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魂】(下一)

_(:з」∠)_老子大概真的要直播打游戏了。 火车的豪华车厢是查过的,但是只有一条线上有,是哪有我也不记得了_(:з」∠)_ 我看看这几天能不能肝一下图严。 ———————————— 

安岩睡到半夜感觉有些凉就醒了过来,想着多半是空调开低了,于是就摸了摸床头,结果没摸到有些烦躁动静自然也就大了些。

    

    “在找什么?”

    

    “空调遥控器。”

    

    没过多久遥控器就递到了他的面前,同时身边又凉快了几分,安岩一怔,他都快忘了家里还有个人了,接过遥控器一看,果然温度调的很低,估计是他不小心摁错了。

    

    调好温度后安岩又缩回了被窝,翻了个身,正好面对着床边,他看到神荼正坐在毯子上就问:“你不睡吗?”

    

    神荼摇了摇他,他的意思是不需要,他这一年多来做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睡觉打发时间了。

    

    没想到安岩却误以为他是因为地板不舒服睡不着,看了看自己的床,他当初买的就是双人床因为大睡的舒服,想着大学时期又不是没跟人睡一张床过,于是他就拍了拍床沿说:“你上来睡吧。”

    

    神荼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上了床后安岩觉得凉了好多,就准备关了空调,边嘀咕着边从神荼身上探过去拿遥控器。

    

    “你干脆睡我这算了,不用开空调了我。”

    

    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想收拾房间。

    

    安岩穿的衣服很宽松,领口较大,从神荼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领口里面,白净的脖子,锁骨,再到……

    

    神荼连忙将目光转开,做“鬼”一年多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口干舌燥的滋味。

    

    安岩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关了空调后给自己裹好被子就又躺下了,神荼躺在一旁没事可干就也闭上了眼睛。

    

    安岩第二天是被热醒的,起来摸了摸旁边,果然人不见了,安岩心里一惊连忙穿鞋跑到客厅,就看到神荼坐在沙发上用着平板,桌上摆着几个煎蛋。

    

    神荼看到他抬眼说道:“你待会出去买点东西吧。”“哦……好。”“就剩几个蛋了,你吃吧。”说完就又去研究手里的玩意了,与世隔绝一年他都快忘记这玩意怎么用了。

    

    安岩乖乖地吃完煎蛋,打开手机一看收到了一条“查到了,发你邮箱了。”的短信,一边感叹着这家伙速度越来越快了一边搬出笔记本坐在神荼旁边开机。

    

    “不去买东西?”神荼问。

    

    “等等,你先看看这些事情里有没有什么让你有印象的。”安岩打开了邮箱接收了一个文件,点开后摆到了神荼面前。

    

    文件里记录的事情很详细,神荼看完用了将近半个小时,安岩见他抬头了期待地看着他,没想到神荼只是摇了摇头,安岩瞬间蔫了下来。不相信地接过电脑翻着,一边翻还一边问:“真的没有印象吗?”

    

    神荼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不急,你先去买东西。”

    

    安岩泄气地放下电脑,用手机发了个短信让朋友再扩大范围查一下,顺带发了个红包过去,毕竟求人办事还是要有点诚意的,就算是朋友。

    

    换了套衣服安岩就带着神荼出门了,他这人过的很糙的,所以在买完缺的日用品后安岩问:“你挑菜?”反正他是要抱上这个厨艺大佬的大腿了,还不如让他自己挑。

    

    神荼淡淡地点了点头。

    

    安岩不敢让神荼亲自拿,免得吓到别人,就让他说然后自己去拿,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东西好多,安岩让神荼先出去收银台外面等他,安岩拎着大包小包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发现他在抬头看电视。

    

    电视里正放着新闻,一位官员被查出贪污腐败落马,安岩认出来落马的这个就是他昨天举报的那个,没想到会这么快,那女孩应该也可以安心去投胎了,想到这安岩不禁勾了勾嘴角。

    

    神荼有些疑惑问:“怎么了?”安岩做了个口型:“没事。”

    

    他提着大包小包的懒得又走回去,又有神荼这个“鬼”在身边不方便做公交或者地铁,干脆就奢侈了一把打了个的。

    

