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哨向】【Solider】番外一

 这个完结n久的老坑我发现我他妈居然没有发过番外一。我特么.....

番外一【真相】

    

    一下飞机神荼就带着我打的去一个地方,我问他去哪,他说去找他师父。

    

    一栋老旧的居民楼,神荼带着我上了楼,在3楼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神荼摁了摁门铃,门铃有些失灵,连摁了几下我才听到声音,不一会就有脚步声传来,有人从里面问:“谁啊?”神荼回答道:“是我。”

    

    我听见了开锁的声音,门便被打开了,我看见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头发已经白了,但精神很好,他应该就是神荼的师父了。

    

    他打开门示意我们进去,我和神荼在沙发上坐下后,他给我们倒了两杯水递过来,我连忙接过。

    

    神荼并没有喝,把杯子放在一边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我家人到底还在不在。”他师父叹了口气,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后开口了:“是时候跟你坦白了。”

    

    他师父从神荼觉醒成哨兵,神荼之力显现说起。

    

    神荼郁垒之力并没有像老张说的那样可以逆生死轮回,合并之后的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这或许只是一种传说,但很多人都相信,其中不乏一些用不法手段研究轮回的人。

    

    神荼郁垒之力自然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当时神荼觉醒成哨兵时,神荼之力一同出现,这种情况很少见,一般都是哨兵成年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下哨兵也会懂得掩饰。

    

    而神荼当年小不知道,他的家人也不了解这方面的事情,神荼就把他特有的能力展现在外人面前,结果就被盯上了。

    

    在他全家都被抓走的时候是他师父将他们一家人救下,神荼母亲不想他们以后成为被人当做威胁神荼的筹码,就求他将神荼带走,等神荼醒后就说他们失踪了。

    

    神荼师父答应了,还让他的朋友将神荼一家人的任何消息在道上抹的一干二净,让人找不到。神荼师父的朋友是吴家前前任当家,我后来遇到吴邪时问过他,吴邪说那是他爷爷。

    

    吴邪他爷爷将神荼家人的任何消息当成吴家的机密,除了每任当家的其他人都不能碰。吴邪爷爷给了神荼师父信物,他以后如果告诉神荼真相,神荼也能找到家人的下落。

    

    吴邪的三叔吴三省是前任当家自然也知道这件事,可吴三省失踪后吴邪被迫成了现任当家,吴三省失踪前并没有告诉吴邪这件事。

    

    而张起灵和神荼做交易,张起灵帮他找家人,他是靠着吴家的势力私下里去找神荼家人的下落,神荼家人的消息属于吴家机密,除非是当家的才有权利查找,吴家下面的势力自然不可能找得到,他要是告诉了吴邪,到有可能吴邪因为找不到,然后去机密里翻,但张起灵知道如果他让吴邪去找,他一定会追问他跟神荼合作的目的。

    

    所以就一直没有找到。

    

    而神荼的师父告诉神荼他要找到有郁垒之力的人才可以找到家人。

    

    神荼郁垒之力的出现并没有像老张说的那种很难碰上【吗格机老张的情报咋那么不准】,可能是天意吧,每代神荼郁垒至始至终都会碰上。

    

    神荼郁垒碰上后,那些人就会忌惮于所谓的神荼郁垒合并有强大的力量而收手,当然也有些疯狂的人还在执着,不过一般没有。

    

    他师父本意是让神荼找到郁垒后跟他说,然后他再跟神荼坦白一切,包括他家人的下落。

    

    哪想到神荼这个瓜娃子竟然觉得他会害了我,而私底下又有别的办法就没有跟他师父说,直接瞒着我们俩去了巴黎。

    

    张起灵失踪后吴邪发现他留的信息(就是出面保我),神荼因为不太相信张起灵又和丰绅做了交易,要他捣乱救我。

    

    也就出现了丰绅救我后,吴邪正好出面保我的状况。

    

    我逃出THA这事情被闹大了,神荼师父自然也就知道了,他师父知道麻烦了,就赶紧让老张带着信物来找我让我去找吴邪。

    

    我去的那天吴邪正烦着找张起灵的下落。

    

    张起灵虽然扫过尾,但毕竟用的是吴家的势力,还是有蛛丝马迹留下。

    

    吴邪查到了他和神荼去巴黎,然后告诉了我,让我给张起灵带话。

    

    之后我就去了巴黎把神荼给带回来了。

    

    他师父讲完后,我看了眼神荼,不知道他心里啥感觉,原本很容易的事情结果因为自己的乱担心,兜了这么一大圈,啧啧啧。

    

    神荼脸上带着少见的懊恼和尴尬。

    

    我开口问:“那,他们现在在哪?”他师父说了句:“等一下。”起身回屋,出来后手里拿着一张纸条,神荼接了过来,我凑过去看,那是一个地址,就在国内。

    

    从他师父家回来后我以为神荼会很迅速的订去他家人在的地方的机票,哪曾想过了两天了他也没动静。

    

    话说我们回来两三天了,THA的人竟然都没有找过来,虽然我已经没事了,但是神荼还被通缉着吧。

    

    我想知道怎么一回事,但又不太敢联系小猪,就算联系上他,估计他也不会很清楚。

    

