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齐风】我们云梦乐于助人(二 车)

改链  接被封了只能重发

  “师兄。”风无涯听到脚步声转过头,齐无悔端着一碗药走到桌前。“把这个喝了,不烫了。”“嗯。”风无涯把书反扣在腿上伸手接过,齐无悔怕他不小心洒了一直拖着碗底送到他嘴边。

    

    喝干净的碗刚离开嘴唇就被齐无悔接了过去。“腿最近怎么样?”

    

    “还没法站起来但是有感觉了。”自从那次脊柱受伤后他他的双腿便没了知觉,一年多以来师兄和门派为他四处求医都没能治好,没想到这次齐无悔带回来的方子竟是喝了几天双腿就有了感觉,虽然是痛觉,但还是让风无涯很高兴。

    

    “慢慢来。”

    

    “师兄这回的药方是哪来的?”风无涯问。

    

    齐无悔眼神暗了暗说道:“那次劝我下来见你的云梦弟子拖万圣阁的人找的。”

    

    “什么?”风无涯自然知道万圣阁的存在,一多年前齐无悔还为了万圣阁所谓的能治好他腿的圣药“背叛”了华山,那次齐无悔根本没能从万圣阁拿到任何东西甚至还被下了药,风无涯不禁怀疑那个云梦弟子是怎么拿到这个药方的,不是他不信任她,而是他不信任万圣阁。

    

    “这药……”

    

    “药没有问题,我找人试过了。”齐无悔说道。

    

    “那她……是不是跟万圣阁做了什么交易?”

    

    齐无悔摇了摇头。“她告诉说并没有……她似乎跟万圣阁少主关系不一般。”

    

    “之前那次你的解药也是?”

    

    “嗯。”

    

    风无涯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那就好。等我这腿好了就跟师兄去把一年前埋的酒挖出来喝了。”

    

    齐无悔看见他的笑容心里一软,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怕是已经动成冰渣子了。”

    

    风无涯笑了笑拿起膝盖上的书继续看,时不时和齐无悔聊上几句,无意中搓手的动作被齐无悔捕捉到。

    

    “冷了?待在华山这么久了还不会多穿点。”说着就拿了一件披肩给他披上,风无涯没有反驳说刚刚只是个下意识的习惯罢了。他来华山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华山的冷,早就不是那个被灌了几碗胡辣汤才肯跟齐无悔出去的小孩了,再说了华山里就属他住的地方的地龙烧的最旺了。

    

    “时候不早了。”齐无悔抽掉他手里的书,风无涯见书被抽走便放松身体往后一靠。“师兄抱我吧。”一副不抱我过去我就不休息了的姿态。

    

    “多大的人了,还要抱。”齐无悔无奈地弯下腰。“师兄以前不是天天抱吗,怎么……”风无涯的话在齐无悔打横抱起他的一刻戛然而止,齐无悔以前经常抱他是没错,可他忘了那都是小时候了,他忘记了齐无悔不可能再用以前的那种姿势抱他了,被抱起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这姿势有些太过于亲密了。

    

    “什么怎么?”齐无悔问道。

    

    “没什么……”风无涯耳朵有些发红,好在齐无悔并没有注意到。

    

    齐无悔把他放在了床上,拿着他肩上的披肩想去放好时撇到了枕头下露出一小节的笛子,他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送的,风无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你还留着。”

    

    “师兄送的……”风无涯说完觉得这话细听起来会有些不妥连忙加了一句:“材料也很难得不是吗。”“嗯。”齐无悔将披肩放好后走到床边替他整了整被子。

    

    “师兄今夜就留下吧。”

    

    齐无悔有一瞬间的犹豫,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了。”说完转身就走唯恐自己多呆一会就会忍不住留下。“师兄!”风无涯连忙去抓他的衣服,结果因为他走得太快离床边已经有了段距离,他这一抓虽然抓到了但也险些让自己摔下床。

    

    “无涯!”齐无悔连忙回身把他抱回床上,风无涯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齐无悔叹了口气说:“好,我留下。”风无涯的手略微松了松,但发现齐无悔又有要转身的迹象又抓紧了。

    

    “我去把那张躺椅拉过来,你床睡不下两个人。”

    

    听完这话风无涯的手是松开了但没有躺下一直看着齐无悔,那张椅子已经放在这里很久了,平常在上面窝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要在上面窝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肯定是腰酸背痛的。

    

    “师兄你还是跟我挤挤吧。”

    

    “不了。”齐无悔从柜子里翻出一床被子,想到刚刚搓手的师弟问道:“你冷不冷,还要被子吗?”“不用了。”

    

    齐无悔把被子放到躺椅上后就去把灯给熄了,灯光熄灭的那一刻风无涯心中再次生出一丝齐无悔要离开的恐惧感。猛地想起几天前那个云梦弟子离开时说的那句话。

    

    “风师兄你要是真的喜欢齐师兄的话就早点下手啊,要是被齐师兄跑了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像我就早早把人拐到手啦……”

    

    “还不睡?”

