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秋水不改名

【日常喵片(并不)】

(一)

自从那次被围观之后安岩学乖了,每次肯定要回房做而且必须关上门。

两个人从门口吻到了房间门口,严安一直窝在书房,听到有声音就跑出来看,发现是自己的两个铲屎官后兴奋地跟了上去。

……

然后被关在了门外。

“喵!”

严安不高兴地叫了几声,伸出爪子在门上扒拉了几下,原本下方就一堆划痕的木门上又多了几条划痕。

“喵!”为什么不让它进去!

神荼听到门外的猫叫声问安岩:“不管?”“反正待会沈图肯定会把他带走的,卧槽,你这扣子怎么这么难解,你他妈自己解!”安岩手忙脚乱地解了半天没解开,干脆撒手不干了。

神荼也不在管门外的猫,一边解着自己的扣子一边把人压在了床上。

门外的严安叫了几声后发现两个人并没有来开门,气呼呼地给木门又多留下几条划痕后走了。

木门:QAQ

走到阳台上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窝着,没多久沈图出现在它身边,严安撇了一眼后站起身转了个角度拿屁股对着它后继续窝着。

以前它的铲屎官从来不会把它关在门外的,所以它认定是沈图的铲屎官干的。

沈图无奈地走到它面前,严安又转了个角度,沈图也不跟闹了,低头舔着它背上的毛,严安被舔的舒服了也就把不愉快抛在了脑后,主动转过身来让沈图给它舔毛。

沈图:还好媳妇好哄。

……

因为做了太多次而被赶出房间的神荼:……有点气……

(二)

沈图其实也是神荼捡回家的,神荼也不知道它到底几岁,安岩就干脆一起带两只猫去了趟医院,顺带把疫苗打了。

安岩之前带严安来打疫苗的时候费了不知道多大的劲,打完后严安还跟他赌气了好几天,没想到这回严安竟然乖乖地打完了针,只不过一打完就向沈图要蹭蹭。

给它打疫苗的医生还打趣说这两只猫感情真好。

安岩问了一下它俩的年龄,沈图差不多两岁半严安才一岁多一点。

带回家之后安岩去捣鼓这两只猫的猫粮,拿着吃的在阳台上找到了两只猫,沈图正趴在地板上拿尾巴逗严安,搭在一边严安扑过来的时候立刻换了个位置搭。

严安也傻傻的这边扑一下那边扑一下。

安岩:不用买逗猫棒省钱了。为什么我的猫就这么傻。

闻到香味后严安放弃了活的“逗猫棒”,只奔安岩,在他脚边打转,一直盯着他手里的碗。安岩无奈地把碗放在了地上,严安蹭了蹭他的脚才去吃,沈图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把头埋在了属于自己的碗里。安岩见两只猫都开始吃了就回房间赶稿了。

严安吃到一半抬起头,突然就去跟沈图抢吃的,它们俩碗里的东西其实是一样的,但严安就是要吃沈图碗里的,沈图也依着它站在一旁等它吃完。

严安吃饱了才抬起头,胡须上沾满了食物渣,沈图凑过去给它舔干净,严安叫了几声,舔干净了沈图才开始解决剩下的食物。

吃完东西两只猫又窝在了阳台上,没一会吃饱喝足的严安靠在沈图身上睡了过去。

安岩出来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严安窝在沈图旁边,而沈图正舔着它头上的毛,注意到他后转头看了他几秒就又把目光放回了严安身上,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三)

其实安岩一直在担心沈图会不会对严安做些什么。

有天无意中看到沈图正压在严安身上 咬着严安的脖子,安岩吓得立刻去把严安抱到怀里,沈图烦躁地呲了呲牙。

严安趴在他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神荼管管你的猫!”

神荼从房间里走出来,问:“怎么了?”

“你的猫企图上我的猫。”

神荼看向沈图。

“哦。”

“呵呵。”呵完安岩抱着严安回了房间。

神荼跟沈图对视了几秒,然后同时移开了视线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四)

安岩想尽一切办法还是没能防住沈图对他家的猫下手。

突然有天严安炸着毛跳到他怀里,窝在他怀里发抖,安岩发现它眼眶湿湿的,而且沈图竟然没有跟着,安岩一下子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

好气哦,还是没防住。

安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给它顺着毛,严安渐渐平复了下来,窝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一连几天严安都不肯单独跟沈图待在一块,安岩是真的拿它们没办法,他妈的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调解两只猫啊。

过了差不多半个月严安才敢和沈图待在一起,但不敢像以前那么亲了。

安岩窝在神荼怀里问他该怎么办。

神荼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安岩不爽地推了他一下他才开口说:“第一次都疼。”“啥????”“你也是。”

安岩愣了半分钟才明白他在说什么,随即抄起一边的枕头砸了过去。

“尼玛,能一样吗?”

……

好像还真TM能。

安岩无意中看到现场版猫片的时候想。

评论(11)
热度(78)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