之后就窝进了被窝。

十来分钟后神荼就察觉到他睡着了,神荼轻轻放下手里的平板,站起身凑到安岩床边,打量着眼前的人。

摘下眼镜的安岩显得更加的人畜无害,这人可真的是对他一点防备也没有,安岩的睫毛很长,他在下午安岩靠在他身上睡觉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在那个地方呆了一年多,一开始有走出去过,但是他发现他不知道该去哪好只能又回到了那里,至少那里让他有种熟悉感。

一年多没和人交谈,来往,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关进了一间封闭的黑屋子里,让人发疯的孤寂感每天都围绕在他身边,神荼有时候觉得自己心理素质是真的好,竟然一年多了还没疯。

不过要是安岩再不出现,他可能真的要疯了。

发现安岩能看到他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总有人能看到他,但是安岩没有露出一丝害怕的情绪这让他很意外,更加意外的是安岩说要带他走,还能碰到他。

安岩说自己死过一回的时候露出的表情让他很想抱住他。

安岩并没有把他当作一个非人类看,把他拉了回来,还给他整理的地铺,完全没想到他其实不用睡觉。

安岩……

神荼在心里默默喊着这个名字。

评论(12)
热度(151)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