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秋水不改名

【荼岩】【白情贺文】【←_←霸道总裁爱上我】

    【荼岩】
   
    ooc预警!!
   
    霸道总裁爱上我梗!!!
   
    安岩不是真的傻白甜!!
cp:荼岩包雅  不吃的别点
r18
   
    1.
   
    神荼是某家公司的总裁,人长的好看又洁身自好,不过是个冰山,简直跟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一样,公司里一堆妹子不知道肖想了多久,就连个别汉子都在肖想,反正现在同性恋很正常,他们甚至觉得神荼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女朋友肯定因为他是一个gay。
   
    但是并没有人敢去追,曾经有个妹子用了各种方法去追,就是天天刷存在感什么的,结果……直接被开除了,理由是工作不认真,后来又有几个想勾搭他的,都直接被开除了。公司就再也没几个人赶去追了。
   
    神荼身边有个秘书,叫包妮璐,江湖人称包姐,公司里的妹子曾经怀疑过他俩是不是一对,然后有一天,包姐女朋友来了。
   
    一头大波浪,烈焰红唇【划掉】,特别的有异域风情,是个当红的演员,叫卡卡雅,她很多个角色都是反派,每个反派都是高冷女王的,让人一边恨得牙痒,一边又无法讨厌她
   
    果然能待在总裁大佬身边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
   
    2.
   
    神荼这种霸道总裁除了工作上的事应该也没啥好操心的,总得来说估计也只有被家里人催婚这件事比较让人心烦了。他弟也总拿他还没结婚为什么要他结来搪塞他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又是一年毕业季,公司招了几个实习的大学刚毕业的人,神荼随便瞄了一眼那几个人的简历,其中有个今年才20岁的,叫安岩,有些眼熟?因为年龄神荼就多看了几眼,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20岁毕业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3.
   
    之后的一个月,神荼忙着工作和应付家里,就已经把这个人抛在脑后了,还是那帮新人实习期结束的时候包妮璐跟他提了一下,只有安岩一个人通过了实习期。
   
    神荼想了半分钟才从脑海里翻出了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好像是那个20岁毕业的?
   
    他们公司的实习的标准本来就比较严格,这次招的人又少,只留下一个挺正常的,所以没多久神荼又把这个人给忘了。
   
    4.
   
    安岩其实过的不是很好,刚毕业就近这个公司他其实挺开心的,但实习第一天就累的要命,好不容易熬成了正式员工,安岩约了江小猪出去吃饭。
   
    江小猪是他大学时认识的朋友,比他大一岁,今年大三,江小猪也是他们公司的实习生,不过是那种放假靠着走后门进去混混的,跟他这种正式的不一样。
   
    江小猪有事情不能一起吃饭,安岩就约他到了个比较高档的咖啡馆,他们是来吃甜品的,安岩不怎么喜欢苦的东西。
   
    光吃不喝也不行,安岩就叫了杯饮料,饮料很大一杯,结果一不小心就喝多了想上厕所,安岩跟江小猪说了一声就去了厕所。
   
    上完厕所洗手,安岩顺带把眼镜洗了,见没人就随意地甩了甩手上的水,刚走过来的神荼被甩了一脸,安岩没戴眼镜没有注意,结果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卧槽,鼻子好痛。
   
    安岩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不耐地说道:“卧槽,大哥,你走路不看路啊。”神荼看了眼他,没有理,侧身进了洗手间。
   
    “啧。”安岩不爽地啧了一声,他没戴眼镜没有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不过看着挺人模狗样的,咋那么没礼貌呢。
   
    把眼镜带好后安岩回到了座位,刚坐下江小猪就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跟他说话:“诶,我刚刚在这里看到了神荼诶?”“谁?”“你不是连自己老板都不知道是谁吧?”
   
    安岩还沉浸在鼻子痛中,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想起来了,有些不敢相信。
   
    “他来这干嘛,谈生意?谁跑这谈生意啊。”“诶,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过来体验一下我们这帮凡人的生活不行啊?”
   
    安岩敷衍地点点头:“行行行,凡人大哥你赶紧吃吧,你不是还有事吗?”江小猪也懒得再说什么,专心吃东西。
   
    安岩抬头在咖啡馆里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人,他对神荼的样子还是比较熟悉的,公司里一群人喜欢他,他这个喜欢男人的也不例外,倒也不是那种喜欢,人嘛,单纯地对颜值高的人有好感而已,如果要他去追人,那是不可能的。
   
    吃完东西,出门前,安岩隐约看见有个人从厕所出来,看了下衣服的颜色,安岩撇了撇嘴,这不是撞他那人吗,他正想看看他长什么样,江小猪突然跟他道别,安岩就把视线移开了,再移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背对着他坐下了。
   
    算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是觉得那人的衣服感觉有点眼熟。
   
    3.
   
