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秋水不改名

【钟情】

ooc
学长X学弟

~~~~~~~~~~~~~~
   
    刚上高中学业不是很重,安岩时不时就会跑到学校的图书馆看书,周五最后一节是自习课安岩照例跑到图书馆占了个位置后去找书。
   
    安岩按照记忆一找到他上回没看完那本书的书架,一本本地找过去。
   
    要找的书名出现在眼前,安岩眼睛一亮伸手过去拿,却在半途中碰到了另一只手,安岩一愣往旁边一看,那个人正低头看着他。
   
    那人身高比他高,无形中就给他照成了一种压迫感,安岩看着他校服的新旧程度猜出这人应该是高三的。
   
    高三的不好好学习来图书馆看闲书?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安岩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准备把书让出去的时候那人却突然把书拿下来放到了他手里。
   
    “诶?你不是要看吗?”
   
    没有回应……
   
    安岩尴尬地推了推眼镜,看那人在找书,他就默默的溜开了。
   
    神荼看向他离开的背影,罗平从一旁冒出来往他看的方向看去,觉得背影有些熟悉,想了想说道:“那小子是叫安岩吧?”
   
    “你认识?”
   
    罗平没想到神荼竟然会回应,兴致勃勃地跟他八卦起来:“高一新生晚会上弹吉他的那个,小秋秋还跟我说起过呢。”
   
    神荼对于他这种无时无刻不秀恩爱的举动表示不屑。
   
    这尊大神好不容易对他的八卦有兴趣罗平怎么可能就让这个话题结束,他也不管神荼听不听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那小子初中好像跳了几级的,吉他还玩的挺溜的,等你毕业后那群女生估计就喜欢他了。”
   
    神荼对此只是淡淡地一个哦字。
   
    罗平怂了怂肩,他早就习惯神荼这个样子了。
   
    “不过我说你真不准备谈个恋爱什么的?高中不谈个恋爱不完整啊。”
   
    “明年高考。”
   
    罗平十分不爽他这种敷衍的回答。
   
    “得了吧,像你这种高三还来图书馆看闲书的人别扯什么怕耽误学习了。诶你是不是喜欢男的啊,这三年都没见你跟哪个女生关系好一点。”
   
    “走了。”神荼找齐自己想要的书后转身离去,罗平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跟了上去。
   
    回宿舍后神荼拿手机登了学校的网站,找到高一新生晚会的视频,应该是按学生名字排的节目,安岩被放在了第一个。
   
    安岩穿着对他来说有些宽大的校服上了台,神荼看见他揪着外套的袖子似乎是有些紧张,坐上台上的高脚凳,摆好了吉他后安岩稍稍拨了几下弦,确认无误后弹了起来。
   
    “I really wanna stop
   
    But I just gotta taste for it
   
    I feel like I could fly with the ball on the moon
   
    So honey hold my hand you like making me wait for it
   
    I feel I could die walking up to the room, oh yeah
   
    Late night watching television
   
    But how we get in this position?
   
    It's way too soon, I know this isn't love
   
    But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①”
   
    安岩唱的是首英文歌,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当唱了几句之后就完全进入状态。
   
    一曲完,安岩呼了口气,对着台下鞠了个躬后迅速下了台,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神荼忍不住笑了,果然还是紧张的。
   
    “你说的对?”
   
    神荼冷不丁冒了这么一句话,宿舍里只有他和罗平两个人,罗平看了看四周不确定的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神荼没有回应,罗平怂怂建继续低头跟他女朋友聊天去了。
   
    神荼把进度条往回拉,视频定在了安岩唱到一半的时候。
   
    高中不谈个恋爱的确是不完整。
   
    高一新生们一开学面对的是什么,开学考还有各种社团,学生会的招新。
   
    新一届的高一也就意味着升上高三的学生会主席要退下来了了。
   
    安岩的同桌江小猪想加学生会,然而怂的不行非要拉他过去给他壮胆,安岩没办法陪这人一起到了学生会值班室。
   
    ……嗯,他们无视了在高二楼底下招新的学生会干部。
   
    学生会值班室的门没有关,安岩敲了敲门探头进去却发现一堆人在开会,一看就是他们走错地方了,听到动静所有人都把头转了过来,江小猪推了推他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请问招新是在这吗?”
