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镇魂】【巍澜】如果赵云澜装醉

原著和剧版设定混杂,应该还是偏剧版一点。
脑洞是那天看十四集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赵云澜装醉被沈美人带回家会咋样。
极度ooc_(:з」∠)_
文笔渣
半夜产物脑子不是很好使
cp是巍澜,虽然这个小短篇看起来沈美人不攻。

——————————————————————————

“为了庆祝沈大教授加入我们特调处,今夜我们不醉不归!”赵云澜说着就从桌子底下摸出了几打酒,沈巍皱起了眉头,赵云澜这人明明有胃病对饮食却从来都不自觉,晚上那顿就没吃多少虽然刚刚吃了宵夜垫了肚子,但要是任由他喝酒怕是明天又要在路上捡到他了。

“你们喝。”坐在一旁闷不做声的祝红突然站了起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我,我有点事去找我四叔就先走了。”祝红抬眼看向赵云澜,眼里带着一点点的期待。

赵云澜拿着开瓶器的手顿了顿,点了点头:“行,那你先走吧,如果有事这几天来不了的话就跟汪徵说一声。”

祝红眼里的一丝期待消失殆尽,一把抓过放在椅子上的包离开了特调处。

“愣着干嘛,喝酒吃东西啊。”赵云澜看着一群人有些发愣催促道,开了一瓶酒放在桌上从大庆手里夺下装满烧烤的袋子,调了两根看起来没那么口味重的串递给沈巍。”

“你吃点,刚刚那顿饭你都没怎么吃。”

沈巍从他手里接过。“嗯,你别喝那么多。”

“没事,诶,你们给我听清楚了不许灌沈大教授酒啊!”

“嗯嗯嗯。”他们哪敢灌啊就沈教授那一杯倒的酒量,特调处一干人员一边疯狂点头一边默默翻白眼,唯独桑赞有些不明所以,汪徵见桑赞一脸迷糊唯恐他说出什么话连忙拿了一根烧烤赌他的嘴。

一干人拿着酒瓶就开始对吹,就连郭长城都被赵云澜拉着灌了几瓶,郭长城酒量好不到哪去几瓶下肚就开始有些发懵了,平常就不怎么灵光的脑子更迷糊了。

隐隐约约感觉到赵云澜喝酒有其它企图的楚恕之在他再准备给郭长城灌酒的时候把人给拉开了。“得了,灌一小孩有什么好玩的。”

赵云澜一愣,看着他带着点护崽子意味的举动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就被楚恕之瞪了一眼,赵云澜耸了耸肩盯上了某个没有家属的家伙。

然后林静就被连灌了几瓶。

赵云澜手里的酒瓶突然被人夺去,回头一看是沈巍,沈巍似乎有些生气,拿开他的酒瓶放到一边后把两串烧烤递给他。“别喝那么多,明天又胃疼,我不想再捡到你。”

“好好好。”赵云澜一边咬着串一边思考这戏该怎么演下去。

沈巍从洗手间回来看到的就是赵云澜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以为他不舒服连忙上前问道:“赵云澜?赵云澜。”叫了几声赵云澜才渐渐睁开了眼睛,半眯着眼睛眼神迷离。“你怎么了?”“唔,没事……”赵云澜撑着沙发背想站起来一个手软又跌了回去。

“你醉了。”

“你们慢慢喝,我送你们赵处回去。”说完不容拒绝地把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让他半个身子都靠在自己身上,赵云澜迷迷糊糊中顺势半抱住了他。

几个人看着他们走出特调处,已经懵圈的郭长城突然说道:“我怎么觉得赵处是故意喝醉然后让沈教授送他的。”

另外几人齐刷刷地看向他。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郭长城抱着瓶子唯唯诺诺地问道。

“没有,我们就是觉得你喝酒之后脑子聪明了一点。”楚恕之说道。

沈巍把人靠着车,又从他口袋里摸出车钥匙,看了看车钥匙又看了看车还是选择了不开车,扶着他走到没监控的地方,下一秒两人就出现在了小区里。

上楼短短的一段路因为赵云澜的“不配合”折腾了半天,喝醉的赵云澜特别爱乱动,手总是时不时的放在不该放的地方,弄得沈巍耳朵都红了,偏偏他又不可能不管这人。

好歹是上了楼,走到门口又有了新的麻烦,赵云澜家门钥匙找不到了,翻遍了口袋也没有,这人车钥匙跟家门钥匙不放一起的吗?沈巍想。

“赵云澜你钥匙在哪?”

“嗯?”赵云澜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沈巍没办法只能是打电话给处里的人问问他钥匙在不在特调处。

赵云澜手机解不开锁,他手机里只有热心少年郭长城给的电话便只能打给了他,过了许久才有人接通,还不是郭长城的声音,而是一声猫叫。

“大庆?”

“喵……沈教授什么事?”

“赵云澜的钥匙在不在特调处?他好像忘带了。”沈巍问。

大庆偏头看了看沙发上的钥匙说道:“在。”顺带默默翻了个白眼,他可是看到赵云澜趁着沈巍去洗手间的时间把钥匙拆了下来的。

“你今晚要是回家睡觉就带着,不回的话就留在那。”

“好。”

沈巍把电话挂断后扶着赵云澜进了自己家,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到了床上,弯腰脱掉了他的外套和鞋子。

闭着眼躺在床上的赵云澜感觉到沈巍离开顿时懵逼了,啥情况,沈巍把他扔床上就不管他了????

没过多久,沈巍就又回来了,拿着一条湿毛巾给他擦脸,赵云澜趁着他没有防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怀里带。

“沈教授……”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如数喷洒在沈巍耳旁,赵云澜看着他的耳朵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红色。

沈巍想从他怀里挣脱开却又怕用力太大伤到他结果就一直被他抱着。

“你……”

“沈教授既然答应了加入特调处那什么时候答应我的追求?”赵云澜低声问道。

沈巍偏头想去看他到底是不是在装醉突然撞上了他认真的目光,心绪一乱便撇开了头。

“你喝醉了。”沈巍说道。

“我没喝醉。”含糊不清的话语听起来的确像醉了的人,可他似乎又很清醒,很清醒的逼沈巍给出答复。

“我……”

沈巍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沈巍说不出拒绝的话也做不出拒绝的举动就这么被他抱着。赵云澜还往里头挪了挪给他空出了位置,做完这一切赵云澜就像个真正醉了的一样睡了过去,至于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的谁知道呢。

赵云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沈巍还躺在他旁边心里满足的不得了,如果沈巍醒来后没有直接丢下他出门的话就更好了。

没有人给他煮早饭的赵云澜只得是去特调处的食堂买早餐,大庆灵活地跳上他的桌子看着来自食堂的早餐问道:“哟,沈教授没给你做早餐?”“一起来就去学校了,说是有事。”他才不会告诉这只猫真相。

奈何作为一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猫,大庆已经看穿了一切,他看着哼着小曲的赵云澜说了一句:“没睡到还这么高兴。”不等人有反应叼起一个包子就跳下了桌子。“啧,你这死猫。”

大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叼着包子找了个角落。

评论(1)
热度(133)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