    小半年过去了,安岩也渐渐适应了工作,做事做的游刃有余,时不时还能靠着小聪明偷个小懒,这些上面都知道,安岩直接的上司报上去过,得到的却是没有影响到工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命令。
   
    江小猪可就没那么好了,他还是那种假期实习的,暑假过后,他也要时不时来这边一趟,实习生比正式员工累安岩可是知道的。
   
    还有几天就要放假回去过春节了,公司被搞了个年会。
   
    安岩拿着杯饮料坐在一旁无所事事,他刚来半年多,交好的不算多,只有罗平和丰绅那俩算聊的来的,结果都找自己女朋友去了。
   
    有异性没人性妈卖批。
   
    安岩狠狠地仰头灌完了一杯饮料,然后又去拿了一杯。
   
    年会的流程大概就是各个代表上台讲个话,然后就开始吃吃吃了,安岩这种小员工就等着吃吃吃了,现在还没讲话,自助餐的菜还没上,安岩只能一杯杯饮料的灌,反正不用钱。
   
    一杯杯灌的下场就是……尿急……
   
    急匆匆地跑到厕所,释放完后安岩舒了一口气,走到洗手台前,打开了水龙头,洗干净手后安岩习惯性的把眼镜摘下来洗,低头洗的时候有个人走到了他身边,安岩没有在意,抬头准备带上眼睛不经意瞟到了镜子,旁边那个人……好眼熟啊,安岩想。
   
    安岩洗眼镜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在思考这个身影在哪见过,安岩的手突然顿住了,上一次他在外面的wc洗眼镜的时候撞到的那个人跟身边这个人的身影很像,衣服颜色好像也是一样的。
   
    安岩擦干眼镜后,带上往右边不露痕迹地一撇。那个人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的不太清楚,但那张脸安岩十分熟悉。
   
    妈卖批……神荼。
   
    安岩猛地想起上回江小猪说在咖啡馆里看到了神荼,妈呀,他不会撞到了他老板吧。安岩瞟到神荼关水准备抬头,吓得他又低头搓手,神荼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确认他走了后,安岩松了口气,悻悻地关上了水,走回了大厅。
   
    刚走回大厅,江小猪就找了过来,他这种实习生本来是不会给来参加年会的,奈何他有人啊。
   
    安岩拉住江小猪连忙问道;“小猪,还记得我上回请你出去吃东西不?”“你说哪次啊?”“就我转正那次……”江小猪咬着吸管思考了一会,恍然大悟道:“你说那次啊,记得啊咋了。”
   
    安岩咽了口口水问:“你不是说在咖啡馆里见到了神荼吗?我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时候他去哪了。”“厕所了啊,我还以为你们碰上了呢。”
   
    希望破灭,看来自己当时撞到的人的确是神荼没错了。
   
    安岩开始回想那天自己没有爆什么粗吧……
   
    以后在外面他还是不要喝水的好。
   
    4.
   
    神荼没想到约人谈东西去上个厕所都能被人撞,神荼看着那人皱着眉头揉自己额头,还将责任怪到自己身上,他并没有多管,径直走了进去。
   
    神荼出来后突然察觉到刚刚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将手擦干后,神荼走回了原来的座位,四处扫了一下没有看到刚刚撞他的人,也就没再放在心上。
   
    事情一多起来神荼就把这茬给忘了。
   
    直到部门经理不止一次的跟包妮璐说安岩经常偷懒,次数一多包妮璐只好上报。他让部门经理过来一趟,部门经理来的时候神荼在看文件头也没抬地问道:“他影响了工作?”部门经理诺诺地说:“那倒没有。”
   
    “偷懒还能不影响工作那事他的本事。”神荼合上一个文件放在一旁,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意味再明显不过,部门经理只能不再管安岩偷懒。
   
    神荼处理完事情后,突然来了一分兴趣想看看这人是谁。
   
    神荼在那个部门找到了安岩,证件照上的那张清秀的脸直接和早就被他抛到脑后的在厕所撞他人的脸重合了。
   
    怪不得他觉得有点眼熟,不过他没有认出自己倒是有点奇怪,他这张脸全公司的应该都认识吧。
   
    然而安岩只是没带眼镜-O-
   
    再一次在厕所碰上,神荼不禁想这地方有毒吗?看见安岩在洗眼镜,想起上一次他好像也是摘了眼镜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没有认出他吧。
   
    无意间注意到安岩在往他这边看,自己只要稍微一有转头的迹象,他就把头偏了回去,将已经洗干净的手又放在了水流下,神荼关了水,看了他一眼。
   
    自己很恐怖吗?
   
