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魂》(终)

【上】

【中】

【下一】

【下二】

---------------------------------------------

这顿饭吃的并不是那么的安稳,因为神荼是不需要吃饭的所以以往都是他坐在旁边看着,今天也是。

    

    但是经过刚刚那一番事情安岩怎么看怎么觉得神荼看他的眼神不是很对劲,搞得他难以下咽,他倒也不是讨厌就是一下子没法适应。

    

    话又说回来他俩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刚刚他的确被亲了,但是神荼后面也没有表态,所以他们现在……到底算不算情侣啊。

    

    这个问题一直让安岩纠结到了春晚开始,以至于错过了一个他最想看的节目,神荼见他心不在焉太久了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安岩下意识地摇头,目光无意中瞟到了电视发现他想看的那个似乎已经过了,他妈的他这一个小时多了啥都没看到啊。

    

    安岩不甘心地想去拿遥控器回放,手还没碰到遥控器就被神荼一把拉过压在了沙发背上,随即便是神荼的吻。

    

    不同于之前的热烈,神荼并没有将舌头探进去,单单只是唇瓣相碰,那种冰凉的感觉让安岩很熟悉,就像……之前他被鬼压床那次。

    

    安岩皱起了眉头,神荼放开他问道:“嗯?”

    

    “我问你有没有感觉到家里有什么东西那次是不是你进了我的房间。”安岩问。

    

    神荼猛地就想起了那次险些被发现的经历,一时语塞……这……还是被发现了?然后来秋后算账了???

    

    安岩见他沉默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逼问道:“那次不是你第一次偷亲我吧?”神荼默默转过身子放开了他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安岩却不依不饶了,扔开手里的抱枕翻身跨坐在神荼身上,这回换成他把神荼压在沙发上了。

    

    “说清楚!”他并不是厌恶,只是觉得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占了那么多便宜自己还没发现有些羞恼罢了。

    

    神荼见状抬头看着天花板嘴唇微微颤动,安岩想了几秒才明白他是在数数,这他妈的是亲了他多少次啊。

    

    安岩狠狠地掐了他一把,这算什么事啊。

    

    神荼忍住了去揉被掐地方的手,见安岩没有在计较自己到底亲了他多少次后松了口气,顺势将人搂住,安岩撇了他一眼没有挣脱,神荼干脆就得寸进尺地把人抱住。

    

    安岩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又被亲了,嘴里一凉,他就知道某人又把舌头伸进来了,神荼按着他的后脑勺,另一手放在了他的腰上,衣服下摆被拉起,冰凉的手碰到了皮肤,一路向上的手在胸口下方停了下来,安岩猜到了他接下来的动作,咬咬牙,没有打开他的手。

--------------------车-------------------------

安岩缓了一阵子才回过神来,躺在沙发上喘气,神荼仍旧没从他身上下来',安岩偏了偏头电视上的春晚正好进行到倒计时的地方,安岩在倒计时到0的时候拉下了神荼的脖子,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嘴唇,小声说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然而安岩第二天醒来就一点都不快乐了,腰酸背痛的,还发起了高烧,他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身体异常的沉重,本以为只是昨晚的剧烈运动导致的身体上的酸疼,结果刚刚撑起身体想从床上坐起来脑袋就一阵疼痛伴随着眩晕感。

    

    “嘶……”

    

    安岩咬牙想强撑的着坐起来。

    

    “别动,你躺下继续休息。”

    

    “神荼?”安岩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想了想还是乖乖躺了回去,神荼的手搭在了他的额头上,凉凉的十分舒服,安岩舒了一口气,一手抓住了神荼正要抽回的手。

    

    “我说你可真的是要我的命啊,昨天还好好的,跟你做了那茬之后今天就成这样了。”安岩开玩笑的说道,他大概了解过两个男的做完那档子事后被压的那方很有可能会生病什么的所以他说这话也就是闲得无聊开个玩笑,没想到的是被他抓着手的神荼突然僵住了。

    

    “咋了?”

