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虚拟男友

翻车了。科科。
ooc
——————
  手起刀落,boss的血量见了底,倒在了地上。“大佬就是流批。”头顶显示ID为“郁垒”二字的男子拍了拍搞定这个boss“功臣”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倒下的boss面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了一番后伸手摸向了尸体。

  “……哦呵,又没出,神荼下回你来摸吧,我手黑的不行。”郁垒垂头丧气的走到神荼身边。

  “我摸不了。”神荼说道。

  “我又忘了你是个npc了……”

  是的,他是个npc。2218年,全息网游早已出现,智能ai技术也十分成熟,游戏里的npc根据稀有程度也被赋予了不同程度的智能系统。

  他就是这个游戏里最高级的几个npc之一。

  几个月前,他还在那个地方不停的重复着系统给他安排的程序,直到眼前这个ID为“郁垒”的青年出现。他被青年救下,按照系统程序青年触发了这个奇遇任务,全服独一无二的奇遇任务,任务奖品是个战斗力爆表的人形跟宠。

  游戏官方并没有给出过这个奇遇的详细介绍,青年看到触发奇遇时瞬间懵了,愣了大概半分钟才看着手里的各种伤药问他:“那你还要这些东西吗?”

  他点了点头,奇遇没有被触发前他就只是个只会重复系统设定的npc,奇遇触发后他就相当于成为了一个玩家,跟普通玩家一样,会有血条和饥饿度这些东西。

  他从青年手里接过伤药,没几下身上的伤就消失了,郁垒突然问他:“那你叫什么?”

  没被触发前他不会有名字,触发后系统会自动根据触发者的名字自动分配。

  “神荼。”

  “啊?”

  “咋看起来我ID是一对的。”青年小声嘀咕着。

  神荼听到了他的话,此时几个只属于稀有奇遇任务的npc的频道因为他这个奇遇被触发而炸了。

  神荼随便扫了扫频道就没有再去管他们在说什么了,直到一条密聊跳了出来,密聊来自跟他关系较好的npc。

  【啧你居然被触发了。】

  【事先提醒,别动什么不该有的感情,我们已经有了自主意识这件事他们还没察觉到,但你要是情感上有一丝不对劲很快就会被抓到。】

  【我们都不想再看到那件事情发生。】

  他回复了一个嗯。

  他知道他说的那件事情是什么,一个智能过头了的npc爱上了一个玩家,被发现后格式化。虽然说那个npc并没有在游戏里消失,但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人了。

  人类一边发展着智能系统一边有忌讳着他们哪天造反,于是只要智能系统有一点点要脱离他们掌控的现象就会被抹杀。

  这些现象无法就是自我升级到了他们无法预期的程度和产生情感。

  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最可怕的不是智能爱上人类,而是人类爱上智能。

  “神荼?”郁垒叫他。

  “嗯?”

  “npc还能发呆吗?”郁垒问。神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郁垒也发现了自己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傻冒,轻咳了几声说道:“认识一下,我叫郁垒。”

  “嗯。”

  “那你现在是要跟我走吗?”他问。

  “嗯。”

  “为什么你话这么少,系统设定吗?”

  神荼还在思考要如何接这句话,他从自己有了自主意识开始话就是这么少,他也不清楚为什么。

  “你不会是真人扮的npc吧。”郁垒说,他记得官网有说过会有真人扮演的npc,如果被玩家发现会有丰厚的奖励。

  “不是。”“哦……”郁垒有些失落,他还以为会被他逮到一个真人npc呢,从官网放出消息到现在,都没有人抓到一个真的。

  “不管了,我们先出去吧,你知道怎么出去吗?我走了半天没出去就碰到你了。”郁垒说。

  “嗯。”神荼当时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人的运气,然而……

  “哦妈的,这都是啥 ”

  “妈的又没出 ”

  算上今天这次的boss,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看到青年啥都没出了。

  郁垒把胳膊搭在了他肩膀上抱怨道:“你的设定是不是有非洲buff这一项,要不然我怎么自从遇到你之后就没出过什么好东西。”

  神荼在他靠上来的一刻有些僵硬,听到他的话后他在他庞大的数据库里搜索出了一句话。

  “你的欧气大概全用在遇见我上了。”

  他说完后郁垒瞬间僵住了,神荼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他的数据库里显示这句话应该只是个朋友间的玩笑,但青年的反应跟数据库里的不太一样。

  “哥,你出bug了吗?”郁垒问。

  神荼听后真的去检查一遍自己有没有出bug。

  “没有。”

  “噗,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的去查有没有bug了啊。”郁垒看他停顿了几秒才回复就猜到了他在干什么 。

  “你突然会说这种话让我有点不适应。”郁垒解释道,他从神荼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疑惑。

  “就你之前都那么高冷突然会开玩笑真的让人有点不适应。”