    没过多久,大部分人都到齐了,他肯定是第一个上去讲话的,无非就是一些总结和鼓励的话,大多数人都没有在仔细听的。
   
    随意扫视了一下,很多女员工在下面凑成一团说着话,时不时看向在上面讲话的神荼,神荼已经习惯了。照她们这反应,他不恐怖吧?
   
    他下意识地寻找着安岩的身影,他正偏着头跟身边的人说话,转回来时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了,只有短短的一秒,安岩就立刻撇开了头。
   
    ……
   
    包妮璐十分诧异地看着对着镜子发呆的神荼,她觉得今天出门应该看看黄历。
   
    5.
   
    安岩不得不承认,站在台上讲话的男人很好看,很有气质,怪不得一堆人想爬上他的床。安岩咬了咬嘴里的吸管,江小猪在一旁默默抱怨着自己追琼斯的苦逼过程,琼斯也是公司的,跟大多数女性一样,目标都放在了神荼身上,目标什么的也就说说而已,大部分人都知道不可能。
   
    安岩被他念叨着烦了,吐槽了一句:“要我也选神荼好吗?”“卧槽还是兄弟吗?”“不是。”安岩撇了他一眼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神荼身上,结果一个不小心就这么对上了眼,安岩惊得立马扭开了头,过了几秒才敢转回来,看见神荼并没有一直把目光放在他这就松了口气。
   
    不妙啊……那人可不是他能攀得上的啊。
   
    重点是……之前企图追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
   
    安岩抱着一打资料蒙逼地站在二十八层的电梯旁,二十八层是公司最高的一层,也就是总裁的专用地盘,安岩吐槽过为什么要作死建这么高,不怕到时候火灾总裁跑不了吗?
   
    但他现在没法好好吐槽了,部门经理莫名奇妙让他来送资料,搞咩野啊!资料为什么是他这种小透明送啊!默默问候经理的祖宗一下。
   
    部门经理打了个喷嚏,他只是觉得神荼竟然会对安岩的偷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个人绝对有关系,让安岩送资料绝对错不了。
   
    如果安岩知道他在想什么估计会打他一顿。
   
    电梯突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一头大波浪,带着墨镜,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
   
    安岩往旁边挪了挪,他还在纠结该怎么送资料过去。
   
    女子四处看了看,突然转头靠近他。“小帅哥,你是这个公司的吧,你们董事长秘书的办公室在哪?”安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一下子就贴在了冷冰冰的墙上。“我,不熟。”
   
    卡卡雅起了逗弄的心思,摘下墨镜用手指勾着,尾调上扬地“嗯?”了一声。
   
    他的确是个gay啊,但不代表他对女的接近没反应啊,当然不是那种反应,就是下意识的不想靠的太近。
   
    “行了。”
   
    两个人同时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包妮璐安岩还是认得的。
   
    “你把资料拿进去。”“哦,好。”
   
    安岩逃命般的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神荼说“进来。”他才推门进去,进门前往外看了一眼,刚刚堵他的女人正懒洋洋地靠在包妮璐身上。
   
    安岩想起罗平说的,包妮璐的女朋友是个明星,这么看来那个人的样子是有点眼熟,在哪个电视剧里看过来着。
   
    安岩愣在原地思考着到底是哪部电视剧,神荼低着头等了一会也没见东西放在自己桌上,带着点不耐烦地抬起了头,看清是安岩的时候十分疑惑。“怎么是你?”
   
    安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资料,连忙放下后站好跟他解释:“经理说没空让我送一下。”
   
    又一个。神荼皱着眉头拿过一本资料,之前好几个女的都是说是经理让她送,实际上是自己百般请求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只是没想到眼前的人也是,神荼的心情顿时不好了。
   
    但他这回真的是冤枉安岩了,安岩明显的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不太对,他想走,然而顶头上司没开口他不敢啊。
   
    安岩不禁低头悄悄打量着神荼,这人真的可以说的是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最好看的了,比一些明星还要好看,而且那气质不是一般明星能比的。
   
    传说中的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你怎么还在这?”神荼见他还没走,颇为不耐地说道。
   
    噫!你没说话我哪敢走啊。
   
    “那我走了?”安岩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问完就想打自己嘴了,神荼并没有理他,安岩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卡卡雅靠着办公室的玻璃门往外看着,看见安岩从神荼那出来后,摁了电梯准备下楼。
   
    “诶,人走了。”“嗯。”包妮璐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卡卡雅并不满意她这个反应。“那小子竟然就这么让他走了?”包妮璐总算抬眼看了看他:“他没跟以前那几个一样被直接开除都算奇怪的了。”
   
    卡卡雅自然知道包妮璐口中的以前那几个人干了什么,不过她觉得安岩跟那几个人并不一样。
   
    “他跟那些人不一样。”
   
    “哦。”包妮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总感觉会栽呢。”卡卡雅看着安岩走进电梯,电梯门渐渐关上小声说道。
   
    “什么?”
   