    拦下一辆车后安岩先拉开车门装作问能不能去xx小区的样子,让神荼先溜了进去,司机说当然能,然后他就感觉到车子似乎沉了一下,见安岩还没进来就没在意。

    

    下车的时候也是他先打开车门再付钱,搞得司机以为他要不给钱。

    

    好不容易回到家,安岩就把两大袋子东西给了神荼,自己去开电脑看文件。

    

    他的朋友很靠谱,很快就将他想要的东西发了过来,安岩连着今天早上的一起仔细看,想看看会不会有两件事有联系,翻了半天安岩看的眼睛都酸了也没看出什么。

    

    他就放弃了寻找有关联的两件事情,开始仔细地一个个看过去。

    

    也没发现什么重要的,安岩听到神荼叫他吃饭,他赶紧就把电脑扔下了,拿了碗筷后安岩告诉神荼电脑在桌子上后就开动了。

    

    不过他也在想神荼到底跟那个房子会有什么关联,看了半天也没能发现什么可能跟他有关系的事情,看起来他们要再去那边一趟打探打探了。

    

    吃完饭安岩去问神荼有没有什么眼熟的,神荼摇了摇头,安岩大概猜到了会是这种结局也没有多失落,正想着跟神荼说再去那边看看手机就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他就觉得不妙了,他作为一个驱鬼“大佬”从来不给别人联系方式的,最早的一单生意也是江小猪知道他能看到鬼魂后介绍的,从那以后江小猪就成了他的接线员。

    

    安岩已经习惯了他一来电话就肯定有生意。

    

    安岩硬着头皮接了电话,张口就问他能不能推掉或者迟一点,他有事,江小猪一愣,支支吾吾地:“唔……”

    

    好了……多半已经把钱转他账号上了。

    

    这下没法拖了,安岩说了句把地址发我后就挂了电话。

    

    安岩放下手叹了口气,抬眼对上了神荼询问的目光,神荼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面前,他想吐槽这人走路怎么没声音然后想起要是这人走路有声音就奇怪了。

    

    “嗯?”

    

    “你的事情可能要放一下了……突然有事。”

    

    “不急。”一年都过来了还怕这几天吗。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安岩看了看手机短信,绕过他进了房间拿出背包开始捡衣服,路有些远怕是一天之内回不来的。

    

    “要出去?”神荼站在他身后问。

    

    安岩转头想回话结果脸差点撞上他,下意识地挪了几步未曾想到自己刚刚图方便扔在地上的背包把他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神荼赶忙一把拉起了他。

    

    神荼果然是夏天必备,安岩靠在他身上的时候想到。

    

    神荼怔了怔主动退开了一点再次询问:“去几天?”安岩算了算说:“大概一两天吧,你……”

    

    神荼暗暗攥紧了拳头,怕安岩说出让他一个人在家里呆着的话。

    

    “一起吧,你一个人在这不太好。我去看看火车有没有单人间或者……买两张软卧票。妈的太久没坐我都忘了有没有了……”安岩说着掏出了手机查从他这去目的地的火车的软卧。

    

    “我去还真有。”就是有点肉疼。安岩看着这个一张双人床加一个上铺的包厢想到,算了……毕竟说好要帮人找的结果有事没法去,贵就贵点吧。

    

    安岩摸了摸口袋买了一张晚上的票。

    

    神荼早早把饭做了吃完后就去赶车了,神荼怕安岩路上饿愣是把家里能带的食物都带上了,虽然也没多少。

    

    上了车之后关好包厢的门安岩问:“你睡上面还是?”神荼看了看说道:“随意。”“那就一起吧,上面不好上去,东西扔上面,我去洗把脸。”

    

    安岩拿出毛巾后把包扔上上铺上,洗了个脸之后安岩爬到了床上,神荼已经拿着平板在看了。

    

    安岩凑到她身边把窗帘拉上。“还没开呢,你这样被看到要吓死人的。”

    

    “打游戏不。”安岩突然提议。

    

    “嗯。”

    

    安岩拿过他手里的平板点开了游戏登录了自己另一个账号递回给他。

    