    

    “没事。你躺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神荼把手抽了回来。

    

    安岩觉得有些奇怪但身体上的不适不允许他过多的去思考,躺了一会便又睡了过去。

    

    安岩这一病就病了几天,好在他除夕那天买了一堆的菜够他这几天吃要不然神荼就要想办法怎么出门不会吓到人了。

    

    病好了之后安岩整个人还是有点虚,神荼越看越担心,安岩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逼问后神荼才跟他坦白了。

    

    “所以现在咋办?”“找到我的身体或者找到你的那一丝魂。”“如果都找不到呢?”安岩问。

    

    “我离开。”神荼淡淡的说道。

    

    “最后这个你不用想了,把老子睡了还想一走了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你的身体暂时看来有点麻烦,你以前不是干神棍的吗?有没有可能帮我推测一下我那一丝魂在哪?”

    

    “什么神棍……”神荼被他说的哭笑不得。

    

    “差不多啦,所以你有办法吗?”

    

    “你明天带我去你出车祸的地方看看吧,我也不大确定。”

    

    “行吧。你做饭去我快饿死了。”一讨论完安岩就催促着他赶紧去给他弄吃的,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神荼去厨房后安岩给江小猪发了条短信。

    

    【哥们,你知道有啥东西补阳气吗?】看神荼那样就知道找他身体和找自己的魂这两件事情都不容易。唯一容易的就是让他离开,这种情况就算是神荼同意他也不会同意的。

    

    既然神荼说的是他阳气较弱那他就去想办法补补阳气咯。

    

    【????你想干嘛???】

    

    【不干嘛,你快说知不知道。】

    

    【虎,虎,虎鞭????】江小猪打字都有点抖。

    

    【滚,老子又不是要壮阳。】

    

    【有差吗?!你咋了,你是身体被掏空了?】

    

    【滚。】莫名戳中一丢丢真相的江小猪被安岩回了一个滚字之后就被拉黑了。

    

    江小猪:?????

    

    安岩拉黑他后又开始在百度上搜索起来,但搜到的都是壮阳的玩意。

    

    emmmmm……放弃治疗一会

    

    第二天安岩带着神荼到了他出车祸的地方,他出车祸之后以前的事情老是有点记不太清,绕了几圈才找到了具体的位置。

    

    “就这了。”安岩小声说道。

    

    一年多前的车祸,现场早就没有了痕迹,神荼看了一阵车来车往的马路后问道:“你住院的医院在哪?”

    

    “就在附近,这里看不出什么吗?”

    

    “嗯。”

    

    安岩按照记忆带着神荼又拐了几个弯,站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就这了。”安岩随意的指了指大门口,转头一看神荼神情严肃连忙问道:“咋了?”

    

    “我有种感觉……我的身体在这?”“嗯??在哪?!”安岩一个激动声音也大了一点,收到路过人诧异的目光他连忙将声音压低。“先进去,你感受一下你身体在几层。”

    

    “十八楼。”安岩带着人上了电梯又按着他的说法往右边的病房走去,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见他面生便拦下询问。

    

    “等等,你来这做什么?”护士问道。

    

    安岩指了指神荼刚刚说的方向说:“我来看个朋友。”

    

    护士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朋友名字是什么?”

    

    “神荼。”

    

    护士低头看了一眼病历本继续问道:“他都在这躺了一年多了怎么你才来?”护士知道这床病人上头有人,现在那间病房里刚好没有其他人要是她们随便放人进去,出了事她们要负责的。

    

    “诶,我这,我最近才回的国,回国之后才知他出事了,就赶紧过来看看了。”安岩笑嘻嘻的说道。

    

    安岩长的就没有什么攻击性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问了几句似乎没什么问题后护士让他登记一下就放人了。

    

    安岩得了允许后带着神荼赶紧到了那间病房,门没锁一推就开了,病房里有两张病床,一张病床上没有人,另一张的窗帘拉着看不到床上,安岩走过去拉开,床上躺着的人正是神荼。

    

    “这……”

    

    安岩见他呆愣愣的站在床前。

    

    “你回不去吗?”按理说神荼不应该现在就会回到他的身体吗。

    

    “这具身体魂魄是全的,我进不去。”神荼说。

    

    “啊,那你现在是啥。”

    

    “不对……也不是全的,里面不止是我的魂魄。”

    

    神荼突然看向他。

    

