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双北】何香水x撒天才(ABO/双A)

_(:з」∠)_

ooc预警

掺杂了郁金香那期的剧情和脑洞。

_(:з」∠)_两个人都好攻就双A了(当然撒老师发神经的时候不攻。)

本篇为何撒,年下,本篇内不拆不逆。

(其实一开始想写互攻但,结果写着写着发现我还是想让何香水攻눈_눈)

何香水有点偏黑_(:з」∠)_何老师那个造型太他妈带感了。

这篇先放杂七杂八这个合集,过几天开电脑给双北专门搞个合集(「・ω・)「。


——————————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甄橙突然死亡的聚会上,而是在多年前。


他小时候父母虽未离异却也差不多,母亲虽是个omega却强势的跟个alpha一样,工作上也是如此,一头扎进研究所得工作里留在国内,而他跟着父亲留在美国生活。


他很少见到母亲。


17岁那年的假期,他跟父亲要求回国跟母亲呆一段时间,父亲同意了。


母亲亲自来机场接他去研究所,他不免有些受宠若惊,他没想到母亲会扔下研究所的工作特地来机场接他。


在研究所里那是何香水第一次看到撒天才,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已经是母亲研究所里的一把手了。他知道母亲对研究所,对她的研究有多看重,能在这个年纪成为所里的一把手不是天才是什么。


虽是天才,但也比他大不了几岁。交好后,他在那段日子里看到了他不同于工作时的另一面。


他在听到他母亲叫他香水宝贝后笑了他几天,甚至故意对着他叫了几声“香水宝贝。”


那一刻,何香水发现他可能对眼前这个alpha有了好感。


是的,他一个alpha对另一个alpha有了好感。


常年在国外的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对于现在相对来说还算保守的国内就不一定了。他们相处的日子不长,他无法确定撒天才喜欢谁或者什么的。


他只发现这人似乎对这方面毫不在乎,有次有个omega找他,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站在一旁的何香水都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靠的很近的撒天才毫无反应。


alpha要是感觉到别的alpha带有一丝威胁的信息素的话都会有些反应。


他故意这样做过,虽然没有放开手脚但他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假期结束他也没能摸清。


后来他没有再回过国内,反倒是他母亲似乎觉得自己可能亏欠了他什么,后来会时不时的到国外去看他和父亲。


再后来他自己弄了个香水公司,也就更没有时间回国了,17岁时候事情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直到他母亲突发意外被火烧死,他收到一个神秘的箱子和邀请函,这让本就觉得母亲的死没有那么简单的何香水加深了自己的怀疑,收拾好东西回国赴宴。


就是这次的聚会上他又看到了撒天才。


他似乎没有怎么变过,何香水看到对方眼里的疑惑时就知道他不记得自己了。


他本想趁聚会搞清母亲为何而死,然后再去找撒天才聊,没想到突发意外,甄橙死了。


众人开始搜查,他找到的东西里验证了母亲的死不正常,他还在一个人的房间里搜出了一瓶纯黑毒素,从他母亲说过的有毒的黑色郁金香上提取出来的毒素。


这瓶东西在撒天才的房间里。


他产生了怀疑。


他不相信,所以在众人讨论时拿出了他搜到的证据,质问他。


“Look at me,baby.”


众人只当他在国外呆的久了,习惯性将这么亲密度词语挂在嘴边,只有何香水知道自己当时那句话并不单纯。


“何香水在他整个质疑我的过程中不敢跟我对眼……”


被怀疑的人都会反驳,撒天才也不例外,同时何香水不敢看他的情况让他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怀疑。


更何况对方身上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何香水听到这话便看向他,目光对上的一霎,他下意识的撇开。


不是心虚。


是心悸。


是一种压了很多年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又出现的悸动。


“我个人怀疑今天的事情有两种可能……”


……


撒天才很早就呆在了研究所,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他即对气味很敏感也很不敏感。


他发现自己如果不仔细去分辨就分辨不出对方究竟是个alpha还是个omega。


不过这件事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他也就没有在意过,与其纠结怎么分辨别人气味,还不如专心分辨化学试剂的味道。


他在聚会上看到何香水出现的一刻就突然闻到了一种有些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他很快就认出何香水是个alpha,但他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出现过一个alpha,一个能让他记住气味的alpha。


后来宴会上的事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再去多想,搜证过程中他发现安教授的死不对劲,同时他还发现了疑似可以证明何香水这个人身份的证据。


“香水宝贝,你跟安教授是什么关系?”


他翻出的信件中安教授就是这么称呼对方的,他在质问时下意识的也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他才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称呼他好像听过,甚至在之前还叫过。


他不免又回忆起来,也就错过的了何香水听到这个称呼时候的表情。


……


何香水以为对方想起他了,结果这话说完后撒天才毫无表示,等着他说出跟安教授是什么关系。


“安教授是我的母亲。”


撒天才似乎真的不记得他了,何香水想。


……


杀死甄橙的凶手找到了,已经移交给警方,他也找到了害死他母亲的凶手,就是甄橙,可甄橙已经死了他没有办法再去追究,只能说上一句罪有应得。


尘埃落定后他也没什么借口留在国内,他要回美国。


走出他母亲原先住的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撒天才。


“有事吗?”他问。


“我们是不是认识……”


撒天才问,他回去想了几天终于想起了好几年前一向工作狂的安教授有天突然请假外出,回来时后边跟着一个混血的少年,他那时候还未发现自己分辨他人性别有障碍,以为对方就是个beta,他那时候也没有刻意去询问他和安教授的关系。


再后来,那个少年走了,再也没有来过他也就忘了。


“在几年前。”何香水没有反应,他又补充道。


……


“嗯,好久不见。”


end


评论(5)
热度(56)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