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贺文】《超时空同居》



-0:00-


【荼岩48h产粮活动】


大噶好,我又是第一个(「・ω・)「嘿

(我的肝有点疼今天压着死线写完了。)

梗大体来源超时空同居。


————————

  一只手探出被窝摁掉了吵闹的闹钟,安岩把手缩回了被子里继续睡,没过多久闹钟又再次叫了起来,他知道第二个闹钟意味着不能再赖了,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坐了起来。


  坐了那么几秒钟后安岩努力让自己清醒了一点,摸出眼镜带上下了床,习惯性的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了看这间狭小简陋的出租屋安岩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感慨生活的艰难。


  安岩突然听到清晰的门锁转动的声音,但他没有在意以为是隔壁邻居出门回来了,他还在想隔壁竟然有这么早出门又回来的一天,会不会昨晚就没回来。安岩脑内无限跑着火车,直到自己家的门被打开。


  屋外的人也是一愣,安岩看他也就刚成年的模样,怎么年纪轻轻就干入室盗窃【????】这种事情,随即他又想到对方见家里有人不会灭口吧。


  外头的人愣了几秒,就把门关上了,安岩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楼道内空无一人,走的这么快?


  他退回餐桌前,拿出手机想了想要不要报警,门突然又被打开了,安岩吓得手一抖手机直接飞到了门口那个人的脚下。


  那人弯腰捡起他的手机,突然有些疑惑,但很快把手机递还给了他。“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还有你手机时间是不是设置错了?”


  “我还没问你怎么有我家钥匙呢。”安岩反驳道,听到他后一句话时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又看了看自己手机的时间小声嘀咕道:“没设置错啊。”


  “怎么没。”那人说着就往前走了几步,安岩没有往后退,他感觉眼前这人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明明一开始他还在想他会不会杀他灭口啥的。


  手指点在日期的年份上说道:“这里,你这是2x18,今年是2x11年。”


  安岩见他说得一本正经还怀疑了一下自己。“大哥……”不对,眼前这人一看就比自己小。“咳,小老弟你没生病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有我家钥匙的。你一大早擅闯民宅,还说今年是七年前,换个人早把你扔出去了。”


  “不对……”男孩突然跑到门外,看了看门牌又看了看走道。“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他小声说着,似乎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房内有人,而且这间房子完全不像是他住的地方。


  是的他刚刚略微少了几眼,虽然大部分的摆设没变,但很多细节跟他摆放的习惯风格是完全不同的。可看楼道和门牌号他又确定自己没有认错。


  “啧,你看清楚这个门牌号。”安岩走出门想指给他看,结果发现楼道中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这啥时候有个这么大的纸箱了,昨天晚上谁放这的?”安岩看着楼道上突然出现的纸箱说道。


  “隔壁搬家,放这好几天了。”


  “你别瞎说,这家人几天前刚刚搬完所有东西,我还帮他们搬过。”安岩摆了摆手,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楼道的布告栏处。


  上面除了各种小广告外还有一张白纸,最顶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通知”


  安岩知道这里昨天是没有这张纸的,以为居委会又作妖了,凑近去看,前边都很正常,直到他看到了最右下角的日期。


  2x11年 x月x日


  “这日期错了吧?”安岩发出了跟男孩一样的疑问。


  “什么错了,我昨天刚打印出来的贴上去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出现,一大妈从楼上走了下来,安岩没有见过她。


  “这个日期,今年不是2x18吗?”安岩指了指问。


  大妈斜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等等,你住哪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大妈突然警惕起来,安岩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住的地方。


  “不对啊,这里是个高三的小孩住的在,还是一个人住你怎么可能住这。”大妈越看越怀疑,掏出手机正要打110。


  男孩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拉着安岩对着大妈说道:“阿姨,这我一表哥,他这个人比较喜欢开玩笑,你别介意。”


  大妈疑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安岩,最终还是信了把手机收了起来。


  “哦……对了,神荼你过几天上我那吃饭,你一个人住肯定没法做太好的菜。”


  “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


  神荼把安岩拉回了屋里。


  安岩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拿出手机看日期,没有变依旧是2x18,他不信邪想再去确认一下通知上的日期,他拉开了门,门外的场景又变了,放在过道里的大箱子没了,楼梯口旁的布告栏上空空如也,这才是他熟悉的楼道。