    “你的那一丝也在里面。”

    

    这是什么奇幻的剧情。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安岩感觉到不妙正想带着神荼赶紧出去结果跟外面的人撞了个正着。

    

    来人是个五六十岁模样的老人,他警惕地看着安岩正要出声质问转头看向神荼的位置,警惕的神情瞬间变为了不可置信。

    

    “神荼?”老人颤声问道。

    

    安岩以为他在叫里头躺着的那个,可很快他就发现他在叫的是眼前这个魂魄。

    

    他发现神荼也是有些震惊,用眼神询问他要不要硬跑,神荼也有些犹豫,站在两人面前的老人叹了口气说:“别站着了进去坐吧。”

    

    安岩侧开了身子让他进来,老人把东西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转头看两个人还警惕的站在门口叹了口气说道:“过来坐吧,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们。”

    

    安岩和神荼对视了几秒,走到墙边的一张椅子旁坐下,神荼则是站到了他身边。

    

    整件事巧合到安岩无法想象,安岩一年多前坐的车出了车祸,神荼正好就坐在跟他坐的车相撞的另一辆车上。

    

    两个人当时就都陷入了昏迷,眼前这个老人是神荼的师父,神荼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他师父就感觉到他魂魄不全。

    

    神荼体质特殊,如果不想办法尽快找回他的魂魄的话怕是保不住这条命,可他师父费了很大力气也没能找到,无奈之下只能另想办法,他也是无意中知道同样出车祸的安岩是极阳体质,思来想去他只能是向安岩“借”了一丝魂魄来稳住神荼体内仅存的魂魄,只是这样子神荼根本醒不来只能一直昏迷下去。

    

    他不知道安岩有阴阳眼,普通的极阳体质拿走一丝魂魄不会有什么事情,等他找回神荼的魂魄,安岩的这一丝魂魄也会自动回到他体内。

    

    只是他找了一年都没能找到。

    

    “所以,你有办法让神荼回到他的身体吗?”听完老人的话后安岩开口问道。老人因为他的话愣了几秒,他以为安岩知道事情真相后第一反应会是愤怒,很明显安岩身上已经出现了被取走一丝魂魄而导致的不良后果了。

    

    “可以。”老人说道。

    

    “是不是他回到他身体后我那一丝魂魄会自动回来。”

    

    “是的。”

    

    “那……”安岩看向神荼询问他的意见,看到神荼同意的眼神后对老人说道:“现在可以吗?”

    

    老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神荼点了头。

    

    老人让他躺在了另一张病床上,不知道做了什么他刚躺上没多久就昏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病房里除了躺在另一张床上的神荼就没有人了。

    

    他连忙下床去看神荼,他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了,魂魄应该是回来了但是神荼为什么还躺着没有醒。

    

    “他有意识的魂魄离体太久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苏醒你不用担心。”

    

    “哦好……”安岩稍稍放了点心。

    

    “你是怎么找到他的?”老人问。

    

    “我之前在X市办事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有个房子闹鬼,我就去看了发现他在里面,神荼说他一年前醒来就在那了,他记忆缺失了很多不知道去哪只能在那呆着。”安岩说道。

    

    “X市那栋别墅?”

    

    “嗯,我找人查过那家主人姓秦似乎跟他没什么关系,那家人十多年前就搬走了。”

    

    “那是他的家。他的姓氏是秦。”老人说道。

    

    “嗯?!”安岩有些惊讶。

    

    “他体质特殊小时候差点出过事,后来就被我带走了,他父母跟弟弟也离开了那移居国外了。”

    

    “那他出事他家里人知道吗?”安岩问。

    

    “知道,这一年他们过一阵子就会回来一个人照顾他几天。我刚刚已经通知他们了。”

    

    “嗯……”

    

    “嘶……”

    

    安岩听到动静回头发现神荼已经醒了,想撑在床上坐起来安岩连忙帮了他一把,老人的眼神在他俩身上转了转,似乎想开口询问些什么。

    

    “你躺了一年,肌肉无力是正常的。我去楼下给你们买些吃的。”

    

    “哦好。”

    

    老人说完就出了门。

    

    “安岩。”神荼突然叫他。

    