    “没什么,话说你还是没有假期啊?那小子一个单身狗不用陪人也没什么,为什么还要拉着你。”卡卡雅迅速转移了话题。包妮璐摇了摇头。
   
    卡卡雅咬着手中墨镜的镜架脚,突然希望隔壁那人赶紧栽,不栽她也要撮合一下,妈卖批搞得包妮璐都没有假期了。
   
    6.
   
    安岩回来后经理立刻凑了上去问他:“送完资料了?”安岩点了点头,经理又问:“神总有说什么吗?”安岩想了想摇了摇头。经理有些急了问:“神总心情不好?”
   
    安岩回想了一下那人的语气和皱起的眉头说道:“好像有点。”
   
    经理突然打了个寒颤,难道说神荼并不希望安岩和他在外面表现的过为密切?他不会“好心”办坏事了吧。
   
    安岩疑惑地看了看经理,然后回到了座位,他想他丫的再也不要去送资料了。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神荼没有再见到安岩,他这是放弃了?他有些感叹安岩的“识趣”又有些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没毅力。
   
    被莫名奇妙想起的安岩在办公室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卡卡雅窝在包妮璐的办公室,她最近的档期安排很空,所以比较有空。“那个小帅哥没有再来过?”“没有。”包妮璐知道她问的是安岩。
   
    卡卡雅有些失落,怎么就不来了呢。她看人很准的,她看得出来安岩跟那些女的不一样,但他应该是喜欢神荼的,不过大部分还是那种单纯的喜欢没有掺杂爱在其中的,原本她想着如果安岩能常来她就想办法撮合一下,让安岩真正“喜欢”上神荼,最后直接让神荼栽了。
   
    自从包妮璐很少有假期后卡卡雅就等着他栽。
   
    中午在公司饭堂吃完饭,离下午上班的时间还早,也没什么事干,安岩就准备出去逛逛,刚坐电梯到一楼他就看见了一个“熟人”。上回在二十八楼调戏他的那个女的。
   
    现在是午休时间,一楼没有什么人,卡卡雅也就没有做太多的伪装,只是带了口罩和墨镜,她是来找包妮璐的,看到安岩的瞬间就改变了主意。
   
    安岩看到她朝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大事不好,正准备溜,卡卡雅就走了过来。
   
    “小帅哥,有空不,陪我去喝杯咖啡啊?”安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拉走了,刚刚走出电梯的神荼和包妮璐正好看到这一切。
   
    “你的人。”神荼提醒道。包妮璐看了看,没有追上去,翻了一下手里的资料说:“先去把事给谈妥了。”“嗯。”神荼不得不承认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事情谈妥了,但他又想包妮璐干嘛不追上去,自己的人拉着别的人不会不爽吗。
   
    公司一楼就有咖啡馆,安岩拿了杯咖啡就窝在了卡卡雅对面的座位最靠墙的地方,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诶,你喜欢神荼吧。”卡卡雅直接问道。
   
    安岩听到这话并没有太多的反应,淡淡地说道:“公司里很多人都喜欢他吧。”卡卡雅又说:“我是指那种想和他在一起的喜欢。”
   
    安岩垂下眼帘,嘬了一小口咖啡说道:“身份差太多怎么可能,又不是小说。”
   
    他跟神荼差的太多,他几年前就知道了。他从小就挺聪明的,只是一直不肯努力,成绩就吊在中上的水平,他所就读的学校包括了小学,初中高中,也是省重点,靠着家里的关系安岩没满六岁就上了小学。
   
    好巧不巧他跟神荼是一个学校的,他跳了一级11岁上初中的时候神荼高一,那的孩子都比较早熟,天天把神荼挂在嘴边,安岩也就经常从那些女生口中听到有关神荼的消息。
   
    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他是富二代,老爹是大公司的老板,他一毕业就能接手的。
   
    大概是青春期容易躁动的缘故,再加上有一个在他人眼中完美的人,安岩就这么喜欢上了神荼。
   
    安岩为了他又挑了一级,他高一的时候神荼高三。
   
    安岩当初深受辣鸡言情小说的荼毒,天真的以为高中就可以谈恋爱了,结果事实却是要学习。
   
    他们是省重点,课业很重,安岩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时间了,更别说神荼这个高三的了。
   