  “算了,走吧先去吃东西。”

  “好。”

  趁着青年走在前头神荼悄悄在npc频道里发了一句话给那个提醒过他的npc。

  【“你的欧气大概全用在遇见我上了。”这句话有问题吗?】

  【没毛病啊,怎么了。】

  【他说我说这句话让他很不适应。】

  【他?】

  【那个触发你的人?你性子这么冷突然说这种话真的会让人很不适应啊?】

  【哦。】

  【你……没有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吧。】

  ……

  【没有。】

  回复完这两个字神荼就立刻关闭了聊天界面,一抬眼正好看到一名ID为宁珊的女性玩家的手搭在了郁垒身上。

  “兄弟你特么搞了半天喜欢男的啊,你早说啊,我跟你求情缘你还拿别的理由搪塞我。”宁珊不经意间看了一眼神荼,感觉有些不对劲就把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收了回来。

  

  “什么鬼情缘,他是我触发奇遇给的npc。”

  “真的?”宁珊又看了一眼神荼,神荼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她刚刚产生了错觉。

  一个npc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表情,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很欧的。”郁垒以为她在质疑自己的欧气。宁珊撇了他一眼说:“得了吧,我刚刚才听帮里的人说你今天又没出东西。”

  “我走了,跟你呆久了我怕我也黑了。”应该真的是她看错了,还是不跟郁垒提了。

  “喂!”

  宁珊不再跟他跟纠缠,摁了传送技能就遛了。

  “你情缘?”神荼问。

  “没有,一亲友,之前问我情缘不我没答应她就没再问我了。”郁垒一边默默在帮里吐槽宁珊一边说道。

  “哦。”

  “走吧,去吃东西吧。”郁垒在收获一堆哈哈哈哈哈之后瘪了瘪嘴说道。

  游戏里的食物跟现实一样也会让人有饱腹感,包括味道跟现实中也是一样的。神荼知道郁垒很喜欢在游戏里吃吃喝喝。

  “要是现实也能吃的这么爽就好了。”郁垒突然说道。

  “怎么?”

  “毕业有段时间找不到公司就只能接一些活,你不是什么大公司的员工,就算你名校毕业人家也不会特别信任你,给的活又累又重,虽然价格出的还挺高的,但真的是累啊,那段时间作息和吃饭不太正常就落下个胃炎咯,然后就得忌口了。”郁垒咬着筷子说道,撇了一眼神荼见他似乎又在发呆忍不住说道:“诶你真的不是真人扮演的npc?”

  神荼停下了脑内关于怎么养胃的搜索摇了摇头。郁垒每隔一阵子就会问他这个问题,他都会如实回答。

  “你现在胃还好吗?”

  郁垒一愣明显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笑了笑道:“现在到不会疼了,就是忌口好难受,只能是在游戏里过过瘾了。”

  郁垒突然收到了一条私聊,是神荼发给他的,他一边疑惑一边点开了。私聊里带了一堆网址,随便点开几个发现全是关于怎么养胃的。

  “……卧槽你真的不是真人扮演的npc吗?”

  神荼没有说话。

  他是不是个人对他很重要吗?

  神荼觉得郁垒有点怪,似乎一直在试探他什么,问他是不是真人扮演的npc的频率也变多了。

  而且最近经常拉着他去刷什么双人任务和好感度。

  【被人拉去刷好感度是为什么?】

  【……你这个问题有点难到我了,我去问问。】

  【好。】

  又做完一个任务后他收到了回复。

  【我觉得你那个玩家可能是闲的。】

  【我问了一圈他们说那帮天天一起刷好感的玩家是一对的,你是npc这个可以排除。还有一种就是,你知道玩家跟npc刷到一定好感度可以做些(哔)事情npc还不能拒绝吧,虽然官网隐晦的放出过消息,但现在还没人攻略到这种npc。你那个玩家不喜欢男的吧应该。】

  【我不知道。】

  他可以查到郁垒的各种信息,出生年月,姓名。但他查不到性取向。

  【_(:з」∠)_哎呀,那你小心点】

  【……】

  【咳我开玩笑的,有几个npc见过你那个玩家,他们跟我说……他的行为十分的直男,所以你应该不用担心了。他大概真的只是闲了。】

  【哦。】

  “你怎么又在发呆?”