  在他身后的神荼也发现了变化。“你先进来。”安岩听了他的话把门关上了。


  “这什么情况?是你穿越了还是我穿越了?”他能想到的符合现在情况的就只有穿越了。


  神荼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径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安岩注意到过道里的箱子和布告栏上的通知又回来了。


  “我去……”安岩似乎有了一点头绪,他说道:“是不是你开门跟我开门外面是不一样的……”


  神荼这回回话了。“嗯,你开门是七年后我开是七年前。”“我天……”安岩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看时间,他在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2x18年,结果这一看他就发现……


  “我日!我他妈兼职又泡汤了……”开门关门几次不知不觉已经耗掉了很多时间,他一直没有察觉,也忘了自己今天早起是要去做一份新的兼职的,对方给他这个兼职机会的时候就说了,没有提前说明,第一天绝对不能迟到,第一天都迟到话以后也不用去了。


  “算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安岩,今年20,大四学生,那应该是高三吧,我刚刚听你那边那个大妈说的。”


  神荼微微一愣,似乎没能接受眼前这人的转变速度,莫名其妙两个时空的人见面,自己也算是间接“害”他没了兼职,上一秒还在抱怨兼职没了的人下一秒就开始了自我介绍。


  安岩看着他的表情就猜出了他在想什么,很多人都说过他似乎很容易接受现实,换句话说就像是比较乐观。只有安岩自己知道,自从家里出事后他就明白了有些事你再怎么怨天尤人,你都得接受,你没法去改变这件事,你只能继续过下去。天天怨这怨那,死气沉沉的和“乐观”地过下去中安岩选择了后者。


  不过他没兴趣跟任何人说这种事情,包括眼前这个刚刚认识的小屁孩。


  “神荼,B大附中高三生。”


  “哦……”安岩记得这个中学应该是他们市最好的中学,就在他住的房子旁边。“你们今天不上课吗?”虽说是周末,但他高三的时候周末也不放假的。


  “刚开学,说第一周先放个周末。”


  “哦……嗯……你要不要吃早饭?”安岩问他,他自己本来想去兼职路上买点吃的结果兼职凉了,想起家里应该还有点面条可以煮就准备在家里吃了,时间挺早的也不知道神荼吃没他就问了一句。


  “我吃完回来的。”神荼摇了摇头,他早上准备去外面吃完早餐回家看书的,结果一回来发现家都变了。


  他都这么说了,安岩就跑到厨房给自己煮早餐去了,神荼想自己现在出去也不知道去哪好,干脆就继续自己原先的计划。拿了本数出来,好在他在外边吃完早餐想起有本书扔学校了就顺路去了一趟学校拿书,否则他现在就得干坐着了。


  安岩煮到一半,想了想还是准备问问要不要给他弄一点,从厨房探出头一看他竟然看起了书,安岩眯了眯眼看清了书封面上的字。一边感慨自己当年高三都没这么拼一边缩回了厨房。


  做好之后安岩本来想窝在厨房吃的,毕竟人家在外面学的那么认真,可是厨房窝着难受他还是跑回了客厅。


  神荼抬眼看了看他就又看起了书,安岩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现在这间屋子是他住的,而神荼没办法回到他住的那个地方,那么神荼的东西岂不是都留在了那?


  “诶,那个,你家里有没有书啊……”安岩问道,眼前这人还是个高三生,要是复习资料什么的在他的那个家里没法拿就很麻烦。


  “有几本,其他的基本都在学校。”“那还好……你书都放学校,你是住校?那你还租房子。”安岩问。


  神荼说道:“不住校了,刚搬出来还没怎么搬书。”“哦……”安岩咬着碗里的蛋想着要把哪里空出来给神荼放书,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这间屋子是两房两厅,他是一个人住并不觉得小,特别是卧室还挺大还有张1.8m的床睡得贼舒服。


  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他是经历过狗比高三的,自然知道有多累,他忍不下心把人扔去睡沙发,也不可能去睡地板,但现在,一是没有地方放床,二是对方一个高中未毕业小屁孩,他一个生活费还要靠打工的穷苦大学生哪有钱买床。


  一米八的大床睡两个人是没什么问题,他没啥问题,就怕神荼不习惯和人一起睡,安岩怕影响他。


  就算不买床,也还要买被子,日用品什么的,安岩有点担心他的钱够不够,现在对于神荼来说是七年后,七年后的物价……emmm


  想了想自己这个月剩的钱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救济”一下别人的,不会导致救济之后自己没钱。