    安岩高中勾搭男神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他把计划往后推了推,定在了大学。他费劲心思考上神荼考上的大学后却被告知他已经被他爸安排出国了。
   
    安岩那种能为喜欢的人不顾一切的劲头过了,也更现实了,他知道他跟神荼不是一个世界的,他再怎么努力好像也没办法让神荼注意到他。
   
    安岩觉得自己的执念早就放下了,可他又不明白为什么毕业了却要将简历投到神荼名下的公司。
   
   
    卡卡雅不知该说什么好,的确,生活不是小说,不是每个想勾搭顶头上司的人都能勾搭上的。
   
    两个人后来一句话都没说,沉默的喝着手中的咖啡。午休的时间就这么被耗去了,安岩打了声招呼便走了,卡卡雅后来去结她那杯咖啡的账的时候得知安岩已经帮她付了。
   
    这么好的小帅哥她不能不帮一把啊←_←
   
    7
   
    安岩躺在床上懒洋洋地拿过一旁手机,解了锁屏一看,尼玛7:30了!他们公司要求8:00到,迟到要扣钱的,而他住的地方离公司大概有十五分钟的路程。
   
    安岩立刻跳下床,飞速解决完洗漱穿衣,拿好东西就跑出了门,来不及搭公交了,安岩看到一辆出租车就拦了下来,当他急匆匆地跑到一楼大厅时看见电梯刚好关上了。
   
    安岩一句等等都没来得及说,安岩站在那喘气,公司有四个电梯,三个员工用,一个是神荼专用的。现在一个电梯刚刚上去,另外两个在十层以上,一时半会还下不来,安岩看了看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他现在爬楼梯也来不及了,一咬牙摁下了最右边的那个电梯的摁扭。
   
    这个电梯也不用刷卡什么的,有时候有急事员工也是可以用的,但平常是默认是只有神荼专用的。
   
    安岩曾经吐槽过,既然能给员工用就平常都给嘛,搞啥子特殊。
   
    安岩焦急地看着表,没有注意到电梯是从下面上来的,电梯们一开他连忙想进去,刚跨出一步却在看清电梯里有人后停住了。
   
    哦尼玛,他运气怎么这么背啊,怎么会碰到神荼,大佬你那么晚来干嘛啊?老板不应该早到吗?
   
    神荼也是愣了愣,看见电梯要关上的时候赶紧摁下了开门键,神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问:“进来吗?”
   
    安岩这才记起自己要迟到了,连忙走了进去,他可不敢让神荼帮他摁楼层,刚跨入就伸手过去摁了楼层,然后缩到了最里面的角落。
   
    安岩偷偷从背后打量着神荼,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好像是早餐,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安岩闻着那味道感觉更饿了,他出门急没来得及买早餐。
   
    说实话他上来后还以为神荼会不高兴,那帮总裁不一向讨厌有人搭自己专用的电梯吗,特别是女主搭的时候不还觉得人家是要勾引他吗?
   
    安岩能记得这些套路全要归功于他中学时的女同学,天天在班里瞎哔哔,安岩一边吐槽着男主脸大,一边却又因为她们口中的霸道总裁的人设喜欢上了神荼,虽然其中很大一部分因为那帮女生天天在班里花痴神荼,但安岩还是觉得当年贼几把羞耻。
   
    神荼盯着不断上升的数字,心里莫名的烦躁。
   
    安岩看了看手表发现快要迟到了,抬头看楼层,电梯却突然停住了,他以为是有人要上来,可过了几秒门并没有开,反倒是电梯里的灯光开始闪烁。
   
    神荼心里警惕起来,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另一个角落,两个人的距离缩小了很多,灯光闪了几下后突然灭了,就连楼层键的灯光也消失了。
   
    安岩抓紧了电梯的扶手,过了几秒没什么异常安岩就想走过去摁报警键,他们的电梯左右两边都有摁键。
   
    结果走没几步,电梯突然开始摇晃下坠,安岩一个没站稳就往后倒退,后脑勺重重地磕在了后面的墙上。安岩吃痛地倒吸了一口气,正要去揉,然而电梯又开始摇晃,安岩只觉得自己要摔了,然后就被人抱住了。
   
    那个人除了神荼还可能是谁,安岩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却被人抱得更紧了。“别动。”安岩听出他有些不高兴不敢再动。
   
