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齐风】

系列坑
【邱蔡】【齐风】我们云梦弟子乐于助人(一)

【齐风】我们云梦弟子乐于助人(二)

【齐风】我们华山弟子不仅天天挨冻还要天天吃狗粮

 

#日常ooc
#虽然是系列坑但单看也没事。
#照剧情发展下去,大概再开趟车就写不下去了_(:з」∠)_
#然后企图开现代坑
#这篇emmm我是真的不知道起啥名字好。
————————————————————

【齐风】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可以试着站起来走走看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会很痛。”柳圣学站起身说道。

“无碍,能站起来,痛就痛吧。”风无涯轻阖上眼说道。

他曾经真的以为自己要在这轮椅上渡过一生了,没想到还会有转机,治疗过程中腿就已经回痛了,所以他对于柳圣学说尝试站起来会很痛这件事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你要想再站起来是肯定要试着走的,但还是要慢慢来,实在受不了了就别试了,你试着走的时候还是让齐无悔陪着吧。”柳圣学边收拾东西边说道。

风无涯点了点头说:“麻烦了。”

“那我先走了。”

“怎样?”柳圣学走了齐无悔便从门外进来。

“经脉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他说可以试着走走了。”风无涯淡笑着说道,他并没有告诉齐无悔柳圣学说会很疼。

“真的?”齐无悔语气中带了点不敢置信,当初他伤到风无涯后各大门派都跑遍了,甚至去了万圣阁。可寻来的药都没有用,就连云梦都说他这腿是没办法治好了。

“嗯,要不师兄扶我走一下。”风无涯笑着伸出手,齐无悔连忙扶住了他的手臂,风无涯借力让自己离开床,想着待会站起来的时候一定不能让齐无悔看出他疼。

可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全身的重量聚集到双腿上,脚刚碰到地面就感觉到了钻心刺骨般的疼痛。风无涯闷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好在齐无悔在他面前连忙抱着他坐回床上。

脚虽已离开地面,但那种痛感久未散去,风无涯脸色有些发白,齐无悔心疼地问道:“疼吗?”风无涯想摇头但知道现在自己这副模样根本没有说服力,只得说道:“有点。”

齐无悔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在说谎,猛地一把把人抱住,风无涯看不见他的表情试探性的叫道:“师兄?”  

齐无悔想说些什么,但这些话都骨鲠在喉,最后只有一句“对不起”说出口。要不是他风无涯这一年来也不会坐在轮椅上,现在还要为了站起来而疼。

“师兄说什么对不起。”

“你,当真不怨我?”齐无悔问道。

风无涯沉默了。

“怨。”

齐无悔心一沉。风无涯将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阖上眼轻声说道:“一开始是怨的,后来便不怨了。”他那时接受了自己双腿已废的事实,渐渐也就想开了,更何况他已经失去了站立的可能,不能再失去齐无悔了。

他一直都是有私心的,对着外人说找齐无悔是为了门派,但他知道自己更多的还是为了自己。

“为什么?”齐无悔有些不敢相信。

“腿废了,我不能再失去师兄了。”风无涯毫无隐瞒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种感情的?”齐无悔突然问道。

“很早……”风无涯小声说道。早到他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对眼前这个将自己带大的师兄有了那种情愫。

“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拿那把剑的打造方法输给你。”风无涯见他心情低落便随便扯了一件事已转移他的注意力。

“风师弟技不如人就别再说了。”齐无悔心情好了一点便开始忍不住揶揄他。

“除了那次你见我哪次跟你比剑前喝过酒。”风无涯争辩道。

齐无悔没有再跟他争辩,只是静静地抱着。

“师兄扶我起来再试试吧。”风无涯说道。

齐无悔对于刚刚的事还心有余悸,并不想让他继续疼,但他也知道如果风无涯风无涯想站起来必须得这样。

“你先别急,慢慢来没事的,柳圣学也只说让你试试先……”

“师兄。”风无涯打断他,“我想站起来,想练剑,想跟以前一样跟你站在一起。”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齐无悔也不能再阻拦,“别勉强。”“嗯。”

有了心里准备,那股疼痛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而且那种能再次站起来的喜悦感似乎将疼痛压下了大半。

一年多来没有走过,难免有些不适应,而且腿部的肌肉虽然有按摩但还是有些无力。

走了几步风无涯的脸色就有些发白了,牙齿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低着头不让齐无悔看到自己的样子。

齐无悔察觉到他在颤抖,很是心疼,硬撑着又走了几步风无涯觉得自己实在撑不住了便示意让齐无悔抱他回床上。

齐无悔连忙将他抱回了床榻上,风无涯舔了舔下唇尝到了血腥味,估计是咬破了。“别舔。”齐无悔擦掉了他额头的冷汗,在柜子里翻出了膏药,“有点疼忍忍。”风无涯点了点头,齐无悔将药膏小心翼翼地抹在了他嘴唇的伤口上。

其实并不怎么疼,有点麻麻的感觉。

风无涯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那些话本里一人对另一人撒娇的情景,脑子一热说道:“师兄你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风无涯挠了挠脸,不自在地说道:“师兄……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吧。”说完也不敢再看他。

“不行。”

“嗯?”风无涯疑惑地抬头,下一刻就被齐无悔堵住了嘴唇。

突然想起有事拐回来的柳圣学:……哦豁 

评论(5)
热度(68)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