  “待会出去买点日用品什么的吧,你今晚睡床。”安岩说道。“你呢?”“沙发或者打地铺吧。”安岩说,“总不可能让你睡沙发吧。”


  神荼其实很想说可以的,但安岩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拍定了,然后迅速吃完面说带他出去逛。


  他本是想窝着看书的,但安岩的态度很强硬,说这他妈才刚高三就这么紧张干嘛,甚至十分幼稚的威胁他要是不跟着,被套什么的给他买那种贼幼稚的。


  两个男的逛街买东西自然是很快的,被套被子这些是神荼自个掏的钱,他买完之后安岩问他还有钱吗,神荼愣了一下,半天没开口,见这样安岩就知道这娃多半是没多少钱了,这刚开学不久,向家长要钱是不太可能了。


  安岩算了算自己多一个人的饭钱他还是承受的了的。“你中午晚上回来吃饭吧,反正很近,你也没必要一直窝学校学。早上我没课可能起不来就没办法了。”安岩耸了耸肩。


  神荼有些纠结,他并不想麻烦人,但现在好像靠自己是真的没法过下去。“麻烦你了,我拿到生活费就还你。”


  “别别别。”安岩连忙拒绝。“这钱难算死了,别搞我,真的。”


  他态度坚决神荼也不好继续要求,钱是不可能不还的,他们又不是什么关系,他准备想办法打探一下价格还他。


  买完被子他们准备去买些日用品,走到一半安岩突然顿住了 ,转头看向他说道:“我觉得我们傻逼了……既然现在贵我们为什么不去你那边买。”


  “嗯……”


  双双沉默。


  于是他们决定,下边的东西全部去2x11年买。


  安岩是大学之后才来的这边,出去之后就忍不住将附近的建筑物跟七年后对比起来。


  “这边原来是咖啡馆啊,这个小超市竟然这么早就在了,嗯……依旧是一副要倒闭的样。”


  买完日用品,安岩也顺带把一个星期的菜也给买了,比起七年后是便宜了一些。


  安岩让神荼去自己把床铺了,自己去把午饭做了,他做完饭后在厨房里对着外面喊开饭了,结果没人理他,安岩顺手关上火疑惑地走到房间。


  他原先的床单被子什么的被堆放在两张椅子上,大床上只有一张新床单,然而……铺的不咋地,部分床单没有压在席梦思下,而有一个角就是压了太多在下面。安岩算了算时间,他估计神荼一大小伙子饭量也挺大的,就搞了四个菜,大概花了十五分钟左右吧,很明显这十五分钟里神荼只把他的东西清开外加铺了个床单……嗯……好吧铺成这样跟没铺差不多。


  神荼面上也带着尴尬,安岩让他去把菜和饭乘好端出来,神荼没说话就赶紧出了房间。


  安岩把床单抽出来重新搞好,他估摸着神荼多半是纠结了半天把他的被子和床单堆哪,他是让他直接放地上就行房间是木地板他昨天也刚打扫过不觉得有什么。神荼可能还是觉得地板脏,还特地跑去搬了两张椅子还把椅子擦干净了。他家没多少椅子,这两张椅子他大概八百年没用过了,放在名为书房其实是杂物间的屋子里落灰,神荼估计找椅子都废了点时间。


  这么看来,神荼这小孩有点洁癖?


  床单搞好后安岩顺带也把被子套进被套,跟枕头一起放在床上摆好。


  走出房间神荼已经默默地吃了起来,安岩拿起碗筷,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咳,不会弄这些很正常的,我宿舍就有个从小被宠到大的,大一的时候还是他爸妈过来帮忙铺床收拾衣服的。”


  神荼听到他这话猛地抬起头,嘴唇动了动想解释,没说出口又低下头去吃饭。


  安岩觉得自己从他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到了“我没有我不是”的表情,还带了点委屈,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这个年龄的男孩都挺要面子的,还特不喜欢解释,他自己当初就是。


  “开个玩笑……我收拾好了,你中午要不要睡一觉。哦对了,你的衣服……”安岩一拍脑袋,他怎么忘记了神荼衣服这茬,虽然他刚搬外边一个星期,但家里肯定有衣服在,现在没了他要怎么办。


  “我还有些在学校。”神荼说道。高三提早一个月开学,学校附近房子紧俏,他这住的还是近开学才谈了下来,前一个月他都是住校的,衣服这个星期搬了一点但还有一大部分在宿舍。


