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点开!!
经常爬墙!!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冠军清风望月的粉丝ԅ(¯ㅂ¯ԅ)
cp洁癖。不拆不逆。
基三【门派cp】杂食。
时不时会转发推荐别的cp,坑品不好,时不时日常 ,骂人,撕逼。
高亮:【赶跑我底下ky的分分钟问候你全家然后拉黑】

【荼岩】【ABO】医生你过来我们谈谈人生

很久之前的一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删掉了。前几天整理的时候发现少了。就修改了重发。
最初的梗来源一篇短篇bg(好像是……记不太清了,初中时候看的杂志上的。)修改之后又改了很多。
【完全不知道几年前的我在写什么玩意。】
含微量瓶邪,很少我就不打tag了。
番外车明天发,今晚改完去。
———————————————————————
安岩今年22是个omega,一个对信息素并不敏感的omega。安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信息素不敏感,在同龄的omega都开始着急自己没有alpha的时候他却是非常的淡定。 

然而他的母亲却一点都不淡定,看着跟自己儿子同龄的omega里已经有人抱上了孩子,没有抱上的也结婚了,没有结婚的也有在恋爱关系中的alpha了。而自己的儿子还是孤身一人,她能淡定吗?

她追问过很多次安岩的情感状况,得到的除了敷衍还是敷衍。

她甚至问过安岩“你是不是对alpha没感觉,你要是喜欢beta也没关系啊。”

一直被催婚的后果是安岩实在是忍不住了,找了个同被家里逼的alpha,跟他商量着扮情侣,对方也答应了。不过刚“情侣”没多久对方就找到了真爱,他也就只好“放手”了。

安岩也没和他母亲说,他怕自己恢复单身就又要被催婚了,想着能瞒一会是一会。

可惜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安岩有天陪他母亲逛街,路过一个路口时安妈妈在马路对面看到了那个跟安岩“谈恋爱”的alpha挽着另一个omega,偏头一看安岩也是很惊讶,顿时火冒三丈,撸起袖子就要去找那对“狗男男”撕逼。

安岩赶紧拉住了她。这都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巧就碰上了。

安妈妈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安岩只好如实地说他们分了。

时间过了才没多久就分了,自己儿子又一直没说,加上刚刚安岩那个惊讶的表情她以为自己家儿子是被甩了,然后被甩了之后才发现对方其实是找了小三劈腿。

但是安岩除了那一丢丢的惊讶外,再没有其它被甩应该有的反应。

安妈妈觉得自家儿子绝对是受打击了。

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

不管安岩怎么说,她硬是托人给他找了个心理医生。

他妈给他找的是个私人医院的心理医生,让他直接在那个时间段去他办公室就行了,至于医生的名字安妈妈说不知道,是朋友介绍的说一定没问题。安岩出门前安妈妈还威胁他一定要去,她会打电话给医生询问的。

安岩没办法只能是去了,按着安妈妈发来的地址找到了那间房,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一声“请进。”他便推开了门,门一开就看见有个人穿着白大褂坐在椅子上,安岩想着速战速决,走到他桌前的椅子坐下没等那人开口便把事情缘由一五一十地说清楚,然后坦白自己没有任何问题过来只是为了糊弄一下他妈。

对方听完他的话后愣了几秒,然后开始在桌子上翻找,找了一会才翻到了一张纸递给他。

安岩接了过来一看,纸上全是各种各样的选择题,大概是用来测试一下之类的。也是,填完这玩意他就会信自己真的没事了吧。

安岩低头写着坑爹的题,装作不经意地往对方胸口看,他看到了他胸口上的名牌,神荼。

神荼见安岩低头做题,确定他不会注意到自己后拿出了手机,解锁后点开了短信。

在一众短信中点开了备注为吴邪的那一条。

最近的一条是他发过去的只有一个哦字,再上一条是吴邪发来的。

【发情期突然提前了,来不及取消预约,你帮我跟今天来找我的那个病人说一下。应该是叫安岩】

神荼点开回复,打下了几个字便点了发送。

【这病人给我。】

不过一分多钟,电话打了过来,神荼跟安岩示意去接个电话后走到窗边接起了电话。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你小子,你一个外科医生跟我抢什么病人啊!”