    安岩乖乖的被抱着,神荼搂着他的手不自觉的动了动,指尖扫过腰部,安岩满脑子的“卧槽”完全没有注意到。
   
    电梯没有再晃动下坠,灯也亮了,只不过楼层显示还是没有,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几层。
   
    神荼松开了安岩,自己去摁报警键,工作人员得知出故障了,而且老板也在电梯里表示立刻派人过来。
   
    神荼转头看见安岩揉着后脑勺,眉头都皱了起来,眼眶里甚至还有眼泪,刚刚那一下真的是疼到哭。
   
    神荼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没拿东西的那只手覆上了伤处。“很疼?”安岩吓得连忙摇头,柔软的短发蹭着神荼的手心,连着心都泛起一丝悸动。
   
    “别动。”同样的语句,语气却截然不同,安岩呆呆地把手放了下来,任由神荼替他揉疼的地方。
   
    安岩一直脑子短路到工作人员来把他们救出去,被救出去后安岩第一句话问的是:“几点了?”神荼看了看手机说道:“8:15。”“日。”安岩骂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老板在眼前连忙闭了嘴。
   
    迟到是要扣钱的,安岩虽然不算缺钱但也还是不想被扣钱,而且最重要的是全勤啊,这东西以后升职有帮助的。
   
    神荼看着工作人员捣鼓着电梯,没有要离开的意图,工作人员被看的一身汗,安岩趁这时候小声问道:“神总,能不算我迟到吗?”神荼转头看着他,安岩被心里发毛正想说算了神荼就点头了。
   
    经理正十分生气安岩怎么还没来,手机突然收到一条公司的短信通知,说是不算安岩迟到,也不算他是请假,署名是神荼。
   
    经理:??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 ?
   
    8.
   
    如果说知道自己的执念根本没有放下过后你还会去拼一把吗?
   
    【求问怎么追人】
   
    江小猪看着安岩qq发过来的消息,仔细想了想这小子有可能想去追谁,想了半天也只想起来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安岩跟他说他是为了一个师兄考这的,当时他还感慨爱情的力量真伟大,他们学校可是很难考的,但江小猪知道了这家伙跳过不止一次级后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看脑子的。
   
    不过大学的时候也没有见安岩追过人,他问过安岩,安岩跟他说那人出国了,然后整个大学也没有谈过恋爱。这样看来是安岩口中的“师兄”回国了?
   
    【你小子想追谁啊?】
   
    【神荼】
   
    【???你要放弃你的师兄吗?】
   
    江小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安岩趴在桌子上发了一句话过去。
   
    【神荼就是我……师兄】
   
    9
   
    兄弟要追人你帮不帮忙出主意,肯定要帮了啊,就算对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神荼不是一般人,所以不能用一般的追人方式,江小猪是这么跟安岩说的,于是安岩问他那要怎么追。
   
    江小猪想了想,说:“←_←你可以去看看小说里那帮女的怎么做的。”安岩白了他一眼,“你是忘了公司里之前那几个女的吗?”
   
    江小猪对他挤了挤眼道:“你不是说神荼对你不太一样吗,上回你被经理派过去送资料他也没有敢你出来啊。要知道之前有个女的,跟经理要求去送资料,结果直接被赶出来了,第二天就分到分公司去了。”
   
    安岩咬着吸管心里有一点动摇,他真的以为自己早就不喜欢神荼,然而那次电梯里对方的举动让他认清了现实,不喜欢个毛线,不喜欢的话他也不会进这家公司了。
   
    贼她妈气。
   
    在江小猪的洗脑下安岩决定回去恶补那种小学。
   
    总裁都一个样的嘛。
   
    这是江小猪说的……然而后来安岩想把他打死。
   
    10
   
    安岩一个星期内看了n多本霸道总裁类型的小说,一边吐槽mdzz一边记录着里面的套路,套路都大同小异。安岩就默默'列了一个计划。
   
    勾搭总裁第一步:天天在他面前晃,提高存在感,但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经理疑惑地看着主动要求送资料的安岩,上一次送资料回来安岩不是说再也不去送了吗,不是说神荼脸色不太好吗?
   
    难道神荼准备公开两个人的关系?
   
    经理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连忙把资料塞到他手里让他赶紧上去。
   
    自从上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安岩跟神荼被困在电梯里,神荼还特意发消息说不记安岩迟到后经理就认定了这两个人的关系。
   
    神荼对于是安岩来送资料有些诧异,但也只是示意他放下就什么也没说,他以为安岩会说什么,结果安岩就直接走了。
   
    神荼:?
   