    

    齐无悔见他还撑着坐在床上问道,风无涯被拉回现实,抿了抿嘴,说:“师兄你过来一下。”“嗯?”齐无悔走到他床边,还未出声询问就被一股力揪着他的衣领往下拉,因为对眼前的人没有丝毫的防备导致他没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然后风无涯的嘴唇就覆了上来,他想推开却因为下意识的不敢用力没能推开。风无涯知道他没推开只是因为还没反应过来,于是便从揪着他的衣服变成了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师兄……我喜欢你。”他知道这话出口后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万劫不复。

    

    “胡……”闹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齐无悔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这个吻起了反应,对着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师弟起了反应。 

    

    风无涯见状搂着他的脖子往后,倒在了床上,齐无悔被他往前一带,怕自己压倒他连忙用手撑着,这样一来他也便没有了空余的手去推开他。

    

    “师兄……”

    

    风无涯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从脖子上滑下开始扯他的衣服,齐无悔听到他那声含糊不清的师兄后满脑子去他妈的江湖道义,他现在只想要这个人,在风无涯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后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断。

    

    齐无悔爬上床后渐渐掌握了主动权,风无涯见状便也停下了扯他衣服的手,将主动权完全交给他。

https://shimo.im/docs/JhUJMLjqrcsQK1K1

第二天醒来时看见自家师弟正笑着看着他的时候齐无悔满脑子他昨晚为什么没有走!!!

    

    “醒,醒这么早?”齐无悔想打破尴尬的局面。

    

    “担心师兄又一句话不留下就走了。”

    

    “师弟,昨晚是我……”听到齐无悔称他为师弟时风无涯皱起了眉头,撑起身子也不管身上的被子滑落,齐无悔怕他凉着连忙给他扯上来。

    

    “昨夜虽是我主动,但……师兄是想不负责吗?”

    

    “这话也是那个云梦弟子教你的?”

    

    “几日前武当派人来讨债,潇潇师妹把他们打发走了还拿到了几本武当萧居棠写的话本。”言下之意就是他随手拿来看了看。

    

    “师兄又想走吗?”

    

    “没有……”他这次回来准备治好风无涯的腿后就不走了。

    

    风无涯心里一喜,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要确定齐无悔的答案。

    

    齐无悔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知道自己没法再逃避刚刚的话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看见风无涯眼里明显的失落后,齐无悔把他搂进怀里,叹了口气说道:“别后悔。”

    

    若是自己陷进去后风无涯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不会。”

    

    两人在床上抱了一会后终于起了床,梳洗好后齐无悔看着他脖子上大大小小的痕迹思考了一会,还是把自己披风解了下来给他系上挡住脖子。

    

    挡上后齐无悔庆幸自己昨晚没有在他胸口上留下什么痕迹,否则这件碎空衫还真挡不住。

    

    抬眼见风无涯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齐无悔一阵窘迫。

    

    “老子去看看柳圣学那小子怎么还没把药拿过来。”

    

    齐无悔离开后没多久柳圣学就疑惑地走了进来。“你那齐师兄怎么突然跑去问药好没好?”“没事。”柳圣学还是有些疑惑,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风无涯身上的披风似乎很是眼熟,刚刚看到那个家伙的时候他身上好像并没有披风。

    

    “他昨晚留在这了?”“嗯。”风无涯没有隐瞒。

    

    因为风无涯一个小小的动作,露出了脖子的一部分,柳圣学一眼就看见了上面的痕迹,愣了几秒后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怒气冲冲的冲了出去。

    

    “齐无悔这个家伙!你腿还没好啊。”

    

    风无涯没有拦他,等他走后风无涯突然说了一句“来了?”。

    

    下一秒屋内的一扇窗被从外面打开,那个云梦弟子笑嘻嘻地出现在窗前。“风师兄。”风无涯还未搭话就听见了另一个声音。“快点。”

    

    “你还带了朋友?”

    

    云梦弟子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人转过头跟他说道:“你跟齐师兄说开了?”虽是疑问的语气但风无涯知道她肯定已经猜到了。

    

    “嗯。”

    

    “那风师兄我就走了。”云梦弟子往身边看了看说道。

    

    风无涯应了一声后,云梦弟子就将窗给关上,关上前他隐约看到了银白色的头发。

    

    齐无悔端着药回来的时候有些狼狈,嘴里还骂着柳圣学。

    

    “柳圣学那小子还敢打老子。”

    

    风无涯从他手里接过碗,想了想问道:“师兄,万圣阁少主是白发吗?”“似乎是,怎么了。”“没什么。”

评论(23)
热度(48)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