    算了,不追我们不好吗,我纠结那么多干嘛。

    

    又过了两天,神荼突然让我收拾东西说明天晚上的飞机,我当时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就去收东西了。

    

    我们是下午到的,坐在去目的地的出租车上的时候,神荼一直看着窗外,透过玻璃的反射我勉强看见了他的脸,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好似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感觉,但我知道他绝对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

    

    具体到什么心情我可能说不上来,但我想他应该是有点紧张的,不过讲道理,更紧张的应该是我好吗,莫名奇妙的见父母。

    

    下了车,我们站在门口,神荼右手放在门铃的上方,一直没有摁下去,就这么过了几分钟,一楼门外面就是街道,再这么下去估计会被误会,我就推了推他说:“我来吧。”

    

    神荼看着我,点了点头,站到了我的身后。

    

    我悄悄深呼吸了一口,什么玩意被人带去见父母还要我来开门。

    

    门铃摁下后,没多久就有人问:“谁啊?”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防盗门里面的那道门被打开了。

    

    女人是个普通人,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应该是保养不错,如果他是神荼母亲的话,现在也应该至少奔五了。

    

    我想了想笑着问:“请问这是神荼家吗?”

    

    我感觉到神荼扯了一下我。

    

    女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十分警惕地看着我,说道:“你找错……”说着便要关上门,可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住了,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身后。

    

    应该是发现神荼了,我挪了挪位置,把他往前推了推,女人张了张嘴却没说话,沉默了十几秒后神荼叫了一声:“妈。”

    

    后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神荼妈妈让我进了门,家里只有他一个,神荼被他妈妈抱着哭,神荼手尴尬地放在两侧,明显有些手足无措,最后还是轻轻第抱住了她。

    

    那么久没见,神荼的性子也因为这些事跟小时候几乎完全不一样了,这种反应也正常。他那表情我真的有点想笑哈哈哈。

    

    神荼妈妈哭的眼睛通红,他爸回来的时候吓了一跳,知道事情的经过后虽然没哭 但我看到他眼眶红了。

    

    神荼弟弟叫阿赛尔,跟我差不多的年级,我挺奇怪他弟弟怎么叫这个,但忍着没问。

    

    那一家子平静后,他妈妈突然注意到我了。

    

    “你是?”

    

    我突然就怂了,结结巴巴地回答道:“阿姨,我是,是……”“我的向导。”神荼接过了我的话茬。

    

    他妈妈没什么反应,几秒后来了句。

    

    “还叫什么阿姨,叫妈。”

    

    我当时为了掩饰紧张正在喝水,差点就喷出来了,神荼递了张纸巾过来,我连忙扯了过来。

    

    我怕我不扯他要给我擦啊,虽然没什么不对但在人家父母面前我还是怂。

    

    擦完后我看见神荼在笑,就趁人不注意捏了他一把,结果立刻就被抓到了,冷漠。

    

    我手抽不回来,他干脆就一直抓着,还拿手指扫着我的手掌心,我注意到他妈看见后的表情突然就有种……有条缝给我我就能钻进去的感觉。

    

    生气。

    

    当晚我们留在看他父母家,我们一间房,洗完澡后我窝在床上,神荼去洗了。

    

    我想起自己曾经在他记忆里看到的相册,突然很想看看。

    

    等他坐到我身边后,我就问他:“你们家还有你小时候的相册吗?”神荼疑惑地看向我。

    

    “我就想看看。”我才不会说我早就看过了,现在想拿出来笑他。

    

    神荼过来几秒突然凑过来,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可能是因为神荼之力的缘故,他的眼睛是灰蓝色的,每次一盯着他的眼睛我就会不自觉的陷进去,更别说这人还在笑了。

    

    神荼轻声问我:“安岩……你在我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我第一反应是想起了他记忆里结合热的那段,虽然我快速略过了,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些东西。

    

    我觉得我那时候脸肯定很红,神荼有点疑惑问:“怎么了?”“没事,我没看见那啥。”我连忙摆手想跟他扯开距离。

    

    ……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打自招。

    

    神荼怔了一下,很快就猜到了我到底在想什么,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神荼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衣服里,他低头靠在我耳边带着笑意,估计拖慢了语速说:“我只是想问你你是不是看到了我小时候。”

    

    你要说你刚刚是想问这个我绝对信,但你现在手在我衣服里要还是想问这个我可就不信了。

    

    我挣扎了半天,连搬出了这是在你父母家的理由都没能阻止他。

    

    ……我一直担心屋子隔音不好,完全不敢叫的太大声,而且他爸妈还没睡,他妈中途还过来敲门问吃不吃夜宵。

    

    吓得我差点那啥了。

    

    第二天我是很想跟他拼命的,奈何身体酸死,吃早餐的时候他妈妈看我的眼神我莫名的觉得很奇怪。

    

    可能是心里作用吧, 我一直觉得她知道了什么。

    

    我悄悄把左手伸到了桌子下面,掐了他一把,结果又被抓住了,他还是拿左手,大佬!你不难受吗。

    

    我见抽不回来就放弃了,反正我不难受,大不了回去在跟他算账。

    

    番外一 END

    

评论(3)
热度(96)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