  “那行……你下午去搬回来吧,衣服多不,要不要我跟着去搬。”安岩问。


  “不用。”


  “那行。”


  吃过午饭神荼被安岩赶去睡觉,神荼乖乖听话了,等躺在那张原本不属于他的大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一个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人操心了,仗着现在看来他比自己大两岁,跟个老妈子似的操心。


  神荼突然“嗤”地笑出了声,笑完之后发现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没理出头绪被子往身上一扯,睡觉。


  神荼在房里睡得舒服,安岩窝在窄小的沙发上难受的不行,沙发很小,他一个大男人躺在上面转个身都要小心翼翼的,就怕滚下去。安岩还真怕自己滚下去,搬了几张椅子放到沙发边,想着自己滚下去还能有个缓冲。


  他中午是有睡觉的习惯的,但是他今天在沙发上躺了半天,困的眼皮子打架却还是没能睡着。


  沙发实在是太难受了,这沙发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以往只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上面不会靠近闻,现在略微偏头就能闻到沙发套上的味道,虽然不丑,但这种味道真的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安岩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洁癖,他躺下半个多小时才勉强睡了过去。他刚睡过去没多久,房间里的神荼就醒了,他打开房门发现外边静悄悄的,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响走到客厅就发现安岩憋屈的窝在沙发上睡着。


  神荼看了看他,想着房间的床很大睡两个人不成问题,准备等他回来的时候跟安岩提议一起睡。


  他一个人占着大床害的他睡沙发他有点过意不去。


  神荼给他留了张纸条就出门去学校宿舍搬衣服了,书他是准备全部放学校了,反正放得下,搬回来要是到时候他突然又回到了七年前的屋子咋办,衣服这种东西还能买,那一堆书可难买了。


  等他回去打开门发现原本摆在沙发旁的椅子已经放回了餐桌旁,他就知道安岩醒了,关上门往里走就听到了厨房抽油烟机运作的声音。


  里面的人听到了开关门的动静,探出头来说道:“你拿完东西了?你自己找地方放吧,放完出来吃饭。”


  “好。”


  神荼把衣服整理好安岩也正好做完了菜。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吃着饭,安岩拿出手机刷微博,下拉松开,一条最新的热门微博出现在他眼前,安岩本想直接划过,却被图片吸引了目光。


  有两张图,都是两张十块钱纸币,一张的发行年份,一张是钱的编号,发行年份,编号一模一样,其中一张钱显得非常的旧。


  图片配的文字标题是【震惊!两张编号一模一样的纸币,经专家鉴定,其中一张已使用了有至少有7年。】


  要是以往安岩绝对会吐槽这个uc标题部的标题,但这次不一样,他认出了其中较旧的那一张纸币,是他给出去的。


  他会一眼就认出来是因为今天给出去的时候才发现纸币上有人画了几个造型奇特的火柴人,很小所以他给出去的时候才发现。


  而现在他在图片的纸币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火柴人。


  “……蝴蝶效应……”安岩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几个字,他不知道自己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去过去会发生些什么,神荼一个过去的人来未来对以后的发展估计不会照成什么影响,毕竟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他去过去就不一样了,他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改变这七年间的任何事从而影响到以后。


  安岩感觉到了后怕,这一次只是相同的纸币,可以有比较正常的理由糊弄过去。这件事估计最终只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点,时不时拿出来说一说,并不会照成什么其他的影响。


  但他其他的举动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神荼注意到安岩的脸色不好便问道:“怎么了?”安岩回过神来,舔了舔嘴唇勉强冷静了下来,扯出一个笑容说:“没什么,只是我以后还是不要跟你去七年前了。”“嗯?”安岩抿着嘴,过了一会。


  “蝴蝶效应知道吗?”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这是蝴蝶效应最简单的阐述。


  短短一句话就让人感受到了不可思议和恐慌。


  这四个字一出来神荼就知道安岩的意思了。


  安岩怕自己这番想法会吓到他,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也没多大事,我以后不去就行了。本来还想让你去买彩票然后把钱给我呢,暴富的愿望泡汤了。”


  说完见神荼低头吃饭他就觉得糊弄过去了,也不再提。


  神荼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他被提醒之后想的比安岩还多,蝴蝶效应已经产生了,不是安岩不去七年前就能阻止的了的,在他们见面的那一刻起,蝴蝶效应就开始了。


  神荼突然想起自己今天收拾东西在房间里看到的相片,一家三口,中间的小男孩应该就是安岩,年龄大概在十三四岁左右。


  除了这张他还看到了几张其他的合照,但照片中安岩的年龄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为什么没有长大之后的?