    勾搭总裁第二步:在他面前犯傻,让他觉得自己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安岩觉得这条真的是mdzz然而那些小说里的女主就是这么引起男主的注意的。
   
    神荼看着最近经常在他面前出现的还经常犯傻出些小差错的安岩觉得这人是不是生病了?
   
    勾搭总裁第三步:第三步你妹啊!
   
    前两步搞完安岩觉得神荼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不是那种深情的眼神而是“这人是不是有病”的眼神 。
   
    贼几把气。
   
    果然江小猪的话不可信。
   
    江小猪:怪我咯!老子又没追过男人更没追过总裁啊?
   
    11.
   
    神荼谈个生意,谈完后他去了趟厕所,进门时又被撞了一下……好巧不巧又是安岩,神荼想他跟安岩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安岩揉了揉额头,抬头眯着眼看了他一会才不确定地问道:“神荼?”神荼注意到他脸红的不正常,而且一身的酒气,神荼一向不喜欢喝酒,所以他也不是那么喜欢酒味。
   
    安岩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道:“妈的,第几次了,咋老在厕所门口撞见你。”神荼尴尬地抬手摸了摸鼻子,他也很想知道。
   
    “借一下。”安岩示意他让让,神荼侧身让他过去,结果安岩没走几步就要摔要摔的样子。神荼连忙过去扶住了他,安岩想挣脱开,“谢谢。”神荼拉住了他,“我送你吧。”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安岩去了停车场。
   
    安岩晕乎乎的也无力反抗,神荼纠结了一阵是把他放后座还是还是副驾驶座,放后座他怕这人一不小心就滚下座椅,想了想还是把人放在了副驾驶座,给人寄好了安全带后走向驾驶座。
   
    神荼突然想,他这是在干嘛?
   
    算了,就当自己体谅员工了,他可不想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他们公司的人露宿街头的新闻。
   
    找好了借口,也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了,上了车发动,开了一阵子后猛然想起自己没有问安岩住哪,偏过头看见安岩手掩着额头,似乎不太舒服。
   
    “你住哪?”“我说你能不能不用【这人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我。”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神荼一愣,他什么时候用那种眼神看他了。安岩没有理会他是否有反应,刚刚同学聚会他一直在被人灌酒,他现在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完全没有在意眼前的人是谁,酒精促使着他将最近的一些烦心的事情说出来。
   
    “你他妈以为我想做出那种sb的举动啊,还不是江小猪说这些有用。”有用什么?
   
    “我追个人容易吗我,从十几岁追到现在,老子高一的时候你都高三了,都没时间,你大学后我他妈还曾经寄信到你学校给你,结果什么回音都没有,等我去了那个大学才知道你早就出国了。老子以为早就对你没念想,结果鬼使神差的进了你的公司,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追了又不知道怎么追好,只能听江小猪的意见去看那些日了狗的霸道总裁小说学习。也是老子活该,那些举动我自己都觉得sb。”安岩说完自嘲的笑了笑。
   
    神荼抓着方向盘的手渐渐缩紧,等他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开到了自家楼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把人送回他家,却又不断的给自己找借口,最终把人扶到了自己家。
   
    神荼看着躺在他家沙发上的人第一次有了无力感,见安岩皱着眉头神荼倒了杯水给他把他叫醒让他喝。
   
    安岩喝完后突然抱住了他的脖子,神荼本能的想将他推开,安岩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躲什么躲,反正是梦让老子亲一口会死啊。”神荼苦笑不得。
   
    神荼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性向到底是什么,他好像没有对人有过感觉,自己母亲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性冷淡,可安岩的嘴唇碰到他的嘴唇,自己没有任何不适感的时候神荼想他应该是喜欢男人的,或者说……他是喜欢安岩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次的意外好像真的让他记住了这个人,后面安岩故意的犯傻他到没真的觉得这人有病……甚至觉得有些毫无违和感,因为好像在他眼里安岩本身就挺二的,或许可爱这个词不适合安在一个男人身上,但他真的觉得安岩二的可爱。
   
    “分什么神啊你。”安岩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神荼挑了挑眉,他怎么觉得这话他说比较适合。
   
    神荼把人抱起,安岩连忙揪住了他的衣服惊恐地问道:“你要干嘛?”神荼没说话,抱着人进了房间,把他放在了床上,神荼十分庆幸自己买了一张比较大的床。
   
    “你干嘛?”安岩问他,神荼手撑在他身旁举高临下的看着他,低头亲了亲嘴唇,就下了床。他现在的确很想干他,但怕他难受更怕他醒来后后悔。
   
    翻了翻衣柜,找出几件自己没怎么穿过的衣服,就这一会的功夫安岩已经快要睡着了,把人叫醒让他把衣服换了。
   
    安岩累的不想动,神荼只能自己上手,他比安岩要高,衣服套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大,特别是安岩还在那乱动,他都能从领口看到他这种情况下不应该看的东西。
   