    “可能有点难玩,屏幕太大了。”

    

    然而开局后,安岩很想收回这句话,他运气不咋地开场没多久就被撸死了,他就凑到神荼旁边去看,神荼基本上是几刀一个小朋友。

    

    “大,大佬啊!”安岩在旁边感叹,神荼略微侧头看到了他张大嘴巴震惊的表情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之后换了几个游戏都是这样,安岩自己玩游戏就不差,从来都是他带飞别人的分,没想到今天能被人带飞。

    

    玩了几盘后安岩有些不甘心,想着一定要在神荼面前秀一把,没想到被人夺了手机。

    

    “诶诶!”

    

    “很晚了。”神荼说。

    

    安岩看了一眼时间嘀咕道:“才十一点。”神荼却不给他抢回手机的机会,直接塞到了自己的枕头底下,然后躺下把被子盖上。

    

    安岩瘪了瘪嘴,也乖乖躺下了。

    

    但他真的很少十一点就睡,根本就睡不着,睁着眼睛发呆,略微一转头就能看到神荼睡觉的样子,闲得发慌,安岩竟忍不住盯着神荼的脸看。

    

    神荼可能可以算得上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了。

    

    早上安岩是被神荼叫醒的,醒来下意识地想找手机,手机就递到了他面前。

    

    下车后果然看到了来接他的江小猪,江小猪看到他就吐槽道:“你有钱了啊,一个人买高级包厢的票。”

    

    安岩笑了笑打哈哈糊弄过去了,江小猪带着他去吃了个饭交谈中他才知道为什么这回这么急着要他过来,搞了半天出事那家人跟他正在追的妹子关系很好,江小猪为了讨好人家就直接把他叫了过来了,倒是没有免人家费用就是便宜了一点。

    

    江小猪想着这差价他来补,毕竟他事先没跟安岩说过这茬,安岩倒是不在意,好歹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帮忙追个人少赚点也没事,就没让他补。

    

    第二天他跟着江小猪去了那家人的家,还没进门他就感受到了一阵阴气,让人很不舒服,看那家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估计就是因为这个的原因。

    

    “让他们去别的地方,在这呆久了不好。”

    

    安岩赶忙让江小猪带着他们去别的地方等着,人走后问:“你感觉到什么吗?”“有不好的东西在里面。”

    

    “什么?”

    

    “你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神荼抬脚就想开门进去,安岩一把拉住了他。“把话说清楚。”“我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但是他的阴气很重,你是极阳体质但是现在魂魄不全进去可能会有影响。”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极阳体质。 ”安岩问。

    

    “看出来的。”

    

    安岩还没问他怎么看出来的人就已经进去了,他在外面就有些不舒服了,加上神荼的话他还真的没勇气进去只好在外面乖乖呆着。

    

    等了十来分钟神荼才从里面出来。安岩连忙问他怎么回事。

    

    “那个女孩是不是最近撞过什么不好的东西,被东西盯上了还跟着她回了家,他们家有开过光的法器所以没法对那女孩下手,也没法离开。久而久之就阴气重了,再晚一点可能那些法器就不起作用了。”

    

    安岩连忙打电话去问了,得到的答复跟神荼说的没差到哪去。

    

    “你把单子列给他们教他们怎么摆让他们自己弄就行了,你别进去。”

    

    “哦好。”

    

    安岩按照神荼说的把东西列出来用短信发给了江小猪,发完后安岩转头问神荼。

    

    “你怎么会这些?”

    

    “下意识就。”

    

    安岩有些疑惑。

    

    “你不会以前就干这个的吧。”

    

    之后他们又呆了几天,等到确定没事后才离开,离开前一天晚上安岩突然想起还要帮神荼这件事就问他要不要去那个房子附近打听打听,神荼没有意见他就订了去那边的票。

    

    江小猪看到他的车票后还很疑惑问为什么,安岩只说去那边玩。

    

    下车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到达目的地附近的酒店就九点半了,安岩摸了摸没吃饭的肚子准备去找吃的。

    

    随便在旁边找了一家小店坐下,已经过了饭店了人也就少了很多,菜上了之后安岩顺带跟老板打听起那栋别墅来。

    

