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秋水不改名

【前世•今生】

ooc。
不好吃。

大概是春节时候的一个脑洞,突然想写就写了出来,结果发现……
完全没写出当初自己开脑洞时预想的那种感觉。
果然自己的腿肉一点都不好吃QAQ
前期安岩并不知道那两个字是是什么,所以一律用读音带过。
写完之后真的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
“过来。”一个男人站在他面前催促道。

“嗯?”他不明白男人要干什么,男人开始不耐烦了不等他有任何反应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走。“快点啊。”

他没有挣脱,跟着男人走,走了很久男人也没有停下来,他问:“shenshu你要带我去哪?”

再然后……安岩就醒了。

安岩今年20,是一名普通的大四学生,他从18岁那年开始久不久就会做梦,每次梦都不一样,但一样的是每个梦里都会有一个银白色长发的男人。

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但时间久了他就不得不在意了,他的梦很混乱,有时候上一次做梦是跟那个男人在湖边,下一个梦就会到了另一个地方。

有次做梦安岩梦见自己叫那个男人“shenshu”,醒来后安岩立刻记下了这个读音,上网查这个读音却没能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一开始的梦还挺正常的,就是他跟shenshu到各种地方去,直到梦里他开始变得跟他很亲密,他甚梦到过跟他做那些事,等梦醒了安岩发现自己竟然起了反应。

安岩曾注意到shenshu的衣服不是现代的,他特地去找了古代服饰的图来对比却发现shenshu穿过的衣服哪个朝代的都有。

shenshu重来都没有叫过他的名字,而他在梦里似乎不是很爱说话,所以他除了“shenshu”这个读音再没有了其他的线索。

安岩想过他的梦是不是他前世的记忆,而那个shenshu是他前世的爱人。

安岩跟别人稍稍提过,然而没有一个人信他,甚至说他在编故事。

久而久之他也不再和人提这个事情。

他做梦的时间没有规律,有时候一个多月都不做一次有时候几天都连着做。

安岩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习惯的了这种生活,甚至有的时候还盼着自己做梦。

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让在回忆刚刚梦里情形的安岩回到现实,安岩拿过手机一看,是自己定的闹钟,屏幕上有一行提醒他下午去度假村兼职的字。

安岩住的地方离度假村有些远,车程大概要两个小时,安岩收拾了好东西就背着包出门等车去了。

过来半个多小时才等到了一辆去度假村的公交,上车后走到后排坐下,安岩看着窗外发呆,渐渐的睡意涌了上来,安岩靠着窗睡了过去。

睁开眼发现shenshu站在自己面前,安岩知道自己又做梦了,shenshu把他带到了一座院子外围的红砖围墙边,然后拉着他跳上了围墙,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他就被带着跳了下去。

眼前突然模糊了起来,像是有一团雾挡在眼前,后面发生的事情他都没能看清,梦里他也不会感到疼痛,等他再次能看清时他似乎已经倒在了地上,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他闭上眼睛前只看到了一个人向他走来。

安岩还未睁开眼就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地往一边倒去,后脑撞上了一个坚硬的物体,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岩从昏迷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闻到了一股腥味,手随意一摸便是一手粘稠的液体。

安岩想把手举到眼前看清楚,却发现自己的眼镜已经碎了,只能看到手上一大块的红色。

是血吗?安岩想。

他突然被人抱了起来,安岩艰难地看向那个人,因为近视所以没法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但他觉得那个人很熟悉,他不自觉地喊了一个名字。

“shenshu……”

安岩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个名字,他就算无法看清他的脸却也能看得出这人的头发是黑色的而且是短发,再说了声音也不像。

安岩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他努力地想睁大眼睛却无能为力,睡过去前他听见那个人说:“睡一会,醒来就没事了。”

……

安岩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他没什么事了,伤口什么的都包扎好了,只是有些失血过多所以还没醒过来。”

“嗯。”这个声音好像是救他的那个人的。

“幸好你路过那里啊,否则那一车人都要完蛋,话说这个小伙子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认识很久的……朋友。”

什么?他怎么不记得他有这么个朋友。

“哦,我先去看别的病人了,你好好照顾他。”

“嗯。”

……

安岩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白,鼻间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哪?

“醒了?”

突然有个人推门进来,安岩眯起眼睛想看清来人,那个人递过来一个东西,安岩一看是一副眼镜。

“你眼镜碎了,我去买了一副,度数可能不太对。”

安岩带上了眼镜,镜片度数稍微偏低导致眼前有些模糊但比他不带眼镜好了很多,勉强能看清眼前的人。

不像……安岩有些失落。

“谢谢。请问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在医院?”

“你坐的公交车侧翻了,我刚好路过就打了120。”

“谢谢了,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安岩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他心里还抱着一丝期望。

那人说道:“神荼。”

果然不是啊……

安岩勉强地笑了笑,又问道:“哪两个字?”

神荼扯过一张纸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安岩接过来一看,猛地怔住了。

他曾经在网上搜“shenshu”时搜到过这两个字,他当时惊讶于荼字竟然还有这个读音从而多看了几眼。

神荼走到病床边手撑在床沿上慢慢低下身子,安岩呆愣愣地看着他一点点靠近自己。

神荼亲上他的嘴唇前说了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神荼。
……
“讲道理,你能不能不要天天一副高冷的样子,知道你以前啥样感觉好有违和感。”
“……那不是我。”
“←_←得得得,你前世可以了吧。”
“……”
   
   
——————————————
神荼先恢复记忆。

评论(2)
热度(49)

不出秋水不改名

_(:з」∠)_原ID梨花落后清明

cp洁癖。不拆不逆。
荼岩,瓶邪
基三杂食
苍爹琴爹痴汉
三次元只粉小公举(*'▽'*)♪

© 不出秋水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