  “想啥呢?”安岩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神荼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吃完饭了一直在咬筷子。“咳……”有些尴尬地咳了一下。


  安岩从他手里拿过碗筷,神荼抬头说道:“晚上一起睡吧?”安岩猛地一抬头看向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神荼不明白他怎么了但还是解释道:“沙发不好睡,反正床大。”


  “哦……你不嫌什么就行。”安岩说道,然后在心里狠狠地甩了几巴掌,他刚刚在脑补什么,人家一七年前的高三生能懂什么,妈的自己最近一定是被网络污染了,神荼刚刚说一起睡的时候他竟然以为对方要做什么。


  安岩嘴上说着没什么大事但心里还是很担心,收拾完东西他就窝在沙发上疯狂地刷新那一条微博的评论。


  部分人都觉得是当年的失误,但也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不是失误,不说机器的错误率几乎为零,就算是真的错了,怎么日期和编号都出现了差错跟七年后的一张纸币一模一样。但是这些人又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说服别人。


  安岩看了评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会有事的……


  安岩看向坐在餐桌旁看书的神荼,他房间全去摆那一张大床了根本没地方摆桌椅,神荼只好坐餐桌了。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天安岩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没了,他刚醒过来的时候脑子还不是很清醒,看到旁边的枕头和自己竟然窝在床的半边还懵了一阵子。


  拿过手机看了看,早上八点,安岩觉得自己应该是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神荼手机的闹钟声,然而并没有被吵醒。


  前一天睡觉前安岩还在想着关爱高三学生,要不要爬起来给人做早餐,现在看来……算了吧,大学四年他已经被养的不可能六点起床了,只能让神荼自己解决了。


  说真的安岩并不确定神荼中午会不会回来,他俩手机无法互相通话,虽然前一天有说让他回来吃但安岩知道不是没有学生中午不吃饭不睡觉窝学校的。


  所以安岩做好菜等人的时候莫名有种自己是那种等待丈夫归家的女人……


  安岩脑子里的小人一直在打自己脸,这什么鬼形容。但他真的不得不承认门被打开的时候他真的有点高兴。


  大概是他真的太久没有过这种等人回家的感觉了……


  自从家里出事后。


  安岩仰头眨了眨眼,想着还是找个时间回去看看那间房子吧,他已经很多年没敢回去了。


  “怎么了?”神荼问,他怎么觉得安岩表情有点不对劲。


  “没事啊,我去拿碗筷。”说着起身往厨房走。


  他这个“没事啊”让神荼更怀疑了,但他没有去多问。


  一转眼过了几个月,这几个月里两个人想尽一切办法蒙混过了两边的熟人。主要是神荼那边的,安岩这边的朋友也不怎么会跑来他住的地方。


  神荼那边,比较多的是他妈,说了几次要来看他,神荼拿着手机说话安岩在旁边疯狂的出主意,有次还不小心被神荼母亲听到了声音,还被问旁边是谁。


  神荼解释的时候安岩还在脑内跑火车,他要是个妹子神荼母亲会不会直接以为神荼在早恋。


  见神荼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他问道:“糊弄过去了?”“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要不然哪几天把东西收拾了我把我的东西全部搬去酒店住几天。”


  “没用的,我妈怕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里是两个人住的。”神荼摇了摇头,他可是见识过他妈的功力的。


  “啧,也是……我初中时候有小女生递过情书,我没接,但第一次收到心情总会有那么点不对嘛,结果回家就被我妈看出来了,当时我妈……”安岩突然顿住了。


  神荼偏头看向他。“嗯?”安岩的表情有点不对,他想。


  “然后就问我是不是早恋了,反正有时候真的觉得她们跟福尔摩斯似的,我出去买点东西你要跟着吗?”安岩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迅速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了。”


  “那我出去了。”安岩回房拿了手机和钥匙就出了门。


  他其实根本不需要买什么,只是怕接着刚刚那个话题聊下去神荼会详细的询问他的父母。


  他找了间店坐着,看着快到晚饭时间他才回去,回去的路上他还是买了点东西,毕竟他找的借口是买东西。


  或许是有些心虚,怕被看出来,他一开门就说道:“妈的,这玩意附近竟然没有,跑了好远才买到。”