“他没病。”

“这就是你抢我病人的理由?诶!……”

电话那头换了一个声音:“周六给他放假。”

“好。”

电话随即被挂断。

神荼走回座位上坐下,安岩把卷子递给他,神荼没有看,直接放在了一旁。

反正他也看不懂。

双手环抱在胸前,淡淡地说道:“以后每周六下午过来。”

“医生我没病……”

“你母亲如果要相信你没事早就相信了,你这次才一来回去就和你母亲说没事你母亲多半不会相信,就算是我们医生去说你母亲也会抱有怀疑,更有可能会再去找一个医生给你看看。”安岩还没说完话,就被神荼打断了。

安岩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为了不再给自己找麻烦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就是他有点心疼钱。

没想到他刚回家他妈就告诉他说什么他是这家医院的第多少多少个患者【?】所以心理疗程免费?

我滴个乖乖,这家医院以为自己是饭店吗,还第多少多少个患者。不过人家是私人医院人家有钱任性安岩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是下次去的时候看这家医院都觉得怪怪的了。

周六一来,神荼扔了一张测试卷给他,道:“做完就行了。”他看了看,很正常,跟网络上的测试题差不多,不,不是差不多简直一毛一样。

“就不能不做吗?你这玩意跟网上扒来似的。”“走个形式。”神荼噎了噎面无表情地说道。

还不是他跟吴邪要专业一点测试题对方怎么都不肯给,非要他说出用途,他不肯说只能是去问度娘了,他一个外行看各种题感觉都没差就随便选了。

安岩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竟然信了。后来想起来,他怎么就没有怀疑呢。这么傻逼的题是欺负他没有看过心理医生吗?

“还有”安岩写到一半,听到他说话猛地抬头,“你可以……不用叫我医生”安岩楞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神荼?”“恩”

之后的每周六,安岩都会过去一般填完卷子就走,有时候没事干脆就赖在那玩手机吹空调什么的,神荼也就随他去了,就坐在椅子上干自己的事情。

上一段“恋情”失败后,安妈妈又恢复了给自家儿子找alpha的热情。

安岩再次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他甚至再度萌生了找人扮情侣的念头,而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人选是神荼。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打消了,他可不想再“分手”一次,况且他也不知道神荼有没有Omega。

Alpha无论是临时标记还是彻底标记Omega,都会使Omega身上带有Alpha的味道,区别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而Alpha身上也会有Omega的味道。

他向来对信息素不敏感,他也无法确定神荼有没有Omega。这个问题也不好开口去问。

没有人和他扮情侣,后果就是被逼去相亲。

那个周六安岩顺口跟神荼说了他要去相亲,神荼看似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装作很平常的样子问了他时间地点,安岩下意识全说了。

安岩和对方见面后,一直忍不住抽嘴角,妈个鸡这什么人啊。

对方叫龙傲天,安岩表示呵呵我还赵日天呢。

龙傲天一头黄毛,就算穿着整齐的西装也挡不住他身上的非主流气息,特别是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冒出几句英文,呵呵爸爸一个英语刚过四级的都看不下去了。

神荼穿白大褂都比这人穿西服好看。安岩暗自想着,无聊地四下望了望,突然就看见了刚刚被他拿来比较的人。

卧槽?!神荼?!

神荼径直走了过来,拉住了他,龙傲天瞪了他一眼质问他“你做什么?”神荼瞥了他一眼,“你是他的Alpha?”“不是!”龙傲天还没搭话安岩就连忙撇清关系。

神荼拉着他就要走,龙傲天站起来拦住他,“你什么意思。”“让开。”

等安岩回过神,他已经坐在神荼车里了。“你怎么会来?”“路过,去吃饭?”安岩僵硬地点点头。

密闭的空间里充满了信息素的味道,他的和神荼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安岩莫名的觉得有些热。

等回到家,安妈妈就上前询问他下午那个拉他走的Alpha是谁。安岩想说是朋友糊弄过去,但安妈妈不信。非要让他把对方带回家一趟,安岩没办法只能是打电话给神荼。

“安岩?”

“那个明天你有空吗?”

“怎么了?”

“就我妈因为今天那件事就以为我跟你是那种关系,就想让你过来吃个饭啥的。”

……

“唔,你要是没空就算了我跟她说去。”安岩也觉得自己这提议有些不太好,虽然他对人家是有点意思……但人家就是帮自己摆脱了智障相亲对象结果还被误认为跟他是那种关系,他还要他跟他扮情侣来家里吃饭。“几点?”

“诶?六,六点。”

第二天下午六点安岩下到楼下发现神荼已经在自家楼下站着了。

“你来很久了?”安岩问。

“没有,刚到。”他是不会承认在旁边徘徊半天了。

当晚安爸爸很高兴,就拉着他俩喝酒,神荼倒是没事,可安岩醉了。

神荼把安岩扶回了房间,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安岩母亲。“安岩说你是开车来的你喝了酒也不好开车,加上这么晚了你就在这住一晚吧。”

安岩如果现在清醒着听到这话肯定要说一句:“原来灌酒就是为了这个啊!”

