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图严】老板,我说两年前那个不是我你信吗?

时不时诈尸。这篇是之前狗粮本的。_(:з」∠)_这篇要详细写的话大概要一两万了,当时有点赶加上写的有些烦躁,就没有慢慢写_(:з」∠)_所以emmmmm
————————————————分割线————————
    
    “嘶。”严安伸手敲了敲昏沉沉的脑袋,摸着墙一步步摸到房间门口,靠在墙上翻了半天口袋才翻出房卡。
    
    房卡刷过门禁发出“嘀”的一声,严安摁下把手推门进去。房卡插入通电的位置,严安摁下开关,灯却没有如期亮起。
    
    严安反反复复试了几次后确认灯坏了,低骂了一声,关好门也没注意有没有锁上,一步步摸到床边倒在了柔软的床上,蹬掉鞋子后严安窝了个舒服的位置。
    
    他就不该相信那个孙子,骗他说有个大老板准备拍电影让他去吃个饭什么的认识一下,结果吃饭时被那佬猛灌酒,那个土肥圆老板还对他动手动脚的,他们吃饭的地方是个酒店,楼上有房间,一吃完他就借着去厕所的借口赶紧开了一间房上来。幸好酒里没放什么。
    
    不过想想他也是太天真了,要拍电影的话,面试演员的哪个不是正正规规地去试镜,选角前跟老板吃饭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落在他这种没有后台还没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咸鱼身上。
    
    严安用力锤了锤脑袋,闭上眼不再去想别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嘀”的一声,随后是门被推开的声音,走廊上的灯光从门外投射进来。
    
    感觉到有光亮,严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门又被关上了,光线没了,严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上了床,压在了他身上。
    
    严安猛地清醒过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压在他身上,双手撑着他头两旁,不停地喘着粗气,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卧槽你谁啊?!”严安挣扎起来。“别乱动!”严安没有因为他的话停下动作。“你怎么进来的,再不出去我报警了。”说着就要去摸一旁的手机,男人似乎是不耐烦了,一把扯开他的衬衫,从他身上拽下扔到一边。
    
    “你他妈!”“我拿房卡开的门,你不是他们送来的吗?这次竟然换了个男的。”“什么几把???”男人突然低下头跟他对视,严安有些近视,刚刚没有看清这人长什么样,现在靠的这么近完全看清了。眼前的人长得很好看,比他们系的系草还要好看,而且这人的眼睛似乎的蓝色的,严安一直知道自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颜控。
    
    也就是因为他这颜控的毛病让他愣了一秒,也就是这一秒让他失去了最好的反抗时机。男人见他愣住了以为自己说对了,嗤笑一声低头覆上他的嘴唇,不等严安反抗便强硬地侵入了他的舌腔

上车走这https://shimo.im/docs/6uRTyiM5kbQFmTRJ
    
      那天晚上严安也不太记得被要了几次了,反正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沈图把他搂在怀里,严安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拿开,起身下了床。
    
    身体上的酸疼还好,主要是昨晚根本没来得及清理,他现在脑子比昨天还晕,多半有些低烧。他现在最好还是蹭着那人没醒来赶紧溜的好,那人说要负责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再说了他丫的还没谈过恋爱可不想因为一次419就干嘛啊。
    
    严安捡起了地上的衣服,裤子还好,就是衬衫上的扣子被崩掉了几颗,好在还能稍微扣一下。出房门的时候严安特地拿手遮了遮脸,不让摄像头拍到。
    
    出了酒店打了车就往学校宿舍赶,好在今天没课,严安回到宿舍后被舍友追问去哪了他糊弄了过去,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别的地方的还好,就是清理后面的时候他纠结了大半天才将手指探了进去,将昨天晚上沈图留在他体内的液体导出,耗的时间太久他舍友都以为他掉坑里了。
    
    洗完之后严安直接上床睡了。
    
    沈图醒来后发现严安不见了,他后来让人去查这个名字却被属下告知这个名字太常见了,让人去调监控却发现那天摄像头被想要讨好他的人关了,想查身份证前台也不知道搞什么竟然没有登记到身份证就把房卡给了严安。
    