   
    “高二楼底。”神荼发现是他后解释道。罗平跟见了鬼似的看向他,要知道这尊大佛可是女生来问他问题都不一定会说的,这次竟然这么好心?
   
    “谢谢。”
   
    安岩挠了挠头,离开时看清了刚刚回他他问题的人是上回图书馆的那个人。
   
    把江小猪拖走后安岩问他刚刚那人谁,江小猪摇摇头也表示不知道。
   
    他们这么一耽搁,等他们到招新处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在排队了,负责招新的是两个高二的女生,认出安岩后十分的热情,安岩尴尬地挠了挠脸说他旁边的江小猪要加入。
   
    填完表后安岩问道:“你们学生会那边在开会吗?”女生点点头:“是啊,神荼升上高三了不能当学生会主席要选人了。”“神荼?”安岩有些好奇,女生见他不知道便掏出手机翻了一张照片给他看。
   
    安岩认出人后有些惊讶:“他是学生会主席?”女生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家伙很多女生喜欢呢,学习好还会弹钢琴,要不是我有男朋友了我估计也要成迷妹了。”
   
    站在另一边的女生开口说道:“你也不怕你家那个听到吃醋。”“略。”
   
    安岩跟着江小猪离开了招新处 安岩想自己应该是误会神荼了。
   
    一转眼半个多学期过去了,很快就到元旦了,学校历年来都有元旦晚会,安岩想了想报了名。
   
    他是住宿的所以没法回家练吉他,他就像老师借了舞蹈室的钥匙准备一个人躲在里面练。
   
    安岩刚进去舞蹈室没多久,在宿舍的神荼突然就要出门,罗平问他去干嘛,神荼说:“练琴。”“卧槽大佬高三了诶。”神荼没有理他直接出了宿舍。
   
    他手里也有舞蹈室的钥匙,安岩正坐在地板上纠结着这回该弹什么的时候神荼突然走了进来,安岩叫了声学长好,神荼点了个头走到舞蹈室的钢琴边把上面盖着的布扯开,安岩见他要弹琴就想着自己先离开,路过钢琴边时神荼突然拉住了他。
   
    “学长有事吗?”“你等下。”
   
    安岩便乖乖的站在钢琴边,看着神荼摁了几个音后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十分荒唐的想法,这人不会要弹《黄河大合唱》吧。
   
    安岩甩了甩头把这个想法抛出脑袋。
   
    好在神荼真的没有弹黄河大合唱,而是弹了一首他十分熟悉曲子,就是他在高一新生晚会上弹的那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黑白分明的琴键,安岩忍不住跟着曲子唱了起来。
   
    “……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我真的真的超喜欢你
   
    我渴求着你 你是否也渴求着我?)”