    老板搬了张凳子过来在他旁边坐下。

    

    听老板的话说,那栋别墅已经荒废了十多年了,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那家人突然搬走了,然后就荒废了下来,这么多年来也没见有人在里面住过,久而久之就传出了一些闹鬼的传闻,特别是最近一年。

    

    安岩默默地看了一眼神荼,然后问老板关于那家人的事情,老板说自己不清楚,让他明天去附近再问问。

    

    第二天一大早安岩就拉着神荼去附近打听,打听来打听去跟昨天饭店老板说的都差不多。唯一不太一样的就是打听到那户人家一共四口人,一对夫妇,还有两个儿子,一大一小,搬走那天他们只看到了小的那个大的不知所踪。

    

    没问出来什么可能跟神荼有关的消息两个人只好回了家,安岩一边继续托人找神荼身体的下落同时也在想办法找自己的魂魄。

    

    一个晚上安岩正坐在神荼旁边看他吃鸡,突然来了电话安岩一边接起一边继续看。

    

    “喂?”

    

    “安岩!”江小猪突然大声喊他的名字把他下了一跳。

    

    “你小点声。”

    

    “哦哦,我跟你说啊!老子追到人了。”

    

    安岩专心看着屏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隔了几秒才惊讶道:“卧槽,你终于拿下人家了啊。”

    

    “是啊,嘿嘿嘿。”江小猪十分得意。

    

    “话说你……咋还没个准啊,大学的时候可是有好几个女生追你的,这都毕业几年了,就算你喜欢男的这几年也没见你谈过恋爱啊。”

    

    “滚滚滚,诶诶左边房顶有人。”安岩懒得理他,突然瞄到游戏里左边房顶有人连忙提醒神荼。

    

    江小猪一懵。“你在家吗?”“在啊。”“卧槽你小子是不是有情况啊,这都几点了你还留人在你家。”

    

    安岩突然心虚地捂住手机,神荼应该没听到吧……

    

    “你瞎鸡儿说啥呢!就一朋友。”

    

    “嘁,你说说,除了我还有谁在你家里过过夜。”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跟你有一腿似的,你打电话过来不是就是想跟我探讨我的情感问题的吧。”

    

    “我明天去你那玩会。”

    

    “你别带女朋友过来,我不想吃狗粮。”安岩又看到隔壁房顶有人连忙指了指。

    

    “我到想呢,可她没空。就这样了啊,挂了。”

    

    “好。”

    

    安岩挂断电话回头一看,神荼已经成功地再次吃鸡,他对于神荼的游戏天赋是真的佩服的。

    

    “明天你……要不要跟着?”安岩问,神荼这情况最好还是不要离开他的好,但是他去见朋友神荼会不会有点尴尬。

    

    神荼点了头。

    

    第二天安岩带着人去车站等江小猪,知道在江小猪眼里自己是一个人来的,但他老有种不告知一声就拖家带口的错觉。

    

    江小猪见到他开口第一句话是:“你胖了。”

    

    ……_(:з」∠)_天天被喂能不胖吗。

    

    安岩随便搪塞过去了,江小猪正饿着呢也没在意,直接定了个地点说好久没去了要去那边搓一顿。

    

    他们三个人找了店里一个角落的四人座坐下,江小猪见有两人座的就想拉他过去,安岩连忙又把他拽了回来说四人座有地方放东西。

    

    两人座的话神荼岂不是要站在旁边看他们吃饭。

    

    江小猪吃到一半嘴就闲了下来,再次炫耀了一下追到女神之后继续关心起安岩的感情问题。

    

    安岩一阵尴尬想把话题转移,江小猪的执拗劲上来了另是不肯转移。

    

    “你干嘛不让我说啊,又没什么。”

    

    安岩默默捂脸,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江小猪让他不用送自己去酒店了他有些事情,安岩早就料到江小猪不会是单纯地过来玩的就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神荼回家了。

    

    回到家神荼见他连打了几个哈欠就说:“你去睡会?”安岩揉了揉眼睛正想说不用就又打了个哈欠,他干脆就不在硬扛,回房间睡觉了。


评论(12)
热度(163)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