    沈图觉得老天爷都在跟他作对,他除了知道严安的名字外什么都不知道。严安根本不知道沈图在找他,他也不想跟那种人扯上关系,等烧一退他就去把那个孙子揍了一顿,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
    
    两年后,严安毕业的第二年,再外奔波了一年,演了几个小龙套后终于有经纪公司看上他了,他按着那人给的地址按时间来到了这家公司的大楼。
    
    他到前台说明了来意,前台小妹带他到了楼上的接待室坐下说等会会有人来跟他商量合同。
    
    严安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玩手机,玩了一会觉得被人看到玩手机似乎不太好就收了起来,站起身四处看看。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和谈话,严安以为是来人了连忙乖乖坐回沙发上,等了几秒门没有被推开,谈话声还在继续。
    
    严安觉得其中一个声音有些耳熟,想了半天也没有认识的人是在这里工作,悄悄走到门口拉开一条缝向外看去。
    
    门外不远处两个人在讨论着什么事情,其中一个人严安是完全没见过,另外一个有些眼熟,严安眯起眼思考着自己在哪见过这个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严安的目光,男人转头往这看了一眼。
    
    脸转过来的一霎,跟严安记忆中那个把他压在身下的男人的脸重合了。严安迅速缩回头关上门,靠在墙上平复自己的心情。
    
    妈的,怎么会在这里碰到那个人,看那人的架势和那次说的话怕是个职位很高的人。
    
    如果被那人发现跟他419的他进了这家公司当艺人,他的下场估计会很惨,谁会把曾经跟自己419的人放在自己身边,一般高层都很忌讳这种黑历史的吧。
    
    身旁的门突然被推开 严安吓得连忙跳到一边,没想到走进来的是一个女人,严安松了口气。女人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上下打量的他几眼,严安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很神经病,连忙笑了笑说道:“我叫严安。”
    
    女人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立即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握住了他的手。“包妮璐。”
    
    包妮璐把合同递给了他,严安仔细看了起来。
    
    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沈图疑惑地转头却只看到了猛地关上的门,一闪而过的人影似乎有些熟悉。
    
    “怎么了?”“没事。”沈图转回头来 继续跟面前的人吩咐一些事情,吩咐完后面前的人问道:“那个人你还没找到啊?”“……嗯。”
    
    严安条款一条条地仔细看完,包妮璐没有催促他,等到他抬起头才问了一句:“看完了。”严安点点头,他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他还特意注意了有可能被挖坑的地方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问题吧?”“嗯。”“签吧。”严安从包妮璐手中接过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包妮璐收拾好东西后对他说:“你先回去,过几天安排好了会通知你的。”“好。”包妮璐起身出了门,严安见她出去了也不好再多留,走到门口打开门往外看了看没有看见沈图连忙从按照刚刚来的路线溜出了公司。
    
    回到租住的地方后严安瘫在了床上,他现在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公司的小演员,应该不会碰上什么高层人物,而且说不定人家已经不记得他了,他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
    
    第二天严安就接到了包妮璐的电话让他去公司找她,严安按时到了包妮璐的办公室前,看样子包妮璐在公司的地位挺高的,竟然有独立的办公室。
    
    严安敲了敲门听到包妮璐说“进来”后推开了门,门里的场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办公室里除了包妮璐还有一个女人正坐在她身上,严安认识这个人,当红女演员卡卡雅,只不过他看到的跟电视的差别有点大。
    
    “你不是只带我一个的吗?是不是姓沈的那小子逼的,老娘找他算账去。”
    
    包妮璐无奈地安抚着她,哄了半天总算把人给哄走了。抬眼看了看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的严安开口道:“我是你以后的经纪人。”严安一愣,按照刚刚两个人的谈话可以猜出包妮璐应该是卡卡雅的经纪人,能带出当红女星的人地位应该不低,怎么会来带他这种小透明呢?
    
    包妮璐看出他的疑惑,却没有想要解释的意图,只是告诉了他自己的一些要求,然后然后告诉严安自己给他接了一部男四的试镜,明早去他家接他。
    
    严安见她不说也只得是压下心中的困惑,回到家后严安想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应该好好拍戏吗,好不容易被一个公司签了,还有了一个能带出当红女星的经纪人他为什么还要多想?
    