   
    神荼弹完后抬头看他说道:“晚会一起?”安岩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眸子入了神傻傻地点了头。
   
    转眼到了元旦晚会,还有两个节目就到他们了,安岩比新生晚会的时候还要紧张,上回他是一个人这回可是两个人啊。
   
    虽然他们已经练了有一个月了,但安岩还是怕出错。
   
    当主持人念到神荼的名字的时候台下都沸腾了,安岩看了眼身边正在整袖口的人想这人果然很受欢迎啊。
   
    上台后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安岩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好后冲神荼点了点头,神荼转身在钢琴上摁下几个音,安岩弹了起来。
   
    他们一开始说好的让安岩来唱,吉他和钢琴伴奏,唱到最后一段的时候神荼的声音突然加了进来。
   
    跟安岩活泼清亮的少年音不同,神荼的声音较为沉稳甚至有些冷,但两个人的声音掺杂在一起却完全没有违和感。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整首个完,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安岩悄悄擦掉了手掌心的汗,下了椅子等神荼走到他身边一起鞠躬然后下台。
   
    让他没有想到的事神荼突然握住了他的手,神荼的手很凉安岩却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他并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挣脱开来,他以为鞠完躬神荼就会放开他,结果神荼一直握着他的手将他带下了台。
   
    下了台神荼才放开他的手,安岩为了活跃气氛问道:“学长你怎么跟着唱了?”“突然想。”安岩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您可真任性。
   
    “早知道学长唱的这么好听就让学长唱了。”神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好听。”
   
    安岩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夸他。
   
    安岩本以为元旦晚会过后他们就没什么交集了,因为神荼要准备高考了,没想到学校一有什么需要表演的活动或者比赛神荼就找他来合奏。
   
    安岩不止一次地想问你不用学习吗,然后每次看到月考排在第一名的后安岩才知道他完全不用担心。
   
    甚至神荼有时候也会给安岩讲讲题。
   
    神荼一直叫他的名字而安岩一直叫他学长,安岩觉得神荼没让他叫名字的话他还是叫学长的好。
   
    红五月定在五月中旬,安岩本以为神荼这次不会参加了,哪想到四月初的时候神荼就来找他商量曲子了。
   
    两个人挑挑拣拣选了首《蒲公英的约定》。
   
    两个人各自练了几遍才开始尝试合奏。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真心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
   
    而我已经分不清 你是友情 还是错过的爱情。”
   
    第一次尝试完,安岩想问问神荼有没有哪里需要改的,神荼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了他身边坐下,伸手一捞把人带进怀里。
   
    安岩一愣,下意识地叫道:“学长……?”“叫神荼。”安岩乖乖听话。“神荼……”
   
    神荼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低头覆上了肖想已久的唇瓣。
   
    安岩被亲的迷迷糊糊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搂着神荼的脖子窝在他怀里喘气。
   
    安岩红着脸从他怀里逃开,拿起吉他就往外走。
   
    “我有事先走了。”
   
    神荼没有去追,他知道这事逼不得。
   
    安岩红着脸回到宿舍,好在宿舍里没人否则的话肯定要被问这问那的了。
   
    安岩把吉他放好后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手指不自觉地在唇瓣上摩挲
   
    神荼刚刚亲了他???
   
    那天之后安岩开始躲着他,躲了一个多星期后他突然听到消息说神荼不参加红五月了,原本他们两个人的合奏改为他自己一个人。
   
    安岩不免有些生气,可又没法去找他。
   
    红五月只好自己一个人上台。
   
    “……而我已经分不清 你是友情 还是错过的爱情。”
   
    安岩鞠躬的时候在想他对神荼到底是哪种情。
   
    直到神荼毕业离开他都没有找过安岩,安岩不开心了好久,他甚至有种自己被人抛弃了。
   
    混蛋,亲完就不负责了。
   
    暑假过后便是高二,高二的元旦晚会他其实并不想参加,在舞蹈室里他老会觉得身边有个人在弹琴,可那个人已经毕业了。
   
    经不住老师的威逼利诱和软磨硬泡安岩答应了。
   
    独自一人坐在舞蹈室,看着眼前的镜子却没有一丝想练吉他的冲动。
   
    吉他搭在盘起的腿上,安岩闭着眼睛头靠在吉他上,轻微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没能睁眼。
   
    “安岩。”
   
    安岩一愣,睁开眼转头一看发现神荼站在门口。
   
    “神,学长……”
   
    神荼走到他身边坐下,熟悉的场景和人让安岩想起了记忆中的那天突然紧张了起来。
   
    “别叫学长。”
   
    “神荼……”
   
    跟记忆里的发展一样,神荼低头堵住了他的嘴,安岩犹犹豫豫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对神荼是爱情吧……
——————————————————————
①《i really like you》

评论(5)
热度(62)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