  神荼看了一眼就撇开了,安岩赶紧溜回房间把东西放好。


  不对劲……那些东西明明是每个超市都很常见的,为什么安岩说附近没有。


  


  高三狗的寒假假期非常短,也就春节那几天多一点,神荼再怎么拼也是要回家过的,他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安岩完全没有准备收拾东西的想法。


  大学生相对很自由,安岩他们学校也早就放了寒假,他却一直没回去,都快春节了也没有动静。


  “你不回家?”神荼问。


  安岩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没离开过。


  神荼走后安岩又回到了一个人独占大床日子,第一个晚上的时候他却失眠了。他感觉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又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


  他好像一直在逃避一个事实,那就是神荼迟早会离开,他们两个人不是一个时空的,他们差了七年。


  安岩有想过要不要去找七年后的神荼,但是对方多半不会知道他,而且他认识的只是七年前的神荼,现在都那个对他来说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第二天醒来,安岩坐在家里感觉浑身不舒服决定出去走走。走到一家商场闲逛时他不经意间抬头看向了商城外边墙壁上的大屏幕。


  似乎是个介绍的视频,而被介绍的人他在熟悉不过了,是神荼,或者说是现在的神荼。


  视频他看的并不完整,只是大概了解到他是个很厉害的商人之类的,安岩有些怀疑这真的是现在都神荼吗。


  他之前问过神荼以后想考什么大学,神荼说想考刑警学院,但是考哪里的还在想,他能感觉到神荼的愿望很强烈,所以七年后的神荼为什么不是个警察。


  安岩偷偷查过国内几个比较好的刑警学院当年的录取分数线,跟神荼的成绩对比过,被录取是没有问题的。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神荼,按理说应该也不会造成什么不一样的后果啊……


  安岩很想打电话告诉神荼,但他发现只要神荼离开了那个屋子他就根本联系不上对方。


  神荼打开门的一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门没有锁死说明安岩在家,但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抽了抽鼻子,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酒味。他担心安岩出事,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门完全被打开他才发现家里不是一片漆黑,电视开着在,而安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瓶酒。


  神荼看不清是什么酒,但他看清了桌面上还有几个瓶子。


  “你……怎么回来了?”


  安岩脑子有些晕,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个时候神荼应该不会在这的,要是知道对方这时候会在这他也不会喝了。


  神荼没有说话,打开了灯关好门行李扔在一边走到他面前就要抽出他手里的酒瓶。


  “诶,你干嘛?”


  “别喝了。”


  “咳……熏到你了吗?”安岩问。


  “你喝醉了。”神荼说道。


  安岩不在意地笑了笑:“啤酒来着,没啥事。”


  见神荼还是想拿走他的酒安岩抿了抿嘴说道:“你不用管我……不喝点我难受。”


  神荼松手,同时拿起一旁没有开过的酒瓶和开瓶器撬开盖子后灌了自己一口,动作迅速到安岩没来得及阻止。


  “卧槽,你未成年喝什么酒。”他自己烦心想喝酒,不代表要带着一高中还没毕业的小孩喝啊。


  “我成年了。”神荼淡淡地说道。


  安岩回忆了一下,神荼好像跟他说过自己生日是在十一月,好像是真的成年了……


  “哦,那你喝吧。”最后的借口都没了他也懒得去阻止了,说完又灌了自己一口。


  两个人安静了很久,安岩突然开口说道:“我妈……就是在刚过完年的时候走的。”神荼心里一惊,他又想起了安岩房间里的合照,只有十三四岁时候的安岩的合照。


  “我爸前一年六月份的时候出任务牺牲了,据说是情报有误,民房里还藏了一个人他们不知道,那个人见同伙被抓知道自己也是死路一条就……当时是两个省联合抓捕,另一个省有个人也牺牲了……好像是个姓秦的警官。”


  那天晚上安岩跟他说了很多,安岩很清楚自己没有喝醉,他只是想单纯的想找个人说说,或许也有点酒精的作用在里面他那时候已经顾不上说这些会不会对未来照成什么影响了。


  当然他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就后悔了……妈的喝酒误事。


  好在两个人都默认当昨晚啥也没发生过,他也没有很尴尬。


  但安岩一直在纠结一件事,他在纠结要不要告诉神荼七年后的他是个什么人。


  他还在纠结的时候现实帮他做了决定。


  “安岩……”