    他现在就一个小透明,想搞清楚事情是不可能的,不如顺其自然。
    
    第二天严安早早地就起来了,到了时间包妮璐果然出现在了他家楼下,他连忙下了楼,包妮璐见他没有迟到十分满意。
    
    包妮璐给他接的是一个仙侠剧的男四试镜,导演是一个很有名大导演,虽然说是男四,但是这个角色和男三都是男主手下的一个较为重要的人物,跟男主有比较多的对手戏,男主已经定了人选,虽然还没公布到底是谁,但现在放出去的消息说男主的扮演者是影帝。
    
    能跟一个正红的人站在一起,肯定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加上只要能稍稍扯上关系就可以想尽办法地炒作。
    
    严安看了看来试镜的一群人里发现有不少是小有名气的,这个角色一定很抢手他能接到这个试镜多半还是因为人家看在包妮璐的面子上。
    
    想到这严安抓着剧本的手又紧了紧,包妮璐见他很紧张忍不住出声安慰道:“不用紧张,没被选上也正常。”
    
    严安想了想也是,对她回了个微笑后调整好了心态,后面的试镜他果然没有被选上,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导演觉得他很适合自己一个朋友正要开拍的电视剧里的一个角色,他出试镜的房间的时候导演跟了出来他愿不愿意去拍他朋友的电视剧
    
    严安转头看向包妮璐,包妮璐显然也有些惊讶,严安不被选上是意料之中,但她没想到导演会给严安牵线搭桥。
    
    这位导演在圈子里很出名,他的朋友就算不是出名的导演也不会差到哪去的,包妮璐连忙示意严安答应。
    
    严安接到了她的讯息连忙笑着应了下来。
    
    上了包妮璐的车后包妮璐很高兴地夸了他几句,然后让他回家等着通知,严安在家里窝了几天后接到了包妮璐的电话。
    
    那位导演的朋友姓林,在圈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他一般拍的都是电影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电视剧。
    
    包妮璐十分满意。
    
    林导演也对严安很满意,确认下其他演员后严安就进组了,进组之后便是忙碌的拍摄,严安渐渐把沈图这号人给扔到了脑后。
    
    直到他在公司的年会上见到了沈图。
    
    新年的年会他本来是不想去的,他现在还是个小透明去了干嘛,但包妮璐坚持要他去,他也只好去了。
    
    年会必不可少的就是大佬们的发言,严安看到沈图上去的那一刻下意识地找了个偏僻的位置,然后他就知道了沈图那家伙真的没有骗他,人家就是个总裁。
    
    听完讲话,严安借口不舒服想回去,包妮璐就放他走了,严安溜走前突然肚子疼,只好先去了一趟厕所。
    
    解决完后严安正要打开隔间的门就听见有脚步声和谈话声,一听声音正是沈图,严安猛地拉上了刚刚推开的门,发出一声巨响。
    
    沈图也被吓了一跳,盯着关上的门看了半天才转开视线继续讲电话。严安尽量让自己放空不去听沈图的谈话内容,要是他在讨论商业机密他听到是要被灭口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谁会在厕所这种地方谈机密。
    
    算了,反正偷听人家电话都不怎么好。
    
    好不容易等沈图走了,严安松了一口气,抚了抚眼镜走了出去。结果在厕所门口撞上了突然折返的沈图,严安呆愣了一瞬,但很快反应过来尽力压下心里的紧张,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地走开了。
    
    走到拐角处见沈图没追上,严安松了口气。看来人家都不记得他了,那他纠结个啥子。
    
    回到家后的严安洗完澡就打开了游戏玩了起来。
    
    比起他的悠闲,沈图这边就不怎么好了。
    
    厕所门口遇见后,沈图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两年前他们只见过那一面,又是黑乎乎的屋子里严安还没戴眼镜,沈图一时间没能认出他,等到严安走后沈图才反应过来,他往严安离开的方向追去却没能找到人,他赶紧去监控室让人调了监控,工作人员虽然不明白自家老板调监控干嘛,但还是乖乖地调了出来。
    