    安岩疑惑地“嗯?”了一声,他看得出神荼心情不错所以没有在担心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神荼抓着他的胳膊往下轻轻的拉了拉,安岩便低下头靠近他的脸,就在他以为神荼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抓着他的手突然使了劲他略微往前一倾就被人亲了。

    

    “喂,你别在这……”安岩的理智告诉他这里是病房门没锁随时可能会有医生护士什么的进来。

    

    “不会有人来的。”神荼安抚道。

    

    安岩天人交战了一番后还是没有去阻止他,双手撑在了病床上让自己和他都能好受一点。

    

    跟真实的人接吻和跟魂魄接吻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至少嘴唇上的那种感觉就不一样,不是冰凉凉的是温热的。

    

    “我到了下面才想起我忘了问你们想吃什么了,我没你手机号码就只能上来……”

    

    老人推开门后眼前的场景让他的话戛然而止。

    

    安岩听到声音连忙站起身跟神荼分开。但看到老人的反应他知道一定被看到了。

    

    “我……”

    

    “进门要敲门是您教我的。”神荼语气中带了一点抱怨。

    

    “喂。”安岩打了他一下。

    

    “你个小兔崽子你还记得我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老人似乎有些生气。

    

    安岩有些搞不懂现在的发展了。

    

    老人又碎碎叨了一阵子,神荼甚至默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安岩看到的时候心里一慌,不会是魂魄归体哪里出了错吧。

    

    老人碎碎叨完喝了口水看着他俩说:“你们……”

    

    他其实在看到他俩人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氛围有些不对劲,刚刚见到安岩的时候他就发现安岩周围的“黑气”似乎有些过多了。

    

    安岩因为缺少魂魄天天和神荼待在一起会被影响,但看这“黑气”,这么严重的影响少说也要一年,但安岩又说自己是几个月前找到神荼的,他没有必要撒谎。

    

    那只有可能是有阴气直接进入安岩体内过,阴气直接入体的方式不多他当时就猜到了一些,但怕自己猜错就没有去详细问。

    

    结果一回来就撞到这一幕。

    

    “嗯。”神荼淡淡地应了一声,顺带握住了安岩的手,安岩下意识想挣脱开但是挣脱不开。

    

    说好的躺了一年会肌肉无力呢。

    

    老人看到了他的动作没再说些什么就又出去给他们买吃的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待在医院陪着神荼,老人对他的态度也很正常但他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直到有天下午他突然告诉他俩一个消息。“你父母明早到。”

    

    听到这消息反应最大的是安岩,他一下子就懵了,怎么就突然要见家长了。

    

    神荼师父严格来说还算是神荼的外人,对于他的恋情不好插手,但是这回是神荼家里人啊还一来来三个。

    

    “怎么了?”神荼问。

    

    “你弟打架厉害吗?”安岩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记得小时候跟他同一岁数的没人打的过他。”神荼轻描淡写地说道,见安岩听了这话更加紧张后赶紧安抚道:“没事的。”

    

    “大哥,是我见你家长,你当然没事了!”

    

    安岩欲哭无泪。

    

    第二天醒来安岩还是紧张的不行,他问神荼:“要不然我先出去躲躲?”“我师父肯定告诉我妈我的命是你救的了,你要是溜了她估计要对我下手了。”

    

    “反正她是你亲妈不会咋地你的我还是先溜吧。”安岩说着就想收拾东西,结果拿着包刚走到门口就跟四个人撞上了,安岩回头看了一眼神荼,神荼默默地撇开眼继续喝粥。

    

    妈卖批!安岩在心里骂道。

    

    神荼家里人的态度比安岩想象中好很多,他们好像并不反对两个人在一起安岩也默默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刚经历完人鬼恋就要经历私奔。

    

    几天后神荼家里人又回了国外,走之前问他们要不要也去国外,神荼看了看安岩说还是想待在国内。

    

    神荼母亲也没有感到意外只是说他们估计明年也会准备搬回国内住了。

    

    又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神荼的身体基本恢复了他也要求着要出院。

    

    走出医院大门,安岩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天天闻消毒水了。”

    

    “回家吧。”

    

    “好。”

    

    END

    

    


评论(9)
热度(124)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