  “啊?”安岩听到神荼叫他连忙转头,他发现神荼脸色不是很好,眼睛一直在往阳台的方向看。


  “你没事吧?”安岩走过去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摸到了一手的冷汗。


  “楼下。”


  “楼下咋了?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这个时间段的我在楼下……”


  “啥?!”安岩没心情去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神荼的脸色越来越差,他在想要不要把人送去医院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安岩看了看他,确认他还能撑得住后走去开了门,门外是个戴墨镜的男子。


  “神荼让你下去。”男子说道。


  安岩下意识地看了眼屋子里的神荼,下一秒就反应过来这人口中的神荼不是他家里的这个。


  神荼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他点了点头。安岩拿上钥匙带上门,跟着他下了楼,楼下停着一辆车,男子示意他上车。


  安岩上车后在后座看到了神荼,七年后,这个时空的神荼。


  神荼靠着椅背,见他看过来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安岩想起家里那个神荼难受的样子。


  对方肯定是知道七年前的自己在他家才会派人上来找他,七年前的神荼很明显的受到了影响,而眼前这个似乎完全没有事。


  没道理一个人有事“另一个”人没事,眼前这个怕是装的。


  “找个地方吧。”神荼说道。


  安岩一愣,猛地反应过来两个人靠近会有不良反应,想起家里那个脸色不好的人他连忙点头。


  神荼让人开车远离了这边,然后告诉安岩他和神荼,也就是七年前的他不能再有任何交集。


  安岩听到这话下意识想问为什么,但他问出口前就闭了嘴,没有为什么,他们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他早就知道如果不想出事他们两个迟早得分开。


  “……是……改变了什么吗?”安岩问。


  神荼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想了想才说道:“嗯,不是什么大事,但在这么下去会出事。”


  “哦,他要怎么才能回去。”安岩问。


  他早就知道有这一天的,也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为什么还是很难受。


  “你们同时离开,在各自的时空逗留几个小时就可以了。”神荼说道。


  “那行,那我走了。”安岩看起来十分的冷静。


  他们换的地方离安岩家有点距离,神荼说要不要送他,安岩拒绝了。


  “不用了,我走回去。你们距离太近他会很难受。”


  安岩回到家的时候神荼正坐在沙发上。


  “你没事吧?”神荼问道。


  安岩摇了摇头,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说道:“你该回去了。”


  ……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神荼开口问:“怎么做?”


  ……


  两个人收拾好了东西,安岩看着神荼拉开门走了出去,神荼没有回头看他,他也挺怕神荼回头看他的,他那时候的表情肯定很不对劲。


  “再见……”


  “嗯……”


  怕是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安岩想。


  神荼出门十分钟后安岩打开门,门外空无一人,安岩叹了口气,锁好门下了楼。


  他们出门的时候是中午一点,两个人说好各自六点回家,五个小时应该足够了。


  安岩不得不承认他在打开门的一刻还在期待,发现家里没人的时候他搞不懂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失落。


  他那天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直到迷迷糊糊睡过去再到半夜醒来都没有看到家里多出一个人。


  他知道神荼是真的回去了……


  安岩有些颓废,他感觉脑子乱的很,像是多了很多东西在脑子里,他摸着墙走到房间,躺倒在床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他碰见神荼和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全都是梦。


  他想了想如果有神荼的经历是真的,他现在感觉脑子乱估计是神荼回去之后改变了什么。


  但神荼以前跟他没有任何交集,他家离他以前的家隔着一个省,他改变他自己的未来怎么会影响到他身上呢。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考,安岩摸过手机一看,他被上边的备注吓到了。


  老爸。


  什么情况???他父亲不是牺牲了吗????


  安岩颤抖的接通了电话。“喂?”


  “臭小子你怎么才接电话?”


  安岩听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的那一刻鼻子一酸。“刚,刚睡醒……”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怪。


  “这都几点了还睡,对了明天我跟你妈去你那边。”


  “啊??为什么?”