神荼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安妈妈又说道:“家里客房很久没打扫了,你就跟安岩一个屋吧他床大睡得下。”

已经熟睡的安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卖了。

……

第二天起床安岩感觉他妈看他和神荼的眼神有些不对,疑惑地看了看神荼,神荼表情很正常他也就没说话。

他约了江小猪出来,江小猪一见到他就皱起眉头,还凑到他身边闻。

“怎么了?”“安岩你被标记了?”“啊?”“不是吧,你对信息素不敏感到这种程度?”

安岩仔细闻了闻身上的味道,闻到了神荼的味道。

“卧槽?!”他就说他妈今早看他俩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呢!搞了半天是以为他俩昨晚就成了啊。

安岩没时间跟江小猪解释,直接跑到了医院堵人。

“趁人喝醉临时标记了了人家,胆子够大啊。”吴邪从衣服口袋掏出烟盒拿出了一支烟放在嘴里咬着,然后开始摸口袋找火机。

“比不上你,一个omega给alpha下药。” 神荼撇了他一眼怼了回去。

“啧,这茬说起来就气,那家伙是装的,妈的。”吴邪终于在身上摸出了火机,把烟给点上了。

“你不是开始戒烟了吗?”

“刚开始,趁他没法盯着,过下瘾。”吴邪把窗户给打开。

“你还不准备坦白,到时候被他自己发现你就惨了。”吴邪想到这个场景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我发短信给张起灵了。”

“卧槽,你他妈别以为你爹是我顶头上司我就不敢打你。”吴邪骂道,正要一脚踹过去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妈的……”吴邪低骂了一声然后接通了电话。

“没有……神荼那小子瞎说的,我没抽。”

“你在楼下?”

吴邪从窗口往外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了站在楼下的某人。

“我日……”他刚刚为什么要手贱开窗。

吴邪挂了电话把烟压在窗台上碾灭后扔进了垃圾桶。

“我先走了。”说着就往外走,吴邪拉开门看到门口的人疑惑地问“你哪位?”,神荼听到动静转过头看清门口的人愣了。

吴邪看了看门口的人又看了看神荼的反应立刻就猜到了面前这个人是谁,让这小子打小报告,遭报应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忘记了自己抽烟被发现的惨痛经历,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你们慢慢聊啊,我走了。”

“那个你们门没关好我就……”啥都听到了。

说完这话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在那大眼瞪小眼的,就是不说话。安岩实在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本来是想问昨晚他做了什么结果一开口变成了“你不是心理医生?”神荼没说话,但明显有些心虚。

“不说这个,你昨晚为什么标记我。”

“抱歉……”

“你他妈……”

神荼也有些后悔,他昨晚因为喝了点酒就忍不住趁人之危了,他本以为安岩早上醒来就会找他算账了,没想到早上起来安岩还跟以往一样跟他打招呼。

他早就察觉到安岩对信息素不敏感所以就猜到了他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标记了。安妈妈估计是觉得他俩的事自己不好掺和就没说,也就让神荼躲过了早上。神荼知道被发现是迟早的,他已也经准备今天就坦白了,没想到却是先被安岩发现了自己在骗他。

“你也不先跟我……说一声……我又不是不会同意……”安岩越说越小声脸也越来越红。神荼已经做好安岩发火和拒绝他的准备了,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安岩站在门口见他想过来想起刚刚自己说了什么更躁得慌了,连忙制止了过来的企图。“等等!你站那别过来!”神荼站在原地不动了。

“我问你几个问题。”安岩说道。

“你不是心理医生?”

“不是。”

“你是故意的?”

“嗯?”

安岩见他没懂自己说什么补充道:“你故意不告诉我你不是心理医生,然后那个我妈说的所谓的第xxx个患者所以疗程免费也是你搞得?”

“嗯。”

“卧槽,你咋这么流批啊,还能免费????”

“我爹是院长,而且你周六的预约其实并没有记录在案。”

“敲里吗,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反正你他么二代了不起啊。”安岩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先溜吧。

神荼发现了他要跑得企图,几步找到他面前一把拉过他,狠狠地吻了下去,安岩愣在那,神荼很轻易的就撬开了他的牙关,舌头在口腔中肆意扫荡,两人交换着唾液,舌头纠缠在一起。

等安岩快喘不过气了神荼才放开他,安岩看着明显带着笑意的神荼,愣了半天。神荼低头含住了那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垂,在他颈边嗅了嗅。

恩,有他的味道。

评论(10)
热度(235)

© 帅气的多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