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齐风】我们华山弟子不仅天天挨冻还要天天吃狗粮

【邱蔡】【齐风】我们云梦弟子乐于助人(一)

【齐风】我们云梦弟子乐于助人(二)
#这玩意真的成系列坑了。
#鬼知道我下一个写什么门派。
#日常狗比,ooc
#不起名字。起名废不想拿ID(我华山号ID一穆玄英一)
#为了这篇重新玩了个华山号,然后发现门派剧情好像改了,风师兄被万圣阁的逼崽子踩的那段没了。然后风师兄说齐师兄你信邪剑一说吗这段被莫名其妙的挪到玩家拜入师门后,连接起来贼怪。(我还录了屏)
#画风变化很快。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写成这个狗样子的。
#花灯被威胁那段梗来源 @豆花花花 大佬的小短漫_(:з」∠)_改了一些内容。【大佬让我记得艾特她,说实话我好怂_(:з」∠)_】
#私心带华武,内容少不打tag
#这几个系列坑内容上都有点联系。
#好像没啥要逼逼的了
_————————————————
    
    大家好我是一名华山弟子。
    
    我是在跟某个吃了药的傻逼打架时落入水中然后被楚留香救起扔到华山当弟子的,如果我那时候脑子清醒没有进水的话我一定不会让楚留香把我扔去华山的。
    
    妈的把一身水的我扔去华山也不怕我被冻成冰碴子。
    
    在华山脚下的时候我就快被冷死了,路上碰到个胡子拉碴的男的还没聊几句就碰到了来讨债的武当。
    
    妈的我走还来得及吗……
    
    好不容易进了师门,在经历了切磋一不小心就把师兄的给打伤,华山太冷手抖_(:з」∠)_,然后送他去鸣剑堂,听各路人马叨叨之后我终于理清了华山大师兄和二师兄的事情。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齐无悔的下落,来讨债的武当就又来了,他们不嫌冷吗!
    
    没想到的是武当这帮人来讨债的背后竟然有万圣阁的事,更没想到的是……齐无悔在对面,我注意到当时风师兄的脸色很不好,齐无悔看了他几眼便移开了目光。
    
    后面齐无悔又反了回来,解决完万圣阁的人后还跟着一起回了华山,正式拜入师门后他们让我去洗剑池,齐师兄突然夺了我的剑,抢了几个回合我都没抢回来,我还在想怎么这么像逗狗似的时候他突然把剑扔进了池子。
    
    华山冷,华山的池子更他妈冷。
    
    抱这剑浮出水面时齐师兄说了一句话,反正我没听清,我只听到了风师兄的一句“又在胡说。”听得出他心情很好。
    
    我以为齐师兄这次会留下,解开误会,没想到他还是走了。
    
    一连几天华真真师姐都会让我去找风师兄,每次见他都能感觉到他心情不好,每次都会问上一句见到齐师兄了吗。
    
    师门里的师兄师姐都说他们关系很好,风师兄的笛子都是齐师兄特地去找的材料,据说谷师姐知道后在暗地里连骂他败家。
    
    华山很多人都知道 齐师兄其实经常会回来,不过都是待在离鸣剑堂最远的誓剑石那。风师兄应该也是知道的,但他没有去找过,大概是在等齐师兄自愿回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新年的时候风师兄就忍不住去誓剑石找人了,他坐着轮椅没法上去,又把跟他去的所有人赶走了,他回来的时候是齐师兄推回来的,根本没有人知道他跟齐师兄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鸣剑堂里的两个人老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便转头问了柳圣学,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一句“你不懂。”然后拍了拍我的肩。
    
    大兄弟你说出来再说我懂不懂啊!_(:з」∠)_
    
    齐师兄是在花朝节的时候从外头带回来了一种药,说是能治好风师兄的腿,说实在我们都没有抱什么希望,好在这次的药没让我们失望。
    
    有天去鸣剑堂的时候看见柳圣学气冲冲地走了出来,直奔给风师兄煎药的地方,我去晃荡了一圈回来后发现齐师兄端着药回来了,还在风师兄面前骂柳圣学。
    
    我很清楚的看到齐师兄的披风披在了风师兄身上,我站在外面拉住了要冲进去的柳圣学问怎么回事。柳圣学指了指风师兄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我说:“齐师兄的披风?”他点了点头。
    
    “没啥毛病啊?”然后我就看到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回去翻出了两三本话本给我让我回去看,话说我们这么穷你还有钱买话本????
    
    讲道理我又不傻,第一本刚看到一半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但我没忍住又把别的几本看了,武当萧居棠写的真他么好。
    
    看话本太入迷就导致了我没注意到突然出现在我后头的某武当弟子,我遇到他纯属是因为下山时碰到,然后被他讨债。
    
    谷潇潇师姐教过我们如果再外被催债要怎么忽悠,啊不对,说服对面。
    
    我深得她真传,然后这个道长就被我忽悠过去了,还莫名其妙结了义。
    
    反正我他妈就被抓到看小黄书了,还是他们武当的人写的小黄书。
    
    花朝节过半,我想着风师兄最近都没有怎么出去过就跑到了他面前问他:“风师兄要不要去金陵放花灯?”
    
    我发四我觉得对风师兄一点念头都没有。
    
    风师兄似乎在纠结,我无意中一撇便看到了站在风师兄后头的齐师兄,他脸已经黑了,对着我做了个“滚”的口型,手放在脖子前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愣了一秒然后就看到他手放在了剑上。
    
    我当时就觉得再不走我特么根本活不过下一秒。
    
    “师兄我突然想起来我约了别人,你跟齐师兄去放吧,我走了啊!!!”
    
    我的确约了人,在金陵的时候我还顺带跟那个道长逼逼了一句,满心以为能得到个安慰结果人家吐出了两个字。“傻逼。”
    
    吾儿叛逆伤透吾心,非常想去打爆朱文圭。
    
    我在金陵看到齐师兄他们的时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结果发现不是,我跟道长说了一声后默默的跟在了后面,看到齐师兄二话不说在小贩那买了两个花灯然后塞给了风师兄。
    
    我并不想说他们放完花灯后做了什么,回去客栈后我直接趴在了床上,道长问我怎么了,我回了一句。“我觉得我要瞎了。”
    
    然后我又得到一句“傻逼。”
    
    我想上他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13)
热度(96)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