  神荼连忙关闭了聊天框。

  “没有。”

  “……额”

  “师兄!”一个萝莉体型的玩家突然冒了出来扑倒了他身上。“卧槽你快下来。”郁垒手忙脚乱地把她往下扒。

  小萝莉委屈地站在地上看着他。

  “缪肖我说你一个妖萝莉能不能不要这样子。你家江灶熙看到不得杀了我。”

  小萝莉瞬间变了一副脸。“你管我,江灶熙他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这么久一个情缘都没,男的也没女的也没,他都认为你是性冷淡了才不会把你怎么样呢。”

  “我日……”

  

  神荼看着两个人打闹感觉自己心里头又有了种熟悉的感觉,打开了一个情感检测器一看,又是那种名为“烦躁”的感觉。这已经不知道是最近第几次了,没次看到青年和他人很亲密时他都会有这种感觉。

  他很清楚他只是个npc没法插手青年和别人的交往,可每次看到还是会有这种感觉。

  他直觉告诉他这不对劲,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你最近有点不对劲诶…】

  【什么?】

  【你为什么对那个玩家那么上心啊】

  【……】

  【你……】

  【唉……如果没有最好,如果有你最好还是压着……被那个玩家发现或是被系统发现我觉得这两个没差。】

  神荼打下“我没有”三个字却迟迟没有发出去,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如果有那他应该早被系统发现了,如果没有为什么他现在会觉得心虚。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怎么知道。我特么就是一个有了自主意识的npc,你查一下?】

  他早就查过了,除了那条看到别人跟他亲密接触不爽中枪之外,其他的他无法确定。

  “神荼?你设定里是不是有发呆这一项啊?”

  “弄好了?”神荼问。

  郁垒点了点头:“嗯,没想到奖励是瓶酒,今晚喝喝看?”“你不留着?”他记得这个任务也算是比较少见的奇遇之一,任务奖励是一壶酒,至于酒有什么用他倒是不知道。他还没有闲到把所有任务触发条件奖励什么的拷下来 。

  “干嘛要留着……”郁垒的目光突然有些闪烁。“我又不知道这酒有啥用。”

  “走了走了。”见神荼还想说什么郁垒连忙把酒放进背包,一把搭在神荼肩膀上搂着人就走,他游戏里的身高要比神荼矮上一点,这么一搂身侧就靠在了神荼身上。

  神荼无心再去询问什么,就这么被拖走了。

  到了晚上郁垒没有选择下线,准备今晚就在游戏里过了,两个人找了间客栈要了一间有两张床的大房。

  门刚刚被神荼关上郁垒就迫不及待的掏出了那壶酒,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小杯子放在桌上,打开酒壶灌满。

  他把一杯递给了神荼,神荼想说自己是个npc喝了也没什么用,但郁垒很明显的看出了他想说什么,强硬地塞给了他,然后自己一口喝掉了另一杯。

  “这玩意还挺好喝的。”说着又给自己到了一杯。

  “嗯。”神荼小口小口地喝着,一壶酒大半是被郁垒干掉的,他没喝多少也喝得很慢所以等他发现郁垒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神荼……”青年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脸上是不正常的潮红,神荼一愣这才察觉出这壶酒里有什么料。他的设定有百毒不侵这一项,他重来没有担心过毒更没有了解过。而且这酒里的东西也不算是毒,只不过是一种增加某些方面情趣的玩意,所以他刚刚一直没有察觉。

  “郁垒。”“嗯?”郁垒抬眼看了他一眼。“神荼我好热。”

  “下线。”神荼想他赶紧下线,等buff时间过了再上。

  “不要。”喝醉的青年突然堵起气来。“你让我下线我就下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不下。”

  “郁垒……”神荼无奈的走到他身边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解除他身上的buff。

  “神荼你帮我。”郁垒突然拉住了他。

  “别闹。”神荼扯开了他的手,他觉得自己也开始不对劲了,他不是不会对任何药物有反应的吗……

  神荼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突然bug了。

  他来不及多想一边抓住郁垒的手一边快速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xxx】这个buff怎么解?】

  【诶这个不是那个号称是全服最十八禁的双人奇遇给的酒的buff吗,这个好像要双方好感度很高才能触发的。】

  【别废话】

  【玩家直接下线就行了,npc的话就emmm你懂的。不过你的设定是这些药对你没作用的你问这个干嘛。】

  【有作用】

  【啥?你出bug了?】

  【没有。】

  【等等是不是你那个玩家拉着你去做任务结果你们喝了。】

  【我他妈怎么跟你说的,别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妈的这就是个flag。你现在让他下线,然后你给我把那心思压的死死的,我跟他们想办法把系统糊弄过去。】

  神荼没有在回复他,再看完倒数第二条的时候他就把对话框关了。他不傻,他只不过是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被好友这么一说他也明白了自己到底有了什么心思。

  郁垒不肯下线,他不可能把他扔这不管,游戏设定太过逼近现实,他这个有自主意识的npc也起了反应。

  那点心思他不明白的时候还压的住,一旦明白后那点小心思就全部喷涌了出来,压不住的他知道。

  他知道自己现在想干什么,他也知道不管郁垒对他有没有那种心思他们都不可能,他甚至知道他明天可能就会被系统发现。

 【看评论】

  第二天直到中午安岩才醒过来。

  身上哪里都是酸的,但没有感觉到疼,安岩想起昨晚的事情不免有些懊恼,他的确是存了些心思,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个酒的作用有这么大。

  “醒了?”神荼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安岩误以为他是在想昨晚的事情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忍不住调侃道:“昨晚被上的是我吧,你这副表情让我感觉昨晚是我上了你一样。”

  神荼抿着嘴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跟以往一样,过了一会他才开口问道:“有没有不舒服?”