    拿到监控后沈图让人去一个个问认不认识,严安能在这时候出现在公司那一定是公司里的人带进来的。
    
    折腾了两个小时后包妮璐一脸凝重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将一张严安照片放在了他的面前说道:“你在找他?”“嗯。”“给个理由。”“我两年前被人算计,不小心进了他的房间。”包妮璐跟他父母算得上是很好的朋友,沈图跟她的关系也不差,所以当年那件事包妮璐也是知道。
    
    包妮璐翻了翻眼:“造孽啊,好不容易有个好苗子竟然被拱了。”
    
    沈图挑了挑眉没去管包妮璐把他比喻成什么,而是问道:“他是你手下的艺人。”“嗯。”
    
    “明天带他过来。”
    
    第二天严安刚到包妮璐的办公室包妮璐就让他送东西去楼上的一个接待室,严安虽有疑惑但是并没有多问。
    
    严安抱着一沓资料敲了敲门,发现没回应包妮璐说如果没人就直接放在里面的桌上,严安发现门没锁,推门进去一抬头却发现一个人站在里面。
    
    严安的第一反应是“在里面还不出声?”当他看清楚那人的时候下意识想转身就走,但他知道不能这么做,严安强装淡定地说道:“包姐让我送资料过来。”
    
    沈图轻轻点了点头,严安松了口气看来这人没有认出他,他绕过沈图走到桌前把资料放下,放好后转身正要走突然被沈图抓住了手腕。
    
    严安身体一僵,两个人僵持着严安手心都开始出汗。沈图打破了沉默:“我找了你两年。”
    
    严安抿了抿唇,迅速调整好脸上的表情,转过头装作不解地说道:“你认错人了吧?”
    
    沈图拉着他的手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化,严安面上仍是一副不解的模样,内心却紧张的不得了。
    
    沈图有松开他手的趋势,严安心里一喜却没想到下一秒被人直接拉近怀里,还未回过神的时候就被人含住了嘴唇。
    
    嘴唇上的触感让严安一下子回忆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还未等他挣扎沈图被把桌上的资料扫落在地,把他压在了桌面上。
    
    感觉到沈图的舌头在他嘴里来回舔弄,严安猛地将他推开了一点。沈图举高临下地看着他,脸色十分不好。
    
    严安看着他的脸色,竟然说不出直接拒绝的话,脑子一抽说道:“会,会有人来……”沈图见他这副模样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不会有人来的。”
    
    严安怔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来送资料应该是他安排好的,不管在他的计划里有没有在这办了他,但肯定他早就吩咐下去不让人靠近这间屋子了。
    
    “你特么……”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堵住了。
    
    严安想反抗,却不自觉地软了身子,他很奇怪两年前他可以是自己是没有防备加上被灌了酒,可现在怎么解释。
    
    沈图见他没有再反抗不禁松了一口气,两年前他找他是因为想做点补偿毕竟错在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一找找了两年,再次见到严安的时候,他才知道他找着找着就不由自主地将这人放在心上了。
    
    后面的一切变得顺理成章,等两个人做完已经到了吃饭的点,严安被他抱着靠在他身上眯着眼,突然问了一句:“你喜欢我?”沈图没料到他会问这句,稍稍愣了一下,随后“嗯”了一声。
    
    “呵。”严安自嘲地笑了一声,他觉得自己问这个有些多余,不管沈图喜不喜欢他,他都能确定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他了,他没谈过恋爱不太明白那种感觉,但他知道如果真的是讨厌的话他不可能不反抗。他真的很难相信自己竟然会因为一次419喜欢上一个人,他妈的还是一个两年没见的人。
    
    严安泄愤似的咬在了他肩膀上,沈图下意识地想躲过,然后觉得自己刚刚的做法是有点禽兽就任由他咬着了。
    
    严安咬了一会后松了口闷闷地说道:“我要放假。”
    
    沈图连忙说好。
    
    得到答复后严安懒得再动,靠在他身上睡了过去。沈图轻手轻脚地将他抱到了沙发上,拿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后捡起地上的衣服给他套好。自己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沈图想还好自己没有放弃找他,终于让他找到了。
    

评论(6)
热度(179)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