    神荼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换下了西装,神荼钻进了被子里,从后面抱住了他,安岩动了动,翻了个身,窝了个舒服的位置就睡了过去。
   
    神荼看着安岩很乖的窝在他怀里十分的满足,他仔细想了想,他出国的时候的确是收到过父母寄过来的一些信件说是寄到他大学的。
   
    当时他只看了一些有用的,情书什么的有好几封,他只仔细看了一下一封的名字和信封的风格就大概知道这是情书,剩下的几封他连名字都没看就扔到了一边。
   
    神荼想自己回国时有没有把那些信丢掉,没有的话再好不过了。
   
    12.
   
    第二天神荼比安岩先醒,手臂被枕了一晚上他觉得自己的手已经麻了,他不想吵醒他也就没有抽出来。
   
    安岩的手机昨天被他掏出来放在了靠近安岩的床头柜那,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神荼怕是闹钟连忙拿了过来。
   
    拿来一看,是一条短信,江小猪发来的。
   
    【怪我咯,我又没有追过大佬。】神荼想起昨晚安岩的话,不自觉的就解了安岩的锁屏,安岩锁屏没有密码他一划就开了,点开短信往上翻了翻,看到了安岩跟江小猪讨论怎么追他,看的神荼哭笑不得。
   
    看完后神荼脑子一抽就发了一句【色诱比较有效】过去,发完后神荼猛地回过神来,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把手机放了回去,然后低头在安岩脖子上吮了一个痕迹,
   
    安岩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江小猪看到这句话一口水就喷了出来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
   
    安岩被电话吵醒,摸到了手机后迷迷糊糊地接通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
   
    “喂?”
   
    “我擦,安岩你小子做了什么?”
   
    安岩皱着眉头回道:“什么做了什么?”“你刚刚给我发了条短信说什么色诱比较有效是什么意思啊,你不会色诱神荼去了吧。”
   
    “色诱你大爷啊,老子刚刚睡醒,发个毛短信啊。”说着安岩把手机拿到眼前,点开了短信一看。
   
    尼玛这什么情况。
   
    突然一只手夺过了他的手机,反扣在被子上。然后掰过他的脑袋亲了上去。
   
    安岩呆愣着,就连神荼将舌头伸进他嘴里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神荼不满地咬了咬他的嘴唇。“别分神。”
   
    安岩不自觉地揪住了他的衣服,略微仰头将自己送上门,神荼也不拒绝,勾着他的舌头吸吮。
   
    就算手机被扣在了被子上江小猪还是听到了那句“别分神。”然后就是……啧啧的水声,还有自家兄弟轻微的呻吟声。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江小猪不知道他在干嘛就怪了,连忙挂了电话。
   
    ……等等刚刚那声音是神荼吧???发生了什么??安岩真的去色诱了???
   
    “嗯……”
   
    神荼不舍地放过了他的嘴唇,伸舌舔掉了两人嘴唇上的银丝,饶有兴趣地看着蒙逼的安岩。
   
    安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情况!!!他跟他暗恋的人亲了???还是对方主动的!!还有他怎么跟神荼睡在了一张床上,这谁的衣服,他妈的他昨晚不会真的色诱神荼了吧。
   
    神荼看他低头看自己身上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揽着他的腰把他拉近。“我们没做。”安岩莫名的松了口气,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我昨晚……”
   
    神荼勾起嘴角,“你昨天说你喜欢我很久了,之前那些举动是在追我,之后亲了我,还说我不要分神。”
   
    神荼多说一件事安岩的脸就更红一分,他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神荼没有再逗他,翻身压上没等安岩做出反应就堵住了他的嘴,一手向下一颗颗解开衣服的扣子。
   
    13.
   
    那天他们两个也没做成,神荼顾及到安岩前一天喝了酒,自己家中什么东西也没有他就没做下去,只是互相帮着解决了一次。
   
    两个人成功翘班了一个上午,下午安岩去公司,然后被江小猪堵在了厕所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擦,你不会真的去色诱神荼了吧。”安岩红着脸一把推开他:“滚你丫的。”江小猪看着安岩走出去的背影,不经意间瞟到他脖子上的痕迹。
   
    看来真的是去色诱了。
   
    卡卡雅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她还没怎么帮他呢,咋就勾搭上了。
   
    包妮璐看了一眼日程表,觉得迟早有一天神荼要推迟开会。
   
链接
不老歌

微博
   

评论(17)
热度(143)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