  “还好,就是酸。昨晚都让你停下了死都不听。”

  “抱歉……”

  “诶。”安岩突然凑到他面前。“都这样了你还不肯跟我说你是真人扮演的npc啊,是不是想不负责啊?”他其实早就不在意这个事情了,只是习惯性的又随口提了一句。

  只是他没有想到神荼的反应。

  神荼眼里瞬间多了些什么,他说不上来,但让他感觉很难受。

  “我是不是真人很重要吗?”神荼问。

  安岩意识到不对劲了,这么久的相处下来让他感觉到神荼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人,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认为了他其实是个真人扮演的npc。

  可看他现在的反应,似乎他猜错了……

  智能真的可能有自主意识吗……

  没等他问出口神荼突然就倒在了他身上,他吓得连忙扶住,神荼埋在他的颈窝处没有起来。

  “你没事吧??”安岩焦急地问道。

  “对不起……”神荼的声音很轻,像是濒死之人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说话。

  “喂,你别吓我。”安岩有些慌了,他的职业跟人工智能这一块有关,他很快就想起了人工智能出现自主意识就要抹杀这条规矩。

  “我爱你,安岩。”

  说完这句话的神荼松了口气,安岩就这么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渐渐变得透明,变成了一串1和0,然后在他面前消失了。

  ……

  “嘶……”安岩从梦中惊醒,盯着天花板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梦,伸手摸到一旁的手机摁开一看才四点半,刚把手机放回去就被人搂进了怀里。

  “又做那个梦了?”

  安岩顺势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闷闷地应了一声。

  就算这么久了他还是时不时会做这个梦,不论前面的剧情如何改变最后神荼都会消失在他眼前。

  神荼感觉到他心情不是很好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人抱得更紧了一点,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他的头发。

  那天神荼在他眼前消失后安岩立刻就下了线,踉踉跄跄地爬出了游戏仓,翻找出自己的电脑连上了游戏仓。他黑客技术不错,很快就直接入侵了游戏的系统,找到了属于神荼的那一串数据给拷了出来。

  但他不知道这串数据里还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神荼。

  拷完数据之后安岩上了一次游戏,他收到了一封系统邮件,大意就是出了bug所以需要修复他的专属npc过几天才会回到他身边。

  安岩没有去管,他又下了线。

  这个时代机器人产业已经十分发达,有些特殊的机器人甚至可以以假乱真,让人分不出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不过为了区分,机器人身上通常都会有个有个明显的特征。

  安岩跑去定了一个机器人,样貌体型什么的都是按照神荼的来,他有个想法,他想让神荼用机器人的身体活下去,他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他想试试。

  因为加了钱,安岩等了几天就拿到了机器人,他先将里面的程序全部删除,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神荼的数据导了进去。

  确认无误后安岩深吸了一口气才摁下了开机键。

  安岩紧张地等着他启动,直到“神荼”突然睁开了眼,他当时定制的时候连瞳孔颜色也是照着神荼来的,看到他眼睛睁开的一刻安岩的心跳漏了一拍。

  “神荼?”他小心翼翼地询问。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神荼是否有自主意识,是否还有之前的记忆。

  “嗯?”

  单单一个音节让安岩没法判断出他到底是不是属于他的那个神荼。

  他有些慌了。“那个,你……还记得什么吗?”

  “郁垒。”神荼突然喊了他游戏里的名字,安岩一惊,他知道神荼是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的,难道他真的……

  安岩突然感觉到了嘴上的温度,眼前的这个机器人吻了他,愣了几秒后他猛地反应了过来,抬腿踹了神荼一脚,他妈的竟然敢跟他装。

  那一脚根本没用什么力,就算用了力也不会对他现在的身体照成多大的威胁,神荼一把把转头就要走的安岩拉回来从他身后抱住。

  “安岩……”

  “吓我很好玩吗?!”他妈的他都快被吓死了。

  “对不起。”

  安岩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讨好,心里的火气瞬间没了,但仍然不想就这么原谅他。

  “安岩,我爱你。”

  “妈的……”安岩瞬间没了抵抗的心思。

  他妈的他难道还能把人赶出去吗。

  

 

  

  

  

 
  

  

 

  

  

  

  

  

  

  

  

评论(11)
热度(207)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