  “不是去看你的,我去见我一老朋友。就这样了,我先去收拾东西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安岩呆愣愣地看着手机,他翻了翻脑子里的记忆,想找出当年他父亲那次任务的记忆却发现很模糊,他连忙上网搜索起来。


  那篇报道他曾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这次再看,英勇牺牲几个字没了,变成了负伤。


  


  神荼到底做了什么……他明明没有细说那次事情的经过,而且十八岁的神荼怎么可能可以干涉抓捕。


  安岩想了整整一天也没有完全搞清楚,然后他父母就来了。


  他母亲气色看起来很好,比他记忆里父亲去世的那一年里好的多。


  他父亲看起来腿脚有些不方便,但整个人精气神还是很好。


  


  算了这样也很好,就是不知道神荼怎么样了。


  


  ……


  “爸,你过来要见谁啊?”安岩问。


  “你秦叔叔。”安母替他回答。


  “啊?谁?”他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


  “你不记得了,你应该还见过几次的……不过也是,你后来学业重你爸跟你秦叔叔见面也不会带着你了。”


  “哦,想起来了。”安岩装作想起来的样子,实际上暗地里疯狂地回忆着这个人,带着父母去了酒店,才想起来这么一号人。


  那个人好像是他父亲那次抓捕任务后出现的。


  秦……


  这个姓……


  安岩把父亲口中的秦叔叔跟原先跟他父亲一起牺牲的那名秦警官联系了起来。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仅他父亲的命运被改变了。


  带着父母在酒店住下,他们才说跟那位秦叔叔约了一起吃饭,叫他也要跟着。安岩也不会拒绝。


  一家人来到楼下酒店的一间包厢,里面已经有一对夫妇坐在里面,年纪看上去跟他父母差不多。


  父亲见到人便走上去,好哥们一般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指着他说道:“我儿子。”


  安岩乖巧地叫了声:“叔叔好。”


  “你儿子呢,不是说他也要来吗?”安父问。


  “小的那个还在上课走不开,大的那个他刚刚调任来这边,今天交接,好像有点麻烦就耽搁了一下,刚刚说快到了。”


  “先生就是这。”话音刚落,就听见门被推开还有服务员的声音。


  “谢谢。”


  安岩一愣,这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了,下意识地猛地一回头。


  神荼??


  安岩当初在听到神荼想要报道志愿时曾经幻想过他穿警服会是什么样子,但也只是想象过,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真的有一天看到他穿警服的样子。


  “你怎么还穿着这身衣服,不是下班了吗?”秦父问。


  “刚刚交接完就赶过来了,没来得及。”神荼的目光只是在安岩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就转头跟自己父亲说话。


  “先别管了,坐下吃饭吧。”安父招呼道。


  这顿饭安岩吃的心不在焉的,神荼怎么会突然跟他有了交集,明明应该跟他父亲一起牺牲的秦叔叔怎么也没有牺牲,神荼回去之后到底干了什么。


  还有……如果真的是神荼改变了一切,为什么会不认识他。


  “安岩?”


  “啊?!”安岩听到父亲叫他赶紧回神。


  “神荼他刚过来这边还没找到房子先去你那凑合一阵子可以吗?”安父问道,讲真他的语气里没多少可以商量的余地。


  “我那边就一张床。”安岩说道。


  “我记得那床挺大的,挤挤吧,实在不行你去睡沙发。”


  我真是您亲儿子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不答应吗。


  当晚安岩就迷迷糊糊地把人领回了家。


  “你你先坐回。”安岩说完赶紧回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要藏起来的。


  整理了一下后出来发现神荼正拿着一个小玩意看着,那是当时七年前的神荼送他的,说是回家的时候买的觉得很好玩,估计是觉得送了他的就是他的了神荼最后也没带走。


  “诶你别碰这个。”他下意识地说道。


  神荼放下了那个东西问:“这……对你很重要?”


  “咳,也没就是有些年代了,要坏了也可惜。”安岩发现自己反应有些大,连忙糊弄过去,反正送他东西的那个人也不记得他了……


  “你去放一下东西吧。”


  “嗯。”


  安岩站在门口看他收拾东西,眼前的人渐渐地和记忆里那个十八岁的神荼重叠起来。


  他忍不住问道:“神荼,我们之前认识吗?”


  神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身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呢?”安岩被盯的心里有些发毛。


  “说不定我跟十八岁时候的你认识呢。”安岩尽量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他在观察神荼的表情,但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咳,我瞎开玩笑呢,你别在意。”


  神荼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安岩一愣,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念头是真的。


  “我等了你七年……十八岁的神荼等了你七年。”


  


  


  


  


  


  


  


  


  


  


  


  


  


  


  


  


  


  


  


  


  


  


  


  


  


  


  


  


  


  


